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老公是情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因为他的生意,他可认识了许多三教九流的人,他来者不拒,通通把他们当朋友,开口借贷,只要金额合理,他都会通融,倒也有了一批对他交心的人。

  “你?”白雪眨了眨眼眸。

  他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弟,哪里会有这方面的门路?

  看到她的疑问,孟昊笑了笑。“你只要做好心理准备,等方其华的空壳公司牵涉了不法秘密资金的丑闻爆出时,在第一时召开记者会撇清齐石集团跟他的关系就行了。”

  看他似乎胸有成竹,白雪也就选择信任他了。“我知道了,我会准备好新闻稿,做万全的准备。”

  “可惜你现在身心都无法放松,不然我们怀个新婚宝宝多好。”孟昊玩着她的头发,一副惋惜的口吻。

  白雪很吃惊。“你想当爸爸吗?”

  他们从来没讨论过这个问题,养儿育女对她是很遥远的事,她还有宇宙银河要照顾呢,现在养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忽略了他们?尤其是银河,再过两年就升国中了,到时正值青春期,叛逆起来可是要花双倍的注意力在她身上。

  “不是我想,而是我要。”孟昊直勾勾的看着她,语气坚定。“我要我们有孩子,一起养育他,看他长大。”

  他相信他在这里留下了根,老天就不会将他此刻的幸福收回去,之前是抱着留下来也可以,不小心又穿回去也可以的心态在这里生活,现在则非常坚定,他要在这里老死,也有了留下来的理由和牵挂。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白雪耸耸肩,商量道:“不过可不可以再晚个两、三年?或三、四年?等银河国中毕业之后……”

  “啧,你这个大姐也太不了解银河了。”孟昊挑了下眉。“银河叫我们快点生个小孩给她玩,她想当姐姐,不想再当家里的老么了。”

  白雪一怔。“真的吗?银河真那么说?”

  孟昊好笑。“难道我会骗你?”

  白雪纳闷了。“不过银河为什么连这种心愿都跟你说啊?”

  虽然他也跟宇、宙相处得很好,像他们的叔叔,又像他们的大哥哥,不过他跟银河更合拍。

  “为什么吗?”孟昊薄唇绽出淡淡的微笑。“因为打从我第一天到家里作客,小丫头就相中了我当她的未来姐夫,当天就跟我交换了手机号码,使尽全力的帮我,不断向我通风报信,现在她对我们夫妻俩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我自然要帮她实现喽。”

  “那时你们就交换手机号码了吗?”白雪诧异极了,猛地想起自己在日光运动公园“巧遇”他和勇勇……

  “没错,也是银河的线报。”孟昊笑眯眯地说。

  她又想起居酒屋的同学会……

  “当然也是小红娘的线报。”

  白雪揉着太阳穴。“都不知道银河这么想把我嫁出去,真是难为她了。”孟昊英朗地笑。

  两人离开咖啡厅后,白雪要回房整理行李,孟昊偏偏拉着她去饭店的精品珠宝店。

  “来这里做什么?我又不缺首饰。”而且她对珠宝不感兴趣,若不是得视场合佩戴首饰,她才不会去买珠宝。

  “缺一个我送你的首饰。”孟昊笑了笑。

  白雪摇头。“这个品牌的珠宝动辄百万起跳,不必花那种冤枉钱。”

  再说他的画廊又赚不了什么钱,是开兴趣的,还从家族独立,名下恐怕只有他姨母留给他的齐石股份,怎么好买这么贵的珠宝乱花钱?

  “就这个戒指吧!”孟昊指着玻璃橱窗里一只闪闪发亮的钻石戒指。

  白雪吓了一跳,那戒指怕要几百万吧?他怎么偏偏指了一个钻石最大的?

  “小姐要试戴看看吗?”戴着白手套的女店员已经笑容可掬的取出戒指了。

  白雪摇头,正想拒绝,一对衣着时尚的男女手挽着手进入珠宝店,竟然又遇到了宋勋看,真是冤家路窄!

  白雪体内的坏皇后性格又冒出来了,她一把从店员手中抢过戒指,火速戴上,夸张的抬高手,欣赏自己葱白手指上的明晃钻戒。

  “男人就是要有一掷千金的能力。”她的声音不大不小,但保证店里的人都听得到。

  孟昊莞尔的看着她,很配合的问:“喜欢吗?老婆?喜欢的话,老公买给你。”

  她随便的点了点头,一副贵妇样。“还可以,就这只吧!”

  孟昊笑了笑,把没有额度限制的信用卡交给店员,宋勋宥的视线在钻戒和信用卡上来回,最后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唇。

  “宋勋宥,你还不过来?”女人不耐烦的瞪着他。

  “不是吵着要买个钻戒给你妈当生日礼物,要哪一个?超过二十万就免谈了,你妈没那个价值,我薛亚筠可不是冤大头,一直在你那些穷酸亲戚的身上花钱,真是够了……”

  “我们走吧!”白雪挽住孟昊的手臂,深吸了一口气,神清气爽啊。

  没多久达加公司的资金被检调查出来源是不法的洗钱账户,也查出方其华在海外拥有的数个账户都跟洗钱集团有关,因而被约谈,一时间,方家风云变色,方其华灰头土脸。

  六月的股东会,白雪顺利续任董事长,虽然还是有其他股东想结合市场派夺下经营权,但靠着孟昊有读心能力,他们夫妻二拜访股东们,确认谁是真心站在她那一边,计算了胜负,才能顺利连任。

  纷纷扰扰总算过去,驱车往机场的路上,满车都是银河的歌声。

  “你不要再唱了好不好?”齐宙受不了,想捣耳朵,不是银河歌声难听,而是那些情情爱爱的歌词真的很无聊。

  “我就要唱,我要当歌手!”银河扮个鬼脸,继续唱她的国语流行歌曲。

  齐宇已有大人样,喜怒不显于色的看着窗外,而齐宙和银河可是出了名的爱拌嘴兄妹档,一天不拌嘴就会嘴巴痒,白雪也习惯了,不过银河的志愿可不符合她的期望,堂堂齐家的千金小姐当歌手太不象话了,她要导正她的想法,以免她走歪了。

  “我说银河……”

  见她又要启动家长模式了,坐在她身边的孟昊捏捏她的手,阻止了她。“银河,你大姐叫你唱大声一点,你唱的很好,继续唱。”

  白雪瞪他一眼。“你说什么?”

  孟昊拍拍她的手,笑道:“随她吧,你怎么知道她将来不会是华语流行乐坛的亮眼新星?到时我们以她为荣。”

  “最好会。”白雪恶狠狠的说。

  她何尝不想随他们自由发展,但她姐代父母职,对他们有责任、有期望,更有深深的不放心,没看他们独立之前,她是无法随兴的随他们的。

  “你不相信银河吗?”孟昊微微一笑。“她是个好孩子,不会走偏。”

  白雪撇撇唇,但也没再说什么。

  其实银河真的唱得很不错……

  是说如果将来他们当了父母,一定是慈父严母,他扮白脸,她扮黑脸。

  不久,机场到了,又等了半小时,他们翘首引盼的班机终于降落。

  白雪紧张极了,她紧紧捏着孟昊的手,终于看到齐又嫒一行人走出来。

  “姑姑!”孩子们立刻冲上去。

  白雪眼眶里都是泪水,经过手术和漫长的复健,姑姑真的能走了。

  孟昊笑着拭去她的泪水。“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

  他们走到齐又熳面前,白雪哽咽了。“恭喜你,姑姑,太了不起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