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老公是情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去开会时,你们先送到兽医那里,扫扫有没有芯片,没有的话,让兽医帮它详细检查身体状况,没找到主人前就先跟我回家。”

  她是独生女,妈妈总在上班,放学后也是一个人,寂寞的她从小学就开始捡流浪猫狗回家养,见妈妈没怎么反对,她也就继续捡下去。

  这动作到现在已成惯性了,看到路上的流浪猫狗,她一定要关切一下,不然回到家也是一直想,睡不着。

  “你这个小家伙原来是个小女生啊,怎么会流浪到这里来呢?你的家人在哪里?长得这么讨人喜欢,应该不是被恶意弃养的吧?就算找不到家人也没关系,就跟姊姊回家吧!姊姊会照顾你一辈子……”

  听着白雪絮絮叨叨的跟狗狗讲话,前座的陈律师嘴角扬了起来。

  她有颗善良到不行的心,却也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齐又平没看错人,白雪是唯一一个能在三个孩子成年前,为他们守住齐石集团的人。

  不知不觉就冬天了。

  白雪在热腾腾的按摩浴缸里感叹着一年又快过了,巴不得有三头六臂,但她绝不把工作带回家。

  所谓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如果她累倒了,那些觊觎齐家产业的人就会趁虚而入,所以她要把自己的健康照顾好,照顾好自己才能保护宇、宙、银河。

  知道她怕冷,莉茵已经打开暖气了,她从浴室出来只穿着浴袍也很舒适,脚踩着厚厚的地毯,不穿拖鞋更是温暖。

  她的房间在二楼,这间连着浴室的大主卧以前是她母亲和继父的房间,重新装潢后由她使用,既然她的形象是要侵吞齐家的外姓人,那就要像一点,连主人家原本的主卧室都霸占了,鸠占雀巢这才叫坏。

  “小姐,豆浆热好了,快来喝吧!”

  她在梳妆台前坐下,喝了几口热豆浆,莉茵拿起吹风机开始帮她吹干头发。

  莉茵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在她泡澡后送上一杯热豆浆和孩子们的家庭联络簿,然后帮她吹头发,再把她签好的联络簿收走,而热豆浆则是月婶的老人家智慧,说睡前一杯可以有个好睡眠跟好体质,所以要她天天喝。

  她都对莉茵说过几百次她不需要做这些,也不必叫她小姐,但莉茵就是坚持这样叫,坚持服侍她,这点跟月婶倒是很像。

  月婶是齐家的帮佣,说是帮佣,但她在齐家做了二十年,早跟家人没两样,莉茵是她的远房侄女,因为不喜欢念书,所以没进大学,都二十三岁了还找不到象样的工作,月婶才把她带进齐家来做事,工作内容是帮着照顾齐家一大家子的生活起居。

  “小姐,你觉得宇少爷有女朋友吗?”莉茵闲着无聊乱问。

  白雪却被她这天外飞来的问题吓了一跳。“宇吗?你说宇吗?宇今年才高二,怎么可能有女……”

  她蓦地闭上嘴,倒抽了一口气。

  不是“才”,是“已经”高二才对,高二有女朋友也不奇怪了。

  时间果然是不等人的,她跟着母亲嫁进齐家时,齐宇只是个在读小学的小鬼头,如今已经长成让少女眼冒红心的翩翩贵公子了。

  “我不知道。”她喃喃地道,同时锁紧了眉心,怪自己太疏忽了,竟没注意到这方面的事。

  高中已经没有家庭联络簿了,为了了解齐宇在学校的生活,她特地加了齐宇他们班导的社群网站,随时跟老师保持联络,还从老师口中得知原来她这个身兼父母两职的没血缘大姊是齐宇的偶像、是不可或缺的家人。

  哈,原来宇把她当偶像啊,她还以为常冷冷吐嘈她的宇对她很不以为然呢!

  宇的认同让她得到莫大鼓励,她誓言要好好保护他们,为他们守住公司,为了这三个孩子,她再辛苦、再怎么被误解都没关系,继父对她视如己出,她回报在宇他们三个孩子身上也是应该的。

  十年前,她随母亲嫁入齐家,与过去的眷村生活截然不同,齐家是道地道地的豪门,是名门望族,一开始她很胆怯,战战兢兢的在这个家生活,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会连累母亲被人指指点点。

  是继父齐又平的温暖让她打开心里的防备,是继父先把她当亲生女儿对待,她才开始在家里感到自在。

  继父对她视如己出,送她出国留学,毕业后安排她进公司,把她带在身边学习,像在栽培接班人一样的栽培她,从没让她有一丝一毫自己不是他亲生女儿的感觉,因为他的重视,连带着公司里的人也不敢看轻她。

  同样的,她母亲也把宇、宙、银河当自己的孩子,而且没再生育,但母亲毕竟背负着“后母”的头衔,即使孩子犯了错也不敢真的管教,怕外界的眼光,也怕一个不小心,丈夫和继子女们会对她有误解。

  所以,嘿嘿,管教孩子的责任就落在她头上了,那是继父拜托她的,说母亲必定不敢管,要她放胆去管。

  既然有了尚方宝剑,她不开铡就有负继父诚恳的请托了,所以喽,当她发现齐家的小孩就是太好命,过太好,可以说是没教养,很欠教育时,她可是一点也不手软的管教了他们,就连最小的银河也不例外。

  四年前,她母亲与继父出国旅游,不幸在国外遇难,母亲当场死亡,继父虽然在当地救治后又送回国内治疗,但拖了一个月还是走了。

  临终前,继父把公司和家里都托附给她,任命她为董事长,也帮她寻求了绝大多数股东的认同,这才安心的阖上眼。

  然而,这个决定却有个人很不服气,那就是她继父亡妻的哥哥方其华,也就是孩子们的舅舅,对于她继父把公司交给她,他一直愤愤不平,认为自己才是最有资格被托附公司与家里的人,却被她抢走了。

  关于这一点,她行得正坐得直,不怕别人说闲话,她母亲不是小三,原是她继父十年来的秘书,跟丧偶多年的上司日久生情才会决定携手一生。

  自小,她就只跟母亲两个人过,从母姓,不知道父亲是什么人,也没有跟其他的亲友来往,母亲决定要结婚时才告诉她,年轻时一段错误的感情才有了她,她的生父有自己的家庭,不想打扰他,也让她不要找生父了,那没有意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