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不是,阿硕,你是男人,你留下来照顾比较方便……”她不由分说的拦在高硕前面,就是不让他走。

  高硕苦着一张黑脸。“段小姐,我真的不能留下来,还是你留下来吧。”

  她拚命摇头。“不行,我真的不行,你留下来,拜托你……”

  凤撼锐醉了,她知道他喝醉之后有多么痴狂,她怕自己把持不住……

  “段小姐,我也真的不能留下来啊,我老婆开四指了……”

  她微微一愣。“什么——什么纸?”

  “开四指。”高硕还郑重的对她比了个四。“我老婆现在在待产,胎儿就快出来了,如果我现在不去会被她怨一辈子的。”

  她错愕的看看他。“你……你结婚了?”她一直以为高硕是单身,是那种手然一身的江湖中人,俗称古惑仔。

  “结婚三年了。”高硕又伸出三根手指来强调。“这是我和我老婆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

  “口亥——”她掩饰地咳嗽了一下,想到自己刚刚还在那里和他争谁留下的问题就很汗颜。“那你快去吧”

  有什么比老婆生孩子还重要,在即将诞生的孩子面前,她能不能把持自己显得微不足道,当然是她留下来让高硕走。

  高硕走后,她摸索着去倒水,看到一尘不染的明亮大厨房,顿时微微一楞。

  这房子豪华归豪华,却没有一丝人的气息,仿佛只是他居住的旅馆,干净的不像有人住。

  他是孤儿,成功了也没有人可以分享,一定很孤寂吧?

  当然这也可能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成功了,有钱了,朋友自然会多了起来,他恐怕也很难会感到寂寞吧?

  她喂他喝了点水,普他把枕头弄好,像这样坐在床边凝视着他的面孔,仿佛回到了从前……

  她不自觉就着昏暗的灯光轻抚他的面颊,感受着内心的震颤,幸好一切他都不会知道……

  如果她偷偷吻他的话……

  她发现自己的视线根本无法离开他坚毅阳刚的双唇,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小颜……”

  他蓦然睁开了眼睛。

  灿颜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洗衣服没有倒洗衣精进去,洗头用了沐浴乳,浇花,水都满出盆栽了还一点感觉都没有,是要把花淹死是不是?

  段灿颜,你清醒一点,事情都发生了,懊恼也于事无补,干脆就当作没那回事吧!

  可是,跟一个男人上床之后要当作没那回事谈何容易?何况那个男人还是凤疯锐,她更洒脱不起来。

  昨夜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她真的想不起来,一切来得太快了,她根本没预期会发生那种事。

  醒来时,她在他的怀里,而他沉睡着,似乎是宿醉未醒。

  幸好他还没有醒,她匆匆把“证据”擦干净,吃力的替他穿上衣物,又整理了他的房间后才迅速溜走。

  等他醒来,就算有所怀疑,也只会当成梦一场吧!当然也可能根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

  叮咚!

  门铃响起,把发呆中的她吓了一大跳。

  清晨从他家逃回来之后,一整天她都神不守舍,幸好是星期天不必上班,不然她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哪位?”她习惯性的问,但其实她的访客只有韵雅不会有别人。

  “是我,开门。”

  无预警的听到凤撼锐的声音,她真是惊讶到下巴快掉了。

  可她刚刚已经出声问了哪位,总不能现在才来装不在家吧!

  他来她家做什么?

  是发现了什么或想起什么,要来兴师问罪吗?

  她润了润嘴唇,小心翼翼的开了门,门外那修长高大的身影跃入她眼帘了,她的眼神也因为不安而游移不定。

  他好笑的看着门缝里的她。“开这么一点点,是在看什么凶禽猛兽吗?”

  她脸一红,这才把门整个打开让他进入。“总、总裁,你怎么上来的?”

  这间出租公寓虽没有警卫,但出入跟搭电梯都要有磁卡,外人不可能进得来。

  “在楼下遇到你的朋友,跟她一起上来的。”他看着一脸作贼心虚的她,好整以暇的问:“不过,你的朋友怎么认得我?原来我这么有名。”

  她楞楞的看看他。

  韵雅当然认得他,只是他仍不认得韵雅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