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忽然间,左右一阵骚动,让她不由得往餐厅入口看。

  一位身长玉立、眉清目秀、淡妆、留着垂肩直发的女子走进来,穿着打扮都很简单大方,气质也很好,无袖的连身咖啡色长洋装,极具质感。

  灿颜不认得她,但同桌的同事好像都认得,连凤憾锐也抬眸迎视着她,唇畔还露出浅浅微笑。

  她这才想到,凤撼锐的左边是她,右边是空位,难道那位子是大家刻意留给那位董小姐的?

  “董小姐,这边坐。”

  业务部的吴副理亲自起身为她拉椅子,果然就是凤撼锐右边的空位,这让灿颜更纳闷对方的身分了。

  董采依翩然坐下,视线立即和凤撼锐对上,颊畔浮上一抹红晕,微笑说道:“阿硕都当爸爸了,时间过得真快,感觉他结婚好像才不久前的事。”

  “很快就会生第二胎了,你备好礼金吧。”凤撼锐边说边替她把免洗筷打开递上,又帮她倒了杯饮料。

  “真的还假的啊?”董采依的声音里蕴合笑意,眼里也闪动着笑意。

  “他说要生三个。”凤撼锐一本正经的说。

  “三个?”董采依好像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眉眼合笑。“会不会太多啊?现在还有什么人会生三个?”

  凤撼锐看似认真的说:“嗯,所以我打算帮他加薪了。”

  董采依笑得更深了。“原来生孩子是要求加薪的手段啊。”

  闲聊间,他开始帮董采依夹菜,他夹什么,她就吃什么,那柔顺的眼神一直随着他转。

  灿颜看着他们,心口怪异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忽然觉得自己很多余,再加上她旁边的财务部会计汤小姐和总务部的郭小姐低声闲聊的内容,她又听得一清二楚一

  “老大和董小姐也该结婚了吧?”汤小姐边吃边说。

  灿颜迅速看着说话的汤小姐,脑袋里有个声音迅速“咚”地一响。

  她睁大眼睛,心脏跳得飞快,忽然有些天旋地转了起来。

  结婚?

  老天!原来他和董小姐是那种关系!

  “是该结婚了。”郭小姐也边吃边点头。“董小姐那么依赖老大,一心等着嫁给他,老大要拿出良心啊,不能让人家小姐一直那样等下去,女人嘛,总是比较闭俗,总不能主动先开口提婚事吧。”

  汤小姐喝汤配八卦的说道:“董总是老大的贵人啊,可以说没有董总就没有老大,更何况董总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将来的一切都是董小姐的,老大跟她可说是相当的速配啊。”

  “怎么不是呢?”郭小姐笑吟吟的瞥了眼凤撼锐和盖采依。“你看看他们,眼里哪还有别人啊?”

  灿颜楞在那里,也不由自主的跟看看过去,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她的心倏地紧紧一揪。

  凤撼锐在做什么?

  他在替董采依挑鱼刺!

  他细心的把鱼刺一根根的挑出来再送进董采依的碗里,董采依则笑娣看他,满眼的幸福。

  她真的说不出心头是什么滋味了。

  以前,她喜欢吃虾,却懒得剥壳,也不喜欢手上沾看虾的腥味,他会细心的替她把虾壳剥掉,再沾上酱油,送进她碗里,有时还干脆喂她吃,就像现在他为董采依做的一样。

  她受伤的别开眸子。

  这个董小姐究竟是什么人?他竟如此的对她另眼相看?真像汤小姐她们说的,是他的结婚对象吗?

  她怎么会没想到这一点,事业成功的他,身边怎么会没有女人?

  “啊,段小姐,都忘了你在这里了。”汤小姐后知后觉的发现了她,随即很阿沙力的举起杯子。“来,我敬你一杯,你进公司这么久了,都没机会跟你好好聊聊,以后要多到我们会计组来走动哦,一言为定。”

  她只好跟汤小姐喝了一杯,虽然是啤酒,那苦苦的味道还是令她秀眉难受的拧起。

  郭小姐也跟进,同样对她举杯,还大刺刺的说:“段小姐你现在可是老大面前的大红人,有机会要帮我们美言几句哦。”

  “好。”她又喝了一杯,反正她心情荡到了谷底,丰民本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喝就对了。

  汤小姐激赏的看看她。“哎呀,段小姐真是爽快,来,我再敬你一杯。”

  她们又举杯了,她只好勉强挤出笑容,又连着喝了两杯。

  凤撼锐虽然就坐在她旁边,但他忙着照顾董采依,忙着听董采依说话,根本没空管她。

  “段小姐,你不知道董小姐是什么人吧?”汤小姐不等她回答就自顾自的说下去,“当初我们老大只是个小杂工,在巨大建案的工地里当粗工,多亏了巨大建设的董大木总裁这位伯乐的提携才有今天,他老人家慧眼识英雄,把我们老大带在身边教他做事,倾囊相授,

  还借他上亿的资金,帮他介绍人脉,让他第一个建案就一炮而红,而董采依小姐则是董总裁的独生女,她呀,喜欢我们老大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来,段小姐,我再敬你,你看不出来这么能喝耶。”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这么能喝……”她苦涩的再喝一杯,喝完,自己又倒一杯,再喝掉。

  原来是这样啊,董采依的父亲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当然会对愚人的女儿格外照顾了。

  过去,一知道他是无父无母、什么都没有的穷小子,她父母正眼都不看他一眼就落井下石的拆散他们,而董采依的父亲则是不嫌弃的提拔他,如果是她也会选董采依。

  他有这么理想的结婚对象,她应该要为他高兴才对,在他们分手的这些年,他过得比她想的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一直觉得亏欠他很多的她,总算可以放心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