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老公是情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店员打签单出来了。“小姐,麻烦您签名。”

  此时又有客人进来了,是一对贵气的男女,他们提着一袋物品直接走到柜台,女的不耐烦的说:“衣服有瑕疵,我要退货。”

  “请问是哪里有问题呢?”店经理走过来,客气地说:“您试穿时应该已经跟我们的店员当场确认过了,是没有问题的商品,这也是公司对我们门市在售货时的要求。”

  女人猛翻白眼。“难道我当时有把衣服翻过来翻过去的检查十遍才买吗?反正我现在不满意,不喜欢了,要退货。”

  “小姐,您这样我们会很为难。”店经理取出外套检查了一下。“小姐,这衣服好像穿过了,有污渍……”

  女人不爽了。“你的意思是我在找麻烦吗?”

  “不是的!”店经理小心翼翼地说:“方便的话,我们到里面谈……”

  女人被请进贵宾室,白雪也专心地签好信用卡签单,一抬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她一僵,抿紧了双唇。

  “好久不见了。”宋勋宥也同样愣住了。他将视线从白雪脸上移到桌上的信用卡签单,扫过那六位数的金额。

  “先生,你的戒指需要包装吗?”店员把保证书放入戒盒里,微笑问道。

  “不用了,我直接戴。”孟昊取下戒台上的戒指递给白雪,笑了笑。“亲爱的,既然是你送的礼物,帮我戴上吧!”

  因为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白雪顿觉烦躁,她头疼的接过戒指,孟昊已经眼眸含笑的伸出左手的无名指,她没多想,胡乱套上去。

  宋勋宥看着姿态吊儿郎当的孟昊,不屑地说:“原来你包养男人的传闻是真的。”

  白雪眼睫一抬,看着宋勋宥。“你的信息有点落伍,我是包养骑士,不是包养男人,这位就是为了帮我找回皮包而受伤的骑士。”

  这个男人凭什么站在这里对她指指点点?听在她耳里真是可笑极了。

  “什么骑士?真是好笑,亏你说得出口,还那么正经八百。”宋勋宥酸溜溜的

  说:“看来你是变了,买这么昂贵的戒指给男人,真不像你的作风啊。”

  跟他在一起时怎么就没买过贵重礼物送他?生日礼物只是个真皮皮夹,说是订做的,绣上了他的名字,但却只是便宜货,叫她买部车给他,她竟然拒绝?真是把他男人的尊严踩在脚底下,像她这种女人,知道她名下没有任何财产之后,当然要立刻分手。

  “因为我有那个价值,所以配收到贵重的礼物,有些人就没那个价值,当然收不到贵重礼物。”孟昊笑笑地说,长臂一伸,揽住了白雪,同时把视线从宋勋宥身上移开。

  原来是她无缘的前男友,还很没有人品,虽然外表堂堂,但性格卑劣,她很没有看男人的眼光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宋勋宥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白雪。“你跟这小白脸讲什么了?”

  “你想太多了,我什么也没讲,因为没必要。”白雪语气平静的说完,对孟昊道:“宴席快开始了,我们走吧。”

  宋勋宥不甘被奚落,在后面喊道:“你这样为别人作嫁,下场就落得什么都没有!知道我为什么毅然决然的决定跟你分手吗?就是因为你太不聪明了!”

  白雪浑身一僵,但她不想随之起舞,所以步履不停,但是孟昊却停了下来,她也被迫跟着打住脚步。

  孟昊留她在原地,自己大步走到宋勋宥面前,穿越前身为皇商的他,盛怒时犀利的眼眸里自有一股狠劲,看得宋勋宥不由得胆怯。

  “你……你要做什么?”他想退,但背就抵着柜台,无路可退。

  “不做什么。”孟昊一把提起他的衣领,不怒反笑。“看到站在那边那个女人没有?”

  宋勋宥看过去,不就是白雪吗?

  “我问你看到了没有?”孟昊大声喝问。

  宋勋宥头皮发麻,感觉像回到军营里被连长指着鼻子骂似的,他结结巴巴的说:“看……看到了……”

  “很好。”盂昊眼光突然转冷,阴侧侧的一笑。“那个太不聪明的女人现在是我的,你的脏嘴敢再对她说一句不客气的话,我会把它缝起来,听见了没有?”

  “听……听见了……”

  看见这情景,不知怎么的,白雪竟然想笑。

  孟昊威胁人的方式怎么像个地痞流氓啊,带着浓浓的帮派味道,不过倒挺新鲜的,吓吓宋勋看好像颇管用。

  当孟昊又大步走回她身边,牵起她的手时,她心中的阴霾已经一扫而空,步履也轻盈了起来。

  “那是我的初恋。”白雪云淡风轻的说:“大三时开始交往,原本有毕业后六年内结婚的计划,但他出了社会工作后,辗转听闻我不是齐家的骨肉,又调查了我,在得知我名下没有任何财产后,他提出了分手。当时他刚好在公司尾牙结识了他们董事长的千金,他对我说他要把握那个机会,让我放过他,跟他分手。”

  她观察他的表情,想知道他听到她其实一无所有时,他会有什么反应。

  “你姓白,不姓齐,他不是应该老早发现吗?”孟昊像是不在意,慢条斯理的问。

  “这就是自以为是的人的盲点。”白雪哼了哼,见他面色如常,终于放心。

  “他说,我从母姓,他以为我母亲只是豪门独生女嫁入齐家,还允诺我们的第一胎也可以从母姓,因为他自己家族里就有这种情况,他那位从母姓的堂兄分到了母家许多遗产,所以他认为从母姓没有坏处,只有莫大的好处,他压根没想到我根本不是齐家的骨肉。”

  “你当初怎么会看上那种人?”他啧啧两声,眼里写着她真没眼光。

  白雪白他一眼。“学生时代是简单而美好的交往,又没有利益冲突,怎么看得透本性?”

  “所以你是以貌取人。”他挑了挑眉,不太喜欢这个结论。

  “才不是那样,我没那么肤浅好吗?”白雪没好气的分辩,“他家境清寒,但怀有远大的梦想,他想改善家里的生活,常说他以后要做什么给我听,他对事物跟出人头地的热情打动了我,加上他很孝顺父母,两个人相处起来也很自在,自然而然就走在一起了。”

  孟昊深深看了她几眼,随即知道她说的都是实话,忍不住想捉弄她一下。“就因为太想出人头地、太功利了,才会错过你这个太不聪明的女人,我应该要感谢他,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会在一起。”他的手又搂住了她的肩。

  “我再说一遍……”白雪忍耐地道:“我、们、没、有、在、一、起!”

  “看到没有?”孟昊在她眼前亮出戒指。“你已经用戒指套牢我了,我才是你的真命天子。”

  白雪才不跟他疯。“我现在对感情没有任何想法,只想照顾宇宙银河长大成人。”

  孟昊笑意深深的对她眨眨眼。“我们一起照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