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老公是情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别闹了。”

  “我是说真的,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我相信你也是。”

  “去你的。”感觉双颊热烫起来,她加快了脚步。“快点吧,我可不想吃到菜尾!”

  不知怎地,孟昊的话令她心安,有他在身边也令她心安,或许,等他恢复记忆之后,如果他想留下来,她也不会反对……

  孟昊扬起了嘴角。

  嘿嘿,留下来可不是他的目标,他的终极目标是:跟她结婚,然后留下来。

  不过首先,他得先恢复记忆!

  年后的开工日,白雪照例顶着气势迫人的发妆和贵气逼人的皮草参加公司的开工仪式。

  虽然是冬阳高照的好天气,但她却不自觉的锁着眉心,显得有几分失落。方其华小人得志的走了过来。“听说孟先生已经恢复记忆,离开齐家了是吧?没有了骑士的守护,你能过股东会那关吗?我很期待喔。”

  白雪先是糊弄他,说孟昊是她的男朋友,等他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时,她包养骑士的传闻便不径而走,经他调查,那根本是她一手自导自演的,什么骑士,还真会拗,还顺利化解了她包养男人的丑闻,算她行。

  “舅舅,我们打个赌吧,如果我能续任董座,舅舅您能跟我姓吗?”白雪嘴角微微上扬,冷冷的问。

  “啊?”方其华微微一愣。“你在说什么傻话?”

  “这怎么会是傻话?”白雪好笑地撇了撇唇。“这叫愿赌服输,输的人跟赢的人姓是天经地义的事。”

  “我姐夫真是瞎了眼才会把公司交给你,我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方其华气得拂袖而去。

  方其华一走,侯羽珊便快步走向白雪。“怎么,他又说什么了?”

  白雪不以为意地说:“还不是那些,看我能嚣张到何时之类的。”

  侯羽珊气结。“到底是谁嚣张啊?”

  在她看来,方氏父女可比白雪嚣张一百倍,方其华在总经理的位置上作威作福不说,方安妮更是三天两头过来要职员去百货公司帮她提东西,简直把所有人当下人使唤。

  “真不知道方安妮今天为什么要过来?又是以什么身份过来?在职员摆供桌时指挥东指挥西的,好像她是这里的主人。”

  白雪心不在焉地说:“随他们吧,时候到了,气数自然会尽。”

  两人并肩走进办公室,白雪无精打采的坐进椅中,深锁着眉心。

  侯羽珊看着她。“你又是怎么回事?年假不是睡很饱吗?怎么还提不起劲?”

  “我也不知道。”白雪意兴阑珊的翻了翻桌上的卷宗,没一本想看的。

  “你不知道,我知道。”侯羽珊了然于胸地看着她。“是不是孟昊走了,失落感很大?”

  “才不是。”白雪嘴硬地否认。“他走了,我反而舒心,总算可以不用再天天打电话向孟夫人报告她宝贝儿子的情况了。”

  除夕夜,孟昊还跟他们一起围炉,吃完年夜饭,他带着孩子们放烟火,一起守岁。

  那一天,只是多了孟昊一个,家里却像多了很多人,很热闹,整晚笑语不断,连不爱出房间的姑姑都出来客厅看他们玩牌,美好得令她产生了希望他永远不要恢复记忆的想法。

  初一,她带着宇、宙、银河去探望住在厦门的齐爷爷、齐奶奶,待到初三晚上才回到台北。

  一回到家,莉茵就忙不迭报告孟昊和勇勇离开的消息,让他们四个当场傻住,说不出话来。

  莉茵说,初一那天早上,孟昊在楼梯摔了一跤,还昏了过去,他们连忙叫救护车送到医院,他人没什么大碍,也没外伤,醒来后还恢复了记忆,医生护士都啧啧称奇。

  既然记忆恢复了,便没理由再留在齐家,于是他收拾了东西,向贺伯、月婶道谢一番就带着勇勇告辞。

  莉茵把一枚男戒交给她,说是孟昊摔倒时脱落的。

  拿着那枚她买给他的戒指,她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他就那么走了,事后连通电话都没有。

  是啊!他们本来就不熟,是因为他失忆,只认得她一人,才会住到齐家,现在只是恢复原状而已。

  “你都没有打电话给他吗?”侯羽珊试探地问。

  “我为什么要打?”白雪赌气地答。

  侯羽珊笑了出来。“知道吗?你们这样很像情侣在冷战。”

  白雪没好气地说:“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孟昊两个字,我不想听到他的名字。”

  没心没肺的家伙,敢情是恢复了记忆却忘了她收留他这段日子的点滴,所以没必要跟她这个“包养人”打声招呼再走是吧?

  “恐怕不行。”侯羽珊扬扬眉梢。“方其华在年假期间招待十几名持股较多的股东到澳门玩,不知道在他们身上下了多少工夫,所以你还是必须拉拢孟昊,只有孟昊站在你这边,你才是安全的,才能稳操胜算。”

  白雪咬着下唇。“我再想想除了孟昊之外的方法。”

  没错,她是在生气他一声不响的走了,虽然她人在厦门,他也可以打通电话告诉她,或者等她回来再走,都住那么久了,有必要急在一时吗?

  “为什么?”侯羽珊大惑不解地问,“为什么现在才要把孟昊排除在外?他是一开始就决定要拉拢的人,没理由因为这期间发生的这些事而放弃不是吗?你们又不是仇人。”

  白雪沉默不语。

  羽珊不会懂的,她也很难解释自己在闹什么别扭,就是不爽他就这么轻易离开。

  人是感情的动物,全家人都对他产生了感情,他却没把他们放在心上,叫她怎么能不耿耿于怀?

  她得振作了,这段日子竟然产生要依赖孟昊的想法,真是太不切实际了,要检讨,她要好好的自我检讨,早日恢复成那个不论公司还是家里都独当一面的白雪。

  “今年的情人节派对,除了公司单身的职员,也邀请所有单身股东参加。”白雪思考之后下了此决定。

  话说在中世纪的时候,情人节在英国最为流行,当时还有一些风俗,比如他们把当地未婚男女的名字分别写在纸条上,把男女的姓名分别装在不同的盒子里,然后,未婚男女就开始到装着异性姓名的盒子里抽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