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老公是情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吵吵闹闹的声音,就是一个家最好听的声音。白雪的嘴角扬了起来,这是她的家。

  “啊!”坐在后座的银河惊叫了一声。

  白雪连忙把车停好,同样受到惊讶的她,回头关切的看着惊魂未定的银河。

  “没事吧?”

  “没事……”银河惊恐的摇着头,结结巴巴地说:“大姐……有、有人撞我们的车耶!”

  “嗯,我也感觉到了。”白雪解开安全带。

  “大姐下去看看,你不要下来。”

  刚才她在红灯时把车停下来,车子是静止状态,后面的车却撞上来,显然有错的是对方。

  踩着八公分高的短靴,身上是白色毛呢套装,外罩灰色皮草,整个人修长、高姚,无懈可击的精致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气势惊人。

  她大步走到后面那台车的驾驶座门边,看到自己的车尾与对方的车头贴在一起,各有些损伤,但应该不至于动不了。

  驾驶是六十多岁的男人,一脸尚未回魂的模样,显然也被突发状况吓到了,还张着嘴呢。

  她前后看了看,此时正是上班的尖峰时间,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已经因为他们两台车停下来而塞住了。

  她迅速敲了下车窗。

  车窗缓缓降下来,驾骏座上的吴百利吞了吞口水,这位时髦小姐的车是几百万的进口名车啊,哪怕只是撞伤了保险杆也不得了,不知道要他赔多少……

  “您没事吧?”白雪微微弯身看着车里,副驾驶座还有个男人。

  “呃……你问我吗?”吴百利错愕,愣了一下才说:“没事,我没事。”

  受害者反而来关心他这个肇事者,真是令他受宠若惊。

  “那我们各自把车开走好吗?”白雪简单的说,“赶快让交通恢复顺畅,不要害别人迟到了,全勤奖金对某些生计困难的人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吴百利没想到她会那么说,期期艾艾地问:“那……赔偿……我是说,我要赔你多少钱?”

  “赔偿就不必了,我们各自处理自己的车吧!”她明快的说完,突然定睛看着他。

  “不过,怎么会发生刚刚的意外呢?您恐怕要详细检查一下车子了,可能也要检查一下您自身的健康状况,避免再有下一次。”

  吴百利再度感觉到受宠若惊。“喔……好,好的,谢谢你,我会注意。”

  看她真的说完就走,还很快把车开走,吴百利也连忙发动车子,免得阻碍交。

  “看起来一副不好惹的样子,想不到个性还挺干脆的。”坐在副驾骏座的孟昊若有所思地说,他刚才只随意瞥了一眼,没多细看。

  “我想起来她是谁了。”吴百利拍了下大腿。“齐石集团的女董座白雪!我刚刚竟没第一时间认出来,太可惜了……”

  现代人嘛,谁不想跟有钱人攀亲带故,就算是因车祸结缘也好,能结识排名前二十大集团的女董座是何等荣幸的事啊,那种有钱人他平常是见也见不到的呀!

  “齐石集团吗?”孟昊搓了搓下巴。

  还真巧,他最近正好成了齐石集团的股东,原来该公司的经营者是个女人,想来应该能力非凡。

  “虽然才讲了几句话,但感觉她不像外传的那么坏。”

  原来她被传为坏女人啊,孟昊感兴趣了。“怎么说?”

  “她是齐石集团前任董事长齐又平的继女,齐又平对她视如己出,用心栽培她,没想到齐又平过世之后,她先是谋夺了董座大位,又欺压他三个年幼的小孩,对他们的吃穿用度极为苟刻,还逐步谋夺齐家的家产,许划要在那些孩子成年前把他们名下的股份都抢到手,是个蛇蝎美人……”

  说到这里,吴百利笑了笑。“当然,这些都只是八卦,听听就算了,跟她接触后感觉她不像那种人。”

  孟昊玩味地笑笑。“吴老,你实在太善良了,真不像在商场打滚数十年的老江湖。”

  吴百利微微一愣。“你是说我看走眼了吗?”

  孟昊不置可否地说:“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她是公众人物,常有记者跟拍,时时留心自己的形象也不无可能。”

  “是吗?”吴百利干笑一声。“那我可赚到了,如果她不是公众人物,这一撞怕是要赔不少。”

  孟昊笑了起来。“您真会说笑啊吴老,这对您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您可是真正做到了财不露白啊,这部老爷车怕有二十年了吧?”

  吴百利连忙撇清,“什么财不露白,我哪有财可露啊?”

  孟昊露出微笑。“您有没有财可以露,我最清楚不过了……我到了,在前面捷运站放我下车就可以了。”

  吴百利是古董商,他则从吴百利手中买下商品,经过包装再高价卖给更有钱的人,两人也合作三年了,他对吴百利的本事非常清楚,吴百利有在垃圾堆挖到宝的监赏能力,而他则因为身为孟家的一分子而有丰沛的上流社会人脉,只要从他开设的“孟府画廊”卖出的物品,就像镀了层金,这么有趣的买低卖高游戏也是他不能忘情于商场的原因。

  “又搭捷运?”吴百利啧了声,“你才是深藏不露啊,身家丰厚,却连车也不买,小黄也不搭,让吴某佩服得五体投地。”

  “好说好说。”孟昊拱了拱手,微微一笑,开门下车。“那就后天见了。”

  目送吴百利将车开走,他才快步走向捷运站。

  穿越来之后,他唯一学不会的就是开车。

  只能说开车和骑马是两回事,纵然他是马上高手,却也得对那四个轮胎举白旗投降,反正大众交通工具方便得很,等哪天非会开车不可,他到时就学得会了,对于可有可无的事,他向来不会尽全力。

  他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只是个商人,对赚钱和累积财富有莫大兴趣的商人,因此,能够赚钱的事才会被他摆在第一位……

  莫名的,他想到刚才那张明艳的面孔。

  吴百利说她是齐石集团的女董座,名叫白雪是吧?

  这名字还真好笑,白雪公主,偏偏她给外界的印象却是坏皇后,就如同外界认知的他是不与手足争产的淡泊名利之人,是个品格高尚的谦谦君子,没人知道他私下在经营可以翻倍赚大钱的古董生意。

  对他来说,孟家的家产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哪一年才会分到其中的几分之分,而分产的过程又充满了变量,他还是靠自己比较稳当,至少目前握在他手中的都是属于他的,可以确保他这一世衣食无虞的生活下去。

  人事无常,他连穿越都经历了,自然更加小心谨慎,包括不要有任何的感情羁绊,免得哪天他又穿回去,留下的感情债就难以收拾了。

  白雪耐着性子把侯羽珊的报告听完,下了结论。

  “所以,为了在明年的董事会争取到董事长的大位,方其华正积极在找资金收购齐石的股票,并且拉拢大股东,而他一定会接近的大股东就是这个叫孟昊的人。”

  白雪的指尖指着资料上的孟昊两字,这不是履历表,当然没有附照片,但里头仍对孟昊做了详细的书面资料。

  方其华不甘心大权握在她手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但今年他的行动特别积极,似乎是有备而来,她不能掉以轻心。

  侯羽珊继续说下去,“孟昊是除了齐家人与外资之外的最大个人股东,他是继承了他姨母的遗产才成为齐石的大股东,他姨母是宇、宙他们母亲的闺密,当初也

  是因为这层关系才会大力投资齐石。”

  白雪沉吟,手不自觉紧握。“简而言之,我必须早方其华一步认识孟昊。”

  侯羽珊点点头。“没错,这是最安全的方法,先把他拉拢到我们这边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