梦远书城 > 简璎 > 弃妇重选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钱已经汇到你帐户了,律师会约你见面,如果你还是不同意离婚的话,你对我的恶形恶状,我家人都会作证,上了法院你也讨不了便宜,到时我可是一毛赡养费都不会给你。”

  “程其宇,你这个狼心狗肺的混蛋!人渣!”她咬牙切齿地骂。

  她何曾对他恶形恶状了,看样子他是不择手段要逼她离婚了,他的家人都是他的帮凶。

  “你尽量骂吧,只要你肯签字就好。”程其宇一派无所谓的说:“我对你早就没感情了,说真的,你也配不上现在的我,带你出去,我都抬不起头来,要是让同事知道我老婆那么土,我的脸要往哪里放……”

  这次,裴馨先挂了电话,因为没必要再听了。

  裴馨眼神空洞,纤弱的双手提着两大袋衣物,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天空竟像在嘲笑她似的下起雨来,仿佛在笑她就算有伞,也没有第三只手可以拿似的。

  爸爸跟弟弟相继过世后,妈妈的身体就越来越差,精神也不好,如果知道她离婚,还形同被赶出来,一定会受到很大打击,她不能回娘家。

  一张招租的黄纸吸引了她的视线。

  六楼套房,月租五千,免保证金。

  她木然的抬眸看了眼老旧的公寓,任雨水打在她脸上,自暴自弃的想着,这种阴暗的地方,就像她这种弃妇该住的地方……

  拿出手机,她机械式的打了上面的电话。“我要租套房。”

  套房只有五坪大小,反正她的东西少得可怜,而意志消沉的她也不在乎,就这么住了下来,隔天去签了离婚协议书,户头里仅有十万块。

  她找了两份工作,而且都是靠出卖劳力的工作,白天在百货公司当清洁人员,晚上在加油站打工,用工作麻痹自己,除了偶尔回娘家看看,她都宅在狭窄的套房里,哪里也不去,睡前喝几杯酒,让自己好睡,从没去打听程其宇一家的近况,就这么过了三年槁木死灰的日子。

  对她来说,剩下的人生已经没意义了,如果不是她还有一个精神异常的母亲要养,她早不想活了。

  火灾发生的这一夜有寒流来袭,气温低得吓人,只有七度。

  裴馨跟平常一样,十二点从加油站下班,冒着寒雨骑车回到套房,整个人几乎快冻僵了。

  除了冷,她什么想法也没有。

  迅速洗了澡,像平常一样的喝了几杯酒,倒头就睡。

  只是,她没想到她会就这么死掉,草草结束她三十五年的可悲生命。

  裴馨睁开了眼睛,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让她知道自己获救了。

  她没有死,她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毕竟那浓烟大得让她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她连要往哪里逃生都不知道,只听到远处尖锐的呼救声,一声又一声的,她则是连叫声都发不出来。

  不管怎么样,她没有死。

  为什么不干脆让她死了算了,她的人生已经一片黑暗,活下去也只是等死的那天来临而已。

  或许是早就了无生趣,才会在发生火灾时,她的求生意志薄弱,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醒了!醒了!终于醒了!”

  她的眼珠转了转,那松口气的声音是……

  她看向声音来源,果然看到了她的大学死党朱英绮。

  奇怪的是,都十五年没见了,英绮怎么还像大学时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老婆,愣着做什么?快点去叫医生来看看!”

  这声音令裴馨震动了一下。

  这不是她爸爸的声音吗?她爸爸已经过世了,怎么会……

  下一秒,她真的看到了她爸爸的脸,一脸担忧。“你这丫头,有没有哪里痛?头会不会痛?脚呢?脚会不会痛?”

  “妈,你在这里吧,我去叫医生!”一个年轻男孩急切的声音伴随着匆匆而去的脚步声。

  裴馨还来不及从父亲的震撼中回神,整个人的神魂又再度震动了一下。

  那不是弟弟裴尉的声音吗?

  可是弟弟也已经过世了啊……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只温暖的手轻抚着她的额际,裴馨抬眸看到妈妈的脸,不是她习惯看到的颓靡的脸,而是圆润慈爱的脸。

  她有多久没看到妈妈这样正常了?爸爸过世后,妈妈就常咳声叹气,弟弟跳楼自杀后,她更是深受打击,经神开始异常,疏于管理外貌,常散着一头乱发。

  “车是我骑的,昏迷的却是你,我真的差点就被你吓死。”朱英绮心有余悸的说:“你昏迷了三天,我好怕你不醒。”

  “这是……怎么回事?”裴馨迷惑的看着父母和朱英绮。

  “你记不得了吗?”朱英绮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我们要出去买消夜,我抢快闯了红灯,结果被轿车撞上,我没事,你当场昏过去。”

  “我跟你吗?”她离婚独居的事根本没人知道,又怎么会跟英绮出去买消夜?

  “你连这个也想不起来?”朱英绮一愣。“我们在宿舍打包行李,你说想吃鸡排,所以我们才骑车出去买。”

  “宿舍?”裴馨越听越迷糊。

  医生来了,做了些检查之后,说她可以转普通病房了,但还要住院观察几天,裴馨也看到了弟弟。

  那真的是她弟弟裴尉没错,但模样却青涩了许多,分明是个青少年,最重要的是弟弟脸上冒了许多青春痘,她记得弟弟高二那年的暑假一直在为满脸痘痘苦恼。

  她又看向长发披肩的朱英绮。她们要升大三那年的暑假之前,英绮一直是留着一头飘逸长发,开学后英绮就剪了个清爽的短发。

  所以……裴馨情绪激动的看着眼前的父母、弟弟和好友。

  她重生了,回到二十岁那年的暑假,爸爸和弟弟还没过世,妈妈还没精神异常之时。

  泪水无预警的落下,她瞬间哭得不能自已,为了再度见到的家人,也为前世悲惨的自己。

  “你这丫头,医生都说你没事了,还哭什么?”爸爸轻轻拍着她的手安慰。

  “是啊,不要哭了。”妈妈温柔的擦去她的泪水。“有没有想吃的东西,告诉妈,妈煮给你吃。”

  裴馨努力忍住泪意,哽咽地说:“爸妈,我好想你们……好想你们……”

  裴永霖笑了。“我女儿还长不大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