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老公是情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我还有几位贵宾要招呼,就不送两位了,慢走。”孟昊对她们点点头便趁着没车子越过了马路,身影很快消失在画廊门口。

  “我一定会让他站在我们这边,支持我爸当董事长,你嚣张的时间没剩多少了。”孟昊一走,方安妮立刻露出本性,对白雪呛声。

  “是吗?”白雪凉凉地扬扬眉梢。“那很好啊,我等着看,看你爸爸能不能坐上董事长的位置。”

  “哼!”方安妮高傲地走了。

  蓦地,一辆摩托车抢快骑上了红砖道,飞快撞倒了小男童的小推车便扬长而去。

  口香糖洒了满地,小男童也跌坐在地哭泣,方安妮却看也不看一眼就从他身边走过,径自坐进停在路边停车格里的红色跑车,发动车子,很快开走了。

  “该死的机车!”

  白雪低咒一声,连忙去把小男童扶起来,又把散落一地的口香糖二拾起,从皮包里拿出面纸来为小男童擦眼泪、擤鼻涕,又把自己的围巾拿下来围在小男童空无一物的脖子上,摸摸他脸颊,轻声安慰,小男童才慢慢止住哭泣。

  对面画廊的二楼有整面明亮的落地窗,此时窗前驻立了一个男人,当然就是孟昊,方才的情景全落入他眼里,他忽然不想就这么让她离开。

  正啜了口茶,拿着茶杯在掌心里把玩,沉吟着要找什么理由再把她叫回画廊,蓦地看见几个男人把她和小男童围住,他想也不想便火速搁下茶杯,飞身下楼。

  “什么事?”

  围住白雪的男人有五个,个个看起来都像地痞流氓,这种家伙他见多了,也在打照面之后便知道了前因后果。

  “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人的贼眼上下打量着他,吊儿郎当的问,嘴里还刁着牙签。

  “是洞悉一切、明白事理的人,俗称散财童子。”孟昊语气像个算命仙,说完还微微一笑。

  “啊?”不只五个大男人一愣一愣的,白雪也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这些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自称是小男童的叔叔,睁眼说瞎话,说看见她的同伙撞翻了小男撞的摊车,还撞伤了小男童,现在小男童被撞得脑震荡,要她付一笔医药费,不多,只要几万块就好,让她傻眼的是,小男童也说有看见她和她的“同伙”在讲话。

  她这才恍然大悟自己被设计了,那撞翻摊车的根本是这伙人的同伙,自己是好心没好报,被当大鱼钓了。

  虽然几万块没什么,但她不打算妥协,就闹到警察局去好了,这伙人就是吃定像她这样外表光鲜亮丽的人宁可花钱消灾,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之后增加自己的麻烦,所以才会挑她下手,她偏不让他们得逞。

  不过,孟昊说那话又是什么意思?充满了玄机,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们不就是要钱吗?”孟昊笑了笑,从皮夹里拿出一大迭千元现钞,看得那伙人眼睛都亮了。

  白雪更讶异了。

  孟昊怎么知道那伙人要钱?她什么都还没说,那伙人也还没说,难不成那伙人就专在这一带找人下手,所以他听多了?

  “这位兄弟真是明白事理啊!”流氓们马上涎着脸笑了。

  他们搞这些就是为了取财,有些人非要他们亮拳头才会乖乖把钱掏出来,今天可真是顺利。

  “要钱的话,就过来拿。”孟昊把厚厚的钞票拿在手里,笑笑地说:“拿到了就是你们的,拿不到的话,当然就不是你们的,很公平吧?”

  “呋!”五个大男人轻视孟昊地哼了起来。“当我们没长眼睛吗?钞票就在你手里,要拿到还不简单。”

  孟昊会这么说,分明有把握他们拿不到钞票,白雪想到他刚刚那“洞悉一切、明白事理、散财童子”的三个成语,此时蓦地想笑了,他在挖苦这帮人,他们还听不懂。

  白雪正想开口叫孟昊不必给他们钱,她要报警时,看见五个人竟连孟昊的衣角都碰不到,她不由得停下了找手机的动作,又惊讶又错愕的看着他们。

  孟昊彷佛有武术,他下半身全然不动,只动了上半身,但却一次又一次,敏捷的避开了那帮人的每一次突进。

  “妈的!”五个大男人终于感觉自己被耍,火大了。

  他们互相使眼色,突然一起冲向孟昊,结果就变成了打群架,或者说街头斗殴也行。

  白雪无法置身事外,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孟昊一个人被五个人打,她立刻报警,随即她也冲上去,拿着皮包拚命打那些人的后脑杓。

  啊砸……我打!我打!我打打打!

  混乱终结于警笛响起之时,听到警笛声,那帮人伤的伤、瘀青的瘀青,连同小男童立刻推着摊车逃之夭夭。

  她头发都乱了,一身狠狈的看着孟昊毫发无伤的朝她走过来,她这才知道,不是一个被五个打,是一个打五个。

  “你还好吗?”他想纵声大笑,她那还要维持优雅的模样太逗了。

  “没事。”她咳的一声,努力优雅的拨拨凌乱的头发,想到刚才自己好像李小龙上身,她就想找地洞钻。

  “啊——”她蓦地惊呼着,朝孟昊倒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打架太卖力,她鞋跟怪怪的,好像要断了,所以她才会站不稳。

  孟昊本能的接住了她,但白雪的超高鞋跟在这时应声而断,失去了重心,她没被他接住,反而把他压到了地上。

  她的嘴唇就这样分毫不差的贴上了孟昊的唇。

  孟昊两手还握着她的香肩,不期然一股宜人的磬香袭来,两片柔软的唇就这么贴住了他的唇,一阵风拂过,行道树上不知名的白色花朵洒落在他们身上。

  白雪瞪大了眼,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又在这里做什么?她怎么会……怎么会在人行道上压着一个男人吻呢?!

  孟昊低沉而性感的笑出声音,这女人是如此的撩动了他的心。

  月老的脸彷佛在树梢探出头来,微笑。

  有道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他们这何止千里啊?肯定是命中注定,缘分非凡。

  白雪很意外孟昊会打电话给她,更意外的是,他要求要到齐家做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