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突然下起一场大雨,攀岩馆的客人比较少了,徐韵雅端了两杯芒果冰沙,在灿颜对面一屁股坐下。

  灿颜吸了口冰沙。“你不相信也得信,他是真的失忆了。”

  “你太单纯了。”徐韵雅高高的挑看眉头,“信不信由你,那天在公寓楼下见到他时,我还没喊他,他就看看我,虽然是我先跟他打招呼的,可却是他的眼睛先锁定我了啊,所以,他失忆一定是装的,不然他看我干么?”

  “他为什么要装?”灿颜失笑的问:“那天公寓楼下是不是只有你?所以他才会看着你?”

  她不相信韵雅说的,这太离谱了,公司上下都知道他车祸失忆的事,怎么可能是装的?

  “是只有我没错。”徐韵雅皱皱鼻子,不服气的说:“但是他的眼神分明就知道我是谁。”

  “不可能。”她断然否决了那种可能。

  徐韵雅一脸的你醒醒吧!“小姐,他都已经把你拐进他家住了还说不可能?难道他会收留每个无家可归的女职员吗?”

  灿颜不厌其烦的说明着,“那是因为他送我回去的时候,刚好看到讨债集团在闹事……”

  徐韵雅立即打断她。“就算是这样,也没必要让你住到他家去啊!”

  灿颜沉默了。

  韵雅说的没错,要帮她有很多方法,可是他却选择让她住进他家里,如果不是对她有意,那真的说不过去。

  “好吧,我们就假设他真的失忆好了,那么他就是爱上你嗜,潜意识里喜欢同一种类型的女人,所以他现在是在追你”

  徐韵雅的话在她心中投下了震憾弹,也让她胸中突起一股五味杂陈的情绪,这同样是她一直在臆测却又不想承认的,他就是喜欢她这一型的女人,所以对她有好感,真的是这样吗?

  她应该要高兴,却又觉得很受伤,因为他在追“别人”,而那个别人,其实也就是她自己……

  “韵雅……”她欲言又止,最后深吸了口气,看着好友,终于说道:“事实上,他还帮我还了债务。”

  “哇”徐韵雅立刻兴奋的隔空打了好友一下!眼睛都亮了。“我就知道,快点说是怎么回事?”

  “前夭在公司,我看到那些讨债集团的人上门,以为他们打听到我工作的地方,所以来闹,没想到是他约他们来的,就是为了谈我的债务。”

  “哈!我就说内情不单纯。”徐韵雅兴昧盎然地催促好友,“然后呢、然后呢?决点全盘托出,半点都不许保留。”

  “我当然很震惊,毕竟那是一笔天文数字,而他事先却没透露半句,也没问过我的意思就帮我还了那笔钱。”

  当时她很慌乱、惊吓,还夹杂着不明所以的怒气,也不知道是气他擅自作主还是气自己负债的狼狈被他看见,总之没有一丝的喜悦,她一点也不开心他替她还清了债务,她多想与他是平等的,可以跟他平等相处,而不是矮他一大截……

  她蓦然想到过去的他和她,当时他是否也是同样的心情?觉得在她面前矮了一截……

  唉,自己当时从来没体会过他的感受,现在终于了解了。

  “傻瓜。”徐韵雅笑着摇

  头叹息。“他照顾自己心爱的女人,干么还要问过你的意思?你真是哦……你该不会还对他发脾气吧?发脾气就是撒娇哦。”

  “我的态度确实不太好。”她脸红了。“当我质问他时,他只说那笔钱以后按月从我的薪水里扣,帮我先还掉债务是因为不想那些人有一天会闹到公司去,影响公司的形象。”

  “如果是那样,他大可以把你炒鱿鱼,你不在他的公司就不会有影响了吧,干么大费周章帮你还债?”徐韵雅不断叹息。“我说你啊,还真是当局者迷,不知道人家的用心良苦耶。嘘一不说了,吴孟哲来了,八成是要假攀岩之名行找你之实啊,你那样搬走,他一定

  很不好过……”

  两人的谈话因为吴孟哲走过来而暂时中断。

  “尝尝看,这是德国进口的手工巧克力,很浓,很纯,我们家的女生都很迷这款巧克力。”

  他把一盒巧克力放在桌上,对她们微微一笑,顺势在徐韵雅旁边坐下,这样可以尽情看着他想看的人。

  “巧克力看起来很贵耶,谢了,那我就不客气喽。”徐韵雅拿起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立刻很识相的拿着自己的冰沙站了起来。“我还有事要忙,你们慢慢聊。”

  好友走后,灿颜连忙吸了几口冰沙掩饰有点尴尬的氛围,吴孟哲则直勾勾的看着她。

  然后,她听到他叹了口气。

  “灿颜,你的房间我不会租给别人,你随时可以搬回去住。”

  她润了润嘴唇。“那个,我正好也想跟你谈这个,油漆要请人清理吧?费用方面我来负责……”

  吴孟哲很不开心的拢着眉。“已经清好了,没有多少钱,你不要那么见外。”

  她惊讶的看看他。“那怎么可以?事情是因我而起,没道理让你花钱。”

  他看着她的眼,缓缓说道:“如果觉得抱歉的话,就陪我去听演奏会可以吗?”

  她错愕的看着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