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所以,他是故意将错就错的让她误会他跟董采依的关系,藉此要让她明白她自己的心吗?

  “知道你的好朋友徐韵雅跟我单独见过面吗?”他缓慢的说,目光没有一刻离开她惊疑不定的双眸。

  她瞪看他脸上的笑,心脏停了一拍。“韵雅和你见过面?她一她跟你胡说了什么?”

  他的黑瞳黯沉,慢悠悠的说:“她胡说了你很傻,胡说了你还深爱着我,胡说了你想回到我身边却又过不了自己那关,她实在看不下去,才会约我见面,告诉我你父母曾威胁你的事我那时才知道,原来在你眼中我是那么不懂你的人,原来在你眼中,我是一个会认定你

  想要贪图荣华富贵的人,原来你要为了那些微不足道的理由再次从我身边溜走,原来你没有那么爱我,没有可以为了爱我,不顾一切留在我身边的勇气,我不足以让你丢弃你所有的顾忌。”

  这是赤裸裸的爱的告白,听看听看,她整个人都发热起来,按捧不住的心跳加速。“那是……那是……”

  是什么?她还能辩解什么?

  唉,他对她很失望吧,他一定认为她不够爱他……

  “对不起。”她低低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我比较想听到我爱你。”他扬扬嘴角。

  她楞了一下,不自觉屏住呼吸,发现自己的心跳更快了。

  他低首吻了她,舌尖如火缠绕着她,好久好久才放开她。

  被他这样强烈吻过,她只能双眼迷蒙的轻喘着,耳边听到他嗓音低哑地说:“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从来没有埋怨过你当年离开我,也从来没有相信过你对我说的那些无情的话,我……一直爱着你。”

  她听看,拚命把眼泪眨回去,蓦然紧紧抱住了他。“我们……结婚吧。”

  她终于懂自己的心了,如果有人要说闲言闲语就去说吧,她再也不会傻得推开他让自己难过了。

  灿颜哼着歌,为自己泡了一大杯热牛奶,早餐还有一份某人特制的三明治土司,一颗滑嫩的荷包蛋、一片火腿、很多生菜,可以说是爱心满点。

  昨天她和凤撼锐一起参加了董采依父亲的婚礼,听说他们两位也是初恋情人,年轻时分开后就各自嫁娶,经历了人生种种且都丧偶了,在年过半百之后又兜在一起,而且还即将为董采依添个弟弟。

  看新娘掩不住风霜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娇羞,她打从心底羡慕,也深深惭愧起自己的不勇敢,面对爱情的态度还不及新娘的十分之一,人家那样的年纪挺着肚子披婚纱都没在怕闲言闲语了,她怕什么呢?

  另外,董采依还靠到她身边对她说,要她好好对待凤撼锐,说他一直没忘记她,这也令她动容不已。

  她还一度把董采依当成假想敌哩,想想真是惭愧。

  总之,昨夭是难忘的一夭,她把所有感受到的幸福都记在心底了,那些会成为她的能量,让她敞开心房,坦然的接受爱,不再自卑。

  更何况她还有宝宝呢,她当然要尽全力让宝宝出生后很幸福啦。

  还有,张媛茹下礼拜就会回来,孩子的爸爸说,她现在怀孕了,不能太辛苦,所以把全能秘书张媛茹给召回来了。

  那时,她才哭笑不得的知道,原来张媛茹的男朋友根本没受伤,她是“奉命”去度假的,而且没有某人的命令还不能回来,难怪她每次跟张媛茹通电话时,她都老神在在,一副不担心工作的样子,原来是某人的诡计啊……

  嘟嘟一内线响起。

  “段小姐,有位黄小姐要见总裁,她一直自称是总裁的姊姊,说有重要的事要找总裁,要让她上去吗?”

  她一愣。

  姊姊?什么姊姊?亲姊姊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表姊、堂姊也不可能啊,他是孤儿,哪来的姊姊?

  不过,既然会找上门来,会不会是电视剧里常演的那种,他的亲生父母在多年后终于跨过千山万水的找到他了?

  想到这种可能性,她随即盼咐接待小姐,“请她上来吧”

  她很快的把早餐吃了,没多久,一位身材高挑衣着端庄、容貌清丽的女子踏出了电梯走向她。

  “我是黄禾湘。”她颇客气的拿出一张名片放在灿颜的办公桌上,上面的头衔是湘儿美如馆执行长。

  看到黄禾湘的第一眼,灿颜有些吃惊,因为这位黄小姐的眉眼竟然跟她有几分相似,神韵也是,只不过年纪看起来比她大了一些。

  她定了定神。“很抱歉,总裁现在不在,早上有个临时会议,他去开会了,请问您找总裁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您转达。”

  “锐他是真的不在还是听到我来了,才要你说不在的?”黄禾湘叹了口气。

  “如果他在里面的话,你告诉他,爸爸现在病得很重,不肯动手术,想见他一面。”

  灿颜更吃惊了。

  爸爸?

  不但有姊姊,还冒出了爸爸?

  她困惑的看着黄禾湘。“请问您是不是哪里弄错了,据我所知,我们总裁是在儿童之家长大的,没有父母,更没有家人。

  黄禾湘无奈的看着她。“他这么跟你们说?”

  灿颜惊疑不定,小心翼翼的问:“难道他有家人?”

  黄禾湘一脸的无可奈何。“他当然有,他是高雄望族凤家唯一的独子,他的父亲是凤泰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富甲一方的地王,家族在地方上非常有名望他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以及我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姊姊,我是他继母的女儿。”

  一时之间,灿颜无法消化自己所接收到的讯息。

  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吗?这怎么可能?如果他有父有母、出身望族,为什么要谎称自己是孤儿?

  “你来这里做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