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她就知道老大和灿颜之间一定不单纯,只是没想到她还可以因为他们而平自多了两个月的有薪假,真是赚到了。

  “还有,你出去后马上打电话叫段灿颜回来。”

  “哈思乐旅社”这五个字有如芒刺在背,让他一刻都无法静下心来,对于分开的这些年,她是否有过别的男人,他更是不愿去想。

  若是她有过别人,他也怨不了她,只是他希望她……没有。

  “张秘书请假两个月?”一上班就得知这个消息,真是让灿颜大感意外,错愕极了。

  凤撼锐看着她那目瞪口呆又青天霹雳的样子,感觉很满意。“她男朋友在加拿大留学,听说是跌断腿了,她要过去照顾。”

  “可是工作工作怎么办?”她张口结舌的问。

  “不是还有你吗?”他好整以暇的说:“照顾男朋友本来就是女朋友的责任,难道你要张秘书的男朋友一个人孤苦伶行的靠一只脚在异乡生活?”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怕工作上我无法胜任……”她真的觉得很怪异,要离开这么久,张媛茹却连通告知电话都没有打给她?

  “遇到困难再问张秘书就好了,她只是请假,不是离职。”他轻描淡写的说。

  他的话让她宛如吃了颗定心丸。

  他说的对,她似乎是反应过度了,现在通讯这么方便,也可以视讯教学啊,她实在不必把人忧天,搞不好她应付得来。

  正在思忖等一下是否要先打个电话给张媛茹时,她的耳边又传来某人波澜不兴的声音。“张秘书不在,晚上你陪我去应酬。”

  她又吓了一跳。“应、应酬?”

  “不会要你喝酒,你只要待在我旁边就好。”他淡淡地说,语气依旧平缓,听不出一丝情绪。

  昨天硬是要张媛茹把她叫回来问她的行踪,她说,吴孟哲的表妹要学琴,他请她帮忙去挑乐器和课程,音乐教室就在麦当劳隔壁的大楼里,他们才会约好一起吃午餐后再过去挑。

  听完张媛茹的回报,他很不高兴。

  原来连那家伙都知道她是音乐系的高材生,他觉得很不舒服,很介意吴孟哲知道的那么多。

  “可是我从来没有应酬过……”她很不安,脑海里浮现电影里的纸醉金迷,想到自己要置身那种场合,她的鸡皮疙暗都起来了。

  “凡事都有第一次,张秘书不在,你陪我去应酬的机会还很多,你要适应。”

  他云淡风轻的说。

  他的话让她如梦初醒。

  是啊,这就是职场,不是她说不要就不要,身为下属,哪有说不的权利,除非她想被炒鱿鱼。

  如果是以前的他,绝不会叫她陪着去应酬,他可是个超级醋蝉子,路上有男的多看她一眼,他都会不高兴,更何况是去男人居多的应酬场合,那是绝不可能会发生的事。

  为什么老天爷要一次次的向她证明他真的不记得她了,是要让她对他彻底死心,不要再心存还能在一起的奢求了吗?

  而老天爷可知道,她快要不能忍受这种天天在他身边,看似亲近却又遥远无比的折磨了?

  是啊,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是只要待在他身边就好,因为人家都是敬他,没人理会她这个小助理。

  结果是,他喝醉了,醉得非常彻底,她和高硕两人把他扶回家,当然大部分是高大的高硕在扶,她只是帮忙平衡重心而已。

  这是她第一次进入他家,当然不是以前那间小套房了,是位在市区一处闹中取静的高级住宅区。

  她很意外他不是住在华厦里,而是独栋的两层别墅,有个可放三台车的大车库和草皮花园,室内则是自然简洁的风格,没有什么蕾丝桌布或抱枕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观赏他家的时候,她和高硕把他扶进客厅里,高硕又一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扶进房里让他躺下,她看着他在床上很不舒服的在呻吟,脸色泛白。

  “我要喝水……”他唾语着。

  “那我就先走了,段小姐……”

  老大有交代,如果他“醉了”之后,他胆敢留下来,要他自己看着办。

  “不行,阿硕,你不行走”见高硕一副要抽身的模样,她连忙拦住他。

  “我非走不可啊,段小姐。”他还想保住饭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