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他似乎已经忘了刚才在攀岩馆的不愉快,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现在还有时间去挑。”

  这是灿颜第一次进银楼,这儿的金饰款式之多,看得她眼花缭乱,无从挽起。

  看了近二十分钟还是没结论,她放弃的看着他。“你决定吧。”

  “那就这个吧”凤撼锐顺手拿起一个粉红色的心型音乐盒,里面放着一条凯蒂猫金项涟、两条金手炼和两只金戒指,光看就要价不菲。

  “您真是好眼光。”店员笑眯眯的介绍,“这是我们新推出的你月三宝,除了纯金首饰之外,还搭配手工毛笔和牛角印章,把三种吉祥祝福送给新生宝宝,是目前的畅销品,特价只要一万两千九百九。”

  店员的报价让她瞪直了眼。

  她踌躇片刻,决定直言。“这个一我买不起。”

  “谁让你买这个了,你买这个。”他拿起另一个可爱小巧的手环金饰。“阿硕跟了我几年,我总不能送得跟你一样。”

  “两个都要,一起结帐。”他取出信用卡给店员。

  她慌忙的在包包里找皮夹。“我的多少钱?我自己付。”

  他按住了她要找皮夹的手,目光落在她颈上,不回答她的问题,却若有所思的说:“你的项坠很特别,我有个一样的戒指。”

  她的脑中轰然一响,呆了。

  他可不可以不要老是这样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这是他们的订情戒指,分手后怕她爸妈看见会叫她丢掉,所以就拿下来了。

  后来,她做成项链戴着,平常藏在衣领里,根本不会露出来,今天衣服领子稍微大了起了就看得清楚了。

  “是吗?”她口干舌燥的说:“我是在夜市买的,一个两百。”

  这戒指是他存了好久的钱才买的,他替她戴上的那天,她感动不己,曾经以为两个人这辈子都不会拿下来。

  哪知道,她的爱情如此禁不起考验,当她父亲震怒、母亲绝食之后,她就屈服了,他们说,如果她不跟他分手,他们会让他连工地都待不下去,还会想办法把他送进牢里。

  她绝对相信父亲所言,虽然她父亲是个教育家,但人脉广,学生遍及政商,真要送他吃牢饭,一定有办法。

  她怕了,怕自己真会害了他,也怕绝食的母亲会死掉,她哭着答应跟他分手。

  她不知道如果当时自己坚持下去会怎么样,或许如韵雅说的,世上没有父母赢得了孩子,她父母会认输。

  可是,她胆子太小了,她不敢冒险,她不要他因为她而受到伤害,他无父无母、身世飘零,她不能再让他为她坐牢。

  两百块吗?”他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那戒指,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问道:“难道我的也是两百块?我怎么想也想不出来那戒指是哪里来的。”

  她口干舌燥的润了润嘴唇,转移话题问道:“酒席几点开始?我们会不会迟到了?”

  他收回了审视项涟的深长眸光,微微一笑,伸手揉她的脑袋。“不会,我们不会迟到。”

  他“喝醉”那夭她凑巧没戴任何饰品,今夭他才知道,原来她一直把他们的订情戒戴在身上……很快,他会再度将戒指套入她手中,那戒指不会甘心只藏在她衣领中的。

  满月酒席开十桌,灿颜第一次见到高硕的老婆,跟她想的大不同,是个很娇小纤细的女人,一直带着满足的笑容依偎着丈夫,而宝宝像极了她,很漂亮也不怕生,任由宾客们轮流抱抱。

  她跟凤撼锐坐在一起,同桌很多公司里的主管级员工,都是冲着高硕是大老板贴身保镖的身分而来的,也可以说是很给凤撼锐面子,都送上了大礼,还有几桌是她常见的公司同事,其他则是高硕老婆那边的亲友。

  酒席很传统,海鲜居多,餐厅还用心的准备了红蛋、油饭和麻油鸡,那扑鼻的麻油米酒香气无法档,宾客们都吃得津津有味,只有她一直心不在焉,只要眼光不小心和凤撼锐接触,她就会心跳加速。

  他在银楼里揉她的头那一幕,不知情的人看了一定会认为他们是男女朋友。

  以前他就很喜欢揉她的头,而她也很喜欢他这类的亲密举动,每当他那么做时,她就有种被他疼爱、被呵护的感觉。

  可是现在,他们的关系只是上司和下属,他是以什么心态揉她头的?难道这跟他喝醉之后喊她的小名一样,都是他潜意识的行为?

  “董小姐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