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说了爱你不懂吗 > 上一页    下一页


  徐歆雅哑口无言,好半晌才说:“你这个傻瓜,为什么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为什么不跟他说清楚?”

  “不可以。”她严肃地看着好友,悲哀的情绪在眼中漫开。“先不说他根本不记得我是谁,就算记得,在他落魄时,我离开他,现在我落魄了,却想厚着脸皮回到他身边,他会怎么看我这个人?歆雅,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说的也是。”徐歆雅叹了口气。“换做是我,我也说不出口。”

  真是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啊!

  才在感叹,她就眼尖的瞄到站在入口处的一个身影,努努嘴。“哈,你的爱慕者来了。”

  灿颜看过去,吴孟哲带着两个小朋友走进来,她认得那两个孩子,是他的侄子。

  吴孟哲是出租公寓的房东,她和歆雅、阿吉都是他的房客。

  他利用家族废弃的空地兴建一栋雅致的五层楼公寓出租,一层楼有十个套房,租率有九成,赚取的房租则偿还兴建时借的银行贷款。

  他很有生意头脑,长得不错,身高也高,人也阳光开朗,一直以来都未曾掩饰对她的好感。

  不过,她就是无法对他心动……

  应该说,自从跟凤撼锐分手之后,她大病一场,像死了一回,再也没有爱人的能力了。

  “可怜的吴孟哲,不知道你遇到了凤撼锐,现在任凭他再怎么默默守候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无回了。”徐歆雅在那里摇头晃脑的感叹。

  “你是在说我是狗?”对于好友的形容,她又好气又好笑。

  徐歆雅咧嘴一笑。“你是肉包子啦,白抛抛、幼绵绵,每个男人看到都想咬一口的肉包子,喏,想咬肉包子的男人过来喽……”

  灿颜看着吴孟哲朝她微笑走过来,脑中想起的却是另一个男人……

  这样的放假日,他在做什么呢?

  攀岩馆十点半打炜,八点的时候,灿颜接到凤撼锐的电话。

  “你现在可以到公司来吗?有份紧急文件要处理,张秘书没开机,留了讯息也不回,我找不到她。”

  “现在吗?”她讶异的问。

  “有问题?”

  她好像可以看到他不悦的挑起眉毛了,只好连忙说道:“没有,没问题。”

  “那好,你快点来。”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幸好晚上八点后也不是攀岩馆的尖锋时间,她向好友请了假,叫了计程车飞快抵达公司。

  在一楼守夜的是两名警卫,她猜想整栋大楼应该没有人吧。

  到了二十五楼,办公室的灯都开着,她走到总裁办公室,果然看到他在里面忙,而且满室烟昧,她皱起了秀眉。

  凤撼锐示意她看桌上的文件。“美国汤米建筑师事务所的文件,格式都在这里,你照看做就可以了。”

  她拿起全是英文的文件。“原来公司在美国也有建案啊。”

  他那紧绷的嘴角不像刚来,倒像工作了十几个小时似的,她不由得思忖,他不会整天都在这里工作吧?

  “是在上海,请了美国知名的建筑师,他们喜欢名气那一套。”

  “我出去做事了。”

  她把文件拿出去,他没有再看她一眼,带着血丝的双眸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董幕,她在心底叹了口气。

  这几天跟着张媛茹一起工作,也陆续知道了一些关于他的事。

  他是个工作狂,草创初期,他可以一天工作十六个小时不喊累,跟铁人一样,逼得底下的人也只好跟他一起卖命。

  还有,他很惜缘,创立公司以来,末的日开除过公司的任何一个人,年度分红更是可观,至少把盈余的一半都跟大家共享了。

  那他这样近乎没有娱乐的卖命是为了什么?

  她想起自己为了要跟他分手而说过的话一我不要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伪了让他对她死心,她说了很多残忍的话,时间过了那么久,她却每一句都记

  会是为了她,所以如此卖命吗?

  可惜她再也无从得知了,因为他已经忘了她。

  深夜十一点,她上了凤撼锐的车,由他亲自驾驶,不见司机也不见高硕。

  “我整天没吃东西。”安静的车里,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灿颜顿时感觉到喉咙一阵紧缩,她很想叫他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胃只有一个,磨坏了就没有了。

  可是,她只是一个秘书助理,她有什么资格说这些?他会起疑的。

  于是她把所有的话都吞回肚子里,润了润嘴唇,在光线黑暗的车里,不确定的看着他询问着,“要去吃点东西吗?”

  他皱眉。“你陪我去,我不想一个人吃东西。”

  “好。”黑暗中,她浅浅的微笑了。

  他以前就不喜欢一个人吃东西,一定要她陪,现在竟然也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