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他拿出一张邀请卡给她。“是我表妹的演奏会,时间是下个星期六晚上。”

  “长笛演奏会啊……”她拿起精美的邀请卡细细翻阅,开演奏会也曾是她的梦想……她的心脏蓦然一紧。

  当初音乐系毕业却没有继续留学深造,本来就很难找工作,再加上相关的工作根本僧多粥少,高学历又有留学经历的人才太多了,怎么都轮不到她。

  为了能稳定的还债和供养国外的父母,她开始当个专职于行政工作的上班族,日复一日,也不知道梦想还有没有实现的一天……

  “这就是你所谓的打工吗?”

  头上冷不防传来的冷冽声音吓了她一跳,一抬眸,看到凤撼锐冰冷的双眼,她下意识颤抖了一下,好像她真的在做什么坏事似的。

  她润了润嘴唇。“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他死盯着她的眼睛,阴凉的眸子相当阴沉。“如果我没有来,就永远不会知道你在这里做什么了不是吗?”

  好不容易等来的周末假日,他想跟她去郊外走走,她居然说要去打工,令他着实傻眼。

  她说在朋友的攀岩馆打工,他姑且信之,没想到他兴匆匆过来接她却让他再度看到她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让他大动肝火。

  这是什么打工?

  她所谓的打工就是陪那家伙聊天?

  他一把将她拉起来。“以后你不需要再打工了,因为每个礼拜天都要加班,公司会给你加班费,一定会比这里的薪水高。”

  她看着他,此时他那鹰一般的眼眸透着一股寒意,面无表情,让她很不安,他好像误会了什么。

  “你先把手放开再说。”她好声好气的说,还带着股请求的意昧。

  他勾了勾嘴角。“去拿你的东西跟我走。”

  吴孟哲也站了起来,瞪视着凤撼锐。“凤先生,你没听到灿颜的话吗?请你放开她。”

  凤撼锐眯起眼睛,倔傲的看着吴孟哲,眼神掠过一丝狂放,挑衅问道:“我说不放,你能怎么样?”

  老天!他干么这样啊?灿颜心惊胆跳的看着他。

  他血液里的暴力因子又起来了,他曾因为伤人而惹出麻烦,她好怕他又会失控而挥拳头。

  她当机立断。“我走!我跟你走就是了。”

  车里冷气很充足,但气氛很沉闷。

  灿颜不想开口,除非凤撼锐为他刚才恶劣的态度道歉。

  他究竟把她想成什么样的女人了?一整天辛苦的工作,双手几乎没停的打冰沙、做饮品,还要揽面糊、烤松讲,却被他怀疑是在招蜂引蝶,这太气人了。

  他还不了解她吗?她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吗?

  是啊!他没理由了解她,因为他根本忘记她了,又何来了解的说法,是她太愚昧了才会跟他生气。

  “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开车中的凤撼锐忽然问道。

  这出其不意的问题让她暂时忘了自己在生气,心微微一动。“什么日子?”

  多年前,他曾温柔的问过她同样的话一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那天是他们相识满一年的日子,他带她去海边放烟火,还买了个她喜欢的香拿蛋糕给她独享,那天他们第一次发生亲密关系,他温柔细腻的吻她,耐心的引导,让她丝毫不感觉疼痛,幸福的成了他的女人。

  而现在,他为什么会问这个?难道一真像韵雅说的,他并没有失忆?

  她心跳加速的看着他。

  “还是想不起来吗!”他看了她一眼,缓缓说:“阿硕的女儿今天摆满月酒,你不是答应会过去?”

  她微微一愣。“满月酒?你要说的就是一满月酒?”

  要命!她好像被自己摆了一道。

  都是韵雅说的那么肯定,害她也被误导了。

  不过,高硕女儿的满月酒,她还真的忘了,他邀请她参加时,她确实一口答应。

  “我没准备礼物……”现在去买两包尿布会不会太失礼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