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既然要回来,就不可能没准备,他派人调查过了,老头子体健如牛,这几年事业版图更扩大了,谎称病重只是要骗他回来的伎俩。

  “没病?”灿颜眼中掠过一抹讶然,随即明白了老人家的意图只是要见儿子。

  不过,既然不是回来劝老人家做手术,又为什么要回来?而且还带了她……

  她正疑惑间,他们已经从玄关进了气派不在话下的客厅,突然一下子看到很多人。

  “少爷你总算回来了。”一名斯文戴眼镜、老管家模样的男子揉眼拭泪,一脸的安慰。

  “少爷你长这么大了啊,真是一表人才,一表人才啊。”另一个胖胖大婶也喜极而泣。

  “少爷,呜……”不知是这家里什么身分的人掩面哭了起来。

  虽然久别重逢的场面极其感性,但凤撼锐没看室内其他人,双眸只盯看久违的父亲,淡定的介绍,“这是我的结婚对象,段灿颜,我们下个月就会结婚。”

  凤泰山嗯哼两声,撇了撇启。“坐啊,怀了孩子的人不要一直站着。”

  灿颜心里一跳,忽然有些慌。

  这是他父亲吧?怎么知道她怀孕了?

  客厅里人好多,都是些什么人啊?她看到昨天才在台北见过面的黄禾湘竟然也在其中,而且还毫无笑意的瞪着她。

  “我说你——”凤泰山拿着烟斗,燮眉看看她。“你配不上我儿子——”

  被这样当众羞辱,她的心揪紧了。

  这句话,她父母也曾对凤撼锐说过,当时他咬着牙不吭一声,而她虽然气父母欺人太甚太伤人,却没有维护他的实质行动。

  如今,当同样一句话打在她身上时,她才知道有多痛、多难受。

  她蓦然明白他说的那些话,那些她曾认为是狡辩之词的话一他根本没打算回来,跟她父母说他是有钱人家的儿子又怎么样,他本身还是个没有学历的穷光蛋,这点并不会改变。

  “不过,虽然不满意,但我不会反对。”凤泰山又哼了两声。“我的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不会蠢到为了一个女人又把他逼走。”

  言下之意,为了儿子,再不满意他也会接受。

  “谢谢你心,伯父,我会尽力做到让您对我再满意一些的。”她谦卑的、恭敬的说。

  凤泰山骄傲的把头抬得很高。“不需要做什么,现在叫我一声爸,我就会对你很满意了,看你要不要叫而已。”

  灿颜虽然很意外刚刚贬了她的人会这么说,但意识到对方释出的善意,她也松了口气。

  她润了润嘴唇,“爸”

  “好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少爷要娶媳妇,咱们老大要当公公喽!”

  不知道是谁带头起开拍手的,到后来,掌声已经取代了一切。

  灿颜忽然觉得很好笑,原来他父亲在这里的绰号也是老大啊,果然是父子,绰号都一样。

  “小果,来见见你大哥。”

  凤泰山招手从人群里叫来一个清秀慧黯的小女孩。

  见到未曾谋面、同父异母的小妹,凤撼锐冰冷的表情也融化了,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小妹的头。

  小果甜甜笑着问:“大哥大嫂,我从来没有去过台北,改天可以去找你们玩吗?”

  凤撼锐点头了,柔和的说:“当然可以,什么时候要去,大哥派车来接你。”

  看着他们这对第一次见面的兄妹,灿颜瞬间觉得一阵又一阵的欣慰。

  看来不必她多费唇舌,他也会重新回到这个家。

  突然之间,她才明白了他带她回来的原因,让她认识他的家人,也让他的家人认识她。

  换言之,现在她是经过认证的,正港的凤家人了。

  他们在南部停留了三天,这三天,她跟他去祭拜了他的母亲,也去探望了他的外公外婆,还跟一票怨他一走了之、不够意思的几个高中死党吃了饭,当然是他这个失联的家伙作东。

  才第二天,不必别人跟她说,她就已经知道凤家是怎么样的有钱人家了。

  镇上的市中心,有一整条街的房子都在凤泰山名下,他所拥有的地契钉起来大概有好几十本书那么厚,还身兼数十间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而凤撼锐高龄九十的爷爷甚至有栋千坪商业大楼在收租,每月租金收入惊人,还有好几艘观光邮轮在码头营业,大赚观光财。

  总之,就算凤家现在所有人都没收入,也够吃穿十辈子还绰绰有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