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高硕抖动肩膀,憋住笑意。“还是你擦吧,段小姐,我一个大男人帮老大擦汗成何体统,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我们是那个——”

  开玩笑,帮老大手熟干?他又不是找死,老大可是有交代过,毛巾是给段小姐帮他擦汗用的。

  见高硕毫无解救的意思,反而还走到远远的地方去背对着他们,无奈之余,她只好帮他擦汗了。

  然而,面对眼前宽阔的胸膛和阳刚至极的嘴唇,她的心情纷乱,怎么有办法好好帮他擦汗啊?

  凤撼锐也同样在自我压抑看。

  她那沐浴在阳光下的面容是如此的美丽,柔软的长发如瀑般的披垂在小巧的肩头,秋水般的眸子澄澈无波,修长柔软的身子就近在眼前,而他却不能拥她入怀,不能狠狠堵住她那柔软的唇瓣……

  “看你脸红的,你会认为这是职场性骚扰吗?”他深远的眸子望着她,问得泰然,好像在说你吃饱没。

  “什、什么?”她慌乱的差点把毛巾弄掉了。

  “我开玩笑的。”深远黑眸里一丝意昧深长的笑意快速闪过,微微的笑意软化了刚硬的五官,他的手指轻划过她的轮廓。“走吧,去吃午餐。”

  她呆楞的看着他。

  他刚才在做什么?

  以前他也很喜欢这样描绘她的轮廓,而刚刚他就是在那么做。

  这又是下意识的举动吗?

  唉,看来她得买本书,好好来研究失忆者的言行了。

  灿颜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她加班,一定是凤撼锐亲自送她回去,而司机和高硕也一定不见人影。

  她问过他们两个怎么不在,他只淡淡回一句,“人家也是有家庭生活的。”打发了她。

  不只如此,轮班制度也让她觉得很古怪。

  为什么总是轮到她加班?

  尽管加班有加班费,可是每次加班时,凤撼锐一定也在,还会把她叫进他的办公室里一起工作。

  虽然是真的有事要做,也虽然都有加班费,不过也太常加班了吧?

  这样跟他朝夕相处,让她的心每天都在摇摆不定,有时希望他永远都不要想起她,那么她就可以一直安心的待在他的身边,有时却渴望他会突然想起她是谁,会知道她在他的生命里,不只是一个办公室助理而已……

  “怎么吃这么慢?不好吃吗?”

  正当她陷入沉思,思绪无比纠结的时候,他开口了。

  她如梦初醒的一抬眸,看到对座的凤撼锐目光沉静,正在打量着她,至于打量什么,却叫人捉摸不透。

  方才跟海山集团的吴董开完会之后,正好是午餐时间,他婉拒了对方的午餐邀约,她以为他还有别的行程,也就没有多间。

  离开海山集团之后,司机就把车直接开到这里来,高硕跟司机也一起用餐,不过不同桌,而且还离得非常远。

  这间义式餐厅很有情调,一到门口就可以感受高级餐厅的魅力,菜单里对主厨有篇巨细靡遣的介绍,他曾在义大利米其林三星级的餐厅进修五年,拥有深厚的底子。

  她点了最简单的番茄肉酱义大利面和海鲜浓汤,甜点则要了容易见真功夫的提拉米苏,才尝一口就被味道给折服了。

  忘了多久没吃到这么高级的义大利面了,她特别喜欢吃义大利面,在一起的时候,他虽然知道却碍于经济因素无法常请她吃,有时她会买餐厅的义大利面外带装进保鲜盒里佯装是自己煮的,跟他一起吃。

  至于他是对这方面没概念所以没发现,还是知道却没点破就不得而知,总之那段日子,他们真的过得很快乐……

  “总裁,你喜欢吃义大利面吗?”她突然问他,现在她已经可以很自然的叫他总裁了。

  司机不可能自作主张把车开来这里,所以一定是他的指示。

  就跟白斩鸡一样,她要当成另一个巧合吗?

  “说不上喜欢。”他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不动声色地说:“但是这样跟你面对面吃着义大利面却让我觉得很熟悉。

  她心跳加快了。“哦?怎么个熟悉法?”

  他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神情柔和的说:“好像曾经跟某人一起吃过,又想不起来是什么人。

  “是……是这样吗?”他的话让她的心紧紧一缩。

  会不会在他死前都想不起她?那他们相爱的那些时光又算什么?只是她独自拥有的回忆吗?

  一种矛盾的情绪抓住了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