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老公是情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算是认识。”方安妮勉强笑了笑,在她极欲拉拢的孟昊面前,可不能失了风度,要维持她大家闺秀的风范。

  看来她们的梁子结得不小啊,孟昊泛起了笑意。“方小姐最近常来买画,孟某已经猜到你今天一定会来,毕竟凌林三老师的画展太难得了,爱画识画的人是不会错过的。”

  白雪心里有些惊讶。

  方安妮这阵子常来买画吗?自己还是太大意了,被方家人捷足先登,不但常来画廊光顾,还先认识了孟昊。

  不要紧,她是什么人?她可是白雪耶,她会后来居上的。

  “你说的没错,今天的画展太难得。”方安妮热切地说:“我期待今天的画展已经很久了,像凌林三老师这样的大师,其作品的幽远深邃笔墨难以形容,我光是能这样看着,内心就无比澎湃。”

  什么幽远深邃?白雪听了只想吐。

  她才不相信连间象样大学都进不了的方安妮对艺术能有什么想法,她大小姐的世界只有名牌衣服、名牌包包和跑趴……喔,对了,还有复杂的男女关系也是她的强项。

  “那孟某就不耽误方小姐看画了。”孟昊微微一笑。“和白小姐说好了到对面去用餐,你慢慢欣赏,有问题可以问我们的职员,她们会很乐意为你解说的。”

  “等等,”方安妮很意外的看着他们。“你们要一起出去用餐吗?”

  白雪这死丫头,这么快就把人勾到手了,哼,有她在,看她会不会让白雪得逞!

  孟昊笑看着她。

  之前没特别注意,原来方安妮是这样的女生啊……他黑亮的眼瞳在她脸上转了一圈,没戳破,只寻常地一笑,“白小姐还没吃早餐,她患有饥饿不耐症,所以我们现在必须马上出去用餐才行。”

  方安妮娇滴滴的说:“刚好我也没吃早餐,不介意我也一起去吧?”

  白雪以为她会让他们单独相处吗?门都没有!

  她是按照爸爸的指示来的,一定要让孟昊在股东会上成为他们的人。

  只要她方安妮出马,谁抗拒得了她的魅力,没有男人逃得过她的手掌心!

  用餐的气氛非常诡异,白雪与方安妮并肩而坐,孟昊坐在她们对面。

  白雪在心里直叹气。有方安妮在,今天是注定一事无成了,待会就找个借口回公司,明天再过来碰运气,看能不能再见到孟昊了。

  “两位不介意我来点餐吧?”孟昊对她们微微一笑。

  任何男人在第一眼都会选择方安妮,柔亮的披肩长发,明媚爱笑的大眼和丰润的樱唇,秾纤合度的身材,甜美的白色洋装展露了小女人的味道。

  反观白雪,光是外表就太犀利了,华丽的皮草,高跟裸靴,加上气势压人的眼妆,举手投足都像个巨星,摆明了是个无法驾驭的女人。

  “当然不介意。”方安妮对他一笑。反正她根本不饿,吃什么不重要,但餐点送上来时她还是会吃一点,毕竟说了自己还没吃早餐,可不能露馅。

  “那么就来三份晨光早餐吧!”点完餐孟昊把菜单阖上,转头就见方安妮望着他笑,一脸热切,白雪则百无聊赖得很。

  “说起凌林三老师这个人,真是教人打从心里佩服呢!”方安妮一脸景仰地说,水汪汪的眼眸直勾勾的看着孟昊,有意无意的放电。

  孟昊把玩着空玻璃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怎么说?”

  “他出身寒微,靠自己的力量旅居巴黎二十年,完成了艺术学士的学位,又获得纽约大学艺术研究所的硕士学位,求学期间的费用都靠他画画打工维持,因而锻炼出在绘画上的超强能力,他对色彩的敏感度不但超越了同期画家,也深懂品味色彩,这为他赢得了许多为名人画像的机会,后来更琢磨于抽象画,成了抽象画的一代大师。”方安妮一口气说完。

  白雪斜睨着方安妮内心觉得好笑。

  背这些对她来说应该很累吧?她们念同所女子高中,方安妮成绩一向都是吊车尾,如果不是方其华每年捐给学校很多经费,方安妮早被退学了,她还记得方安妮数学都是考个位数。

  这样脑袋不灵光的她,肯定花了好几晚才把刚刚那些内容背起来,还真是辛苦她了。

  为了讨好孟昊还背书,这样做真的有用吗?依她看不如早点回家洗洗睡吧!

  “方小姐似乎很有艺术天分,没往这行发展真是可惜了。”孟昊看着在白雪眼中是个草包的方安妮,辛苦的忍住笑意,数学都考个位数,她还真有才。

  这时服务生过来倒水,却不小心把水杯打翻,不巧泼了坐在外侧的方安妮一身。

  “非常抱歉!”服务生慌忙取来纸巾要为她擦拭。

  方安妮接过纸巾,温和地说:“没关系,只是一点水而已,你也吓到了吧?我真的没关系,去忙你的吧。”

  雪特!她怎么那么倒霉啊?死丫头怎么倒水的?没长眼睛吗?这可是她昨天才买的名牌套装,要价六万多耶,第一次穿出来就被泼了水,真触霉头,信不信她去找经理,让她被炒鱿鱼?

  “方小姐为人真是宽宏大量,不像时下女孩那般得理不饶人,动不动就要人丢饭碗。”孟昊似笑非笑地说。

  方安妮娇笑。“职业不分贵贱,我们要尊重每个认真工作的人,她们谋生也不容易,怎么可以随便要人丢饭碗,再说她也不是故意的,我们不应该用地位、职位跟收入来衡量一个人。”

  看着大言不惭的方安妮,孟昊总算知道什么叫表里不一了,白雪则凉凉的在一边摇头。

  在学校时,方安妮对工友可是十分不客气,常颐指气使的命令他们扫她的外扫区,真把自己当公主了。

  等餐点送上来,白雪是真的饿了,再说她对吃的也不挑,香肠、培根、火腿、炒蛋跟烤土司,她照单全收,通通扫进肚子里,吃得很饱,有运动习惯的她不怕发胖,天天运动就不必跟美食对抗。

  “你常来这间早餐吧吗?”方安妮轻漾微笑。“这里的餐点真的很精致呢,布置的也很温馨。”

  这是给难民吃的吗?蛋炒得太老,培根、香肠都是便宜货,土司没烤好,咖啡难喝到她得皱着眉头才能喝下去。

  “其实我觉得这里的餐点实在不怎么样,是因为离画廊近才会过来。”孟昊恶作剧地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