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李霄锋却是大步走到躲于王妃身后的金飞燕旁,欲将她拉出来。“金飞燕,你给我老实说,我娘子打你了吗?”

  金飞燕看到他来早已慌了手脚,这下又要被他拉出去对质,根本是在他面前出丑,她盯着自己的脚尖不说话,突然眼眶一红,赌气说道:“她没打我行了吧!”

  说着竟哭着跑走了。

  李霄锋语气非常可惜的说道:“有人畏罪逃走了,皇后娘娘还要臣的娘子向什么道歉?”

  皇后声音都气颤了。“你当我治不了你是吧?”一字一句,说得咬牙切齿,足见她的恨意有多深。

  李霄锋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皇后,傲然道:“天下之大,也不是只有大渊朝才能住人,此处不容人,自有容人处,有何好畏惧?”

  皇后两只手捏紧了拳头,瞪着萧婉颜。“好啊!王妃,这便是你生的好儿子,目中无人的好儿子,现下摆明了要叛国是吧?本宫会将他今日说的话,一字不漏转告皇上!”

  萧婉颜生性柔弱,但她为母则强,此时也出现了坚韧的意志力,她直勾勾的瞪着皇后。“那么就请皇后娘娘一字不漏的转告皇上,若是有增加一言半句,臣妾也不会善罢罢休!”

  皇后气到脸色铁青。“摆驾,立即回宫!”

  这情况正是蕙姨娘乐见的,她悄悄的翘起了嘴角。

  “皇嫂留步!”

  李镇大步而来,后面还跟着面色发白的李霄锦,旁边有个糟老头被李镇的两个贴身侍卫押着。

  “王爷来得正好!”皇后像是来了千军万马的援兵似的,脸色稍稍和缓了些。

  “请王爷好好管教管教妻儿,他们视本宫如无物,无礼至极,本宫正要回宫禀明皇上!”

  因为李镇无视萧婉颜和萧婉颜生的两个孩子,她因此一直认定李镇与她同一边,是自己人。

  李镇疾步走到皇后面前,像是没听到她适才的抱怨似的,脸色凝重地道:“皇兄知道皇嫂在这里,适才派御前统领将这个人送来府里,还让吴公公亲自押着来,说是要让皇嫂与臣弟看看这个人。”

  “这是……”皇后一怔,她看了那满头白发的憔悴老头片刻,目光狐惑。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姚采临自然知道这便是与那吴嬷嬷拉扯的老太医,她刻意看向蕙姨娘,就见蕙姨娘同皇后一般也是一脸疑惑,便知道事隔太久,一直都是吴嬷嬷与老太医接洽的,因此她压根不知道当年的那位太医成了如今的破落户模样,更一副看戏的姿态。

  李镇沉声道:“这就是——当年为娉儿治病的孟太医!”

  说完,他眸光往蕙姨娘扫去,面罩寒霜。

  霎时,蕙姨娘的脸一下子变得如纸般的苍白,她抓住了身边扶着她的宫女,摇摇欲坠。

  皇后眯起了杏眸,思索了片刻,像勾起了某些回忆。“孟太医?本宫依稀记得,是医死了哪个嫔妃被逐出太医院的孟太医吗?”

  李镇点点头。“正是此人。”

  那孟太医突然跪下了,他不断向皇后磕头。“皇后娘娘饶命!皇后娘娘饶命!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皇后看着李镇。“这是什么意思,本宫不明白。”

  李镇看着皇后,隐忍着不发作,但已咬牙切齿,“这人向皇兄招供,当年,蕙姨娘收买了他,他在娉儿的药里加了一味慢性毒药,令娉儿慢慢毒发身亡,娉儿根本不是病死,是被毒死!”

  “你说……什么?!”皇后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冷。

  所有人都惊呆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姚采临听到这里却一阵反胃,竟干呕了起来。

  李霄锋飞奔过去扶住她,将她揽在怀里。“怎么回事?你受伤了吗?”

  姚采临摇头。

  萧婉颜也靠过来。“临儿像是有喜了……”

  姚采临心里一跳,李霄锋目光中像是闪过忧郁,她还来不及细看,他已将她抱了起来大步走出去,一边命人去请太医。

  萧婉颜在儿子身边小跑步。“抱到我院子里,抱到我院子里比较近……”

  姚采临还是觉得反胃,但她认为自己不可能是怀孕,应该是昨晚和李双玥贪吃酸辣粉,吃太多,吃坏了肚子……

  要命!她想看下去啊……

  她内心的呐喊没人理她,很快地,她已经躺在王妃的寝房里,而赶来的何太医三指搭在她的右手腕上,正在为她诊脉,床边李霄锋脸色凝重,王妃则神色复杂,

  一会儿欢喜一会儿忧愁的,姚采临都不知道他们这是希望还是不希望她怀孕了。

  “恭喜王妃,恭喜二爷,是喜脉!”何太医一脸的笑意。“胎儿已经月余,二少夫人身子很健康,只要不过度劳累即可,下官下个月再来为二少夫人诊脉。”

  何太医开了养胎的方子,王妃忙让锦绣包了个大谢仪送何太医出去,忙不迭派人去抓药,姚采临则出神不已。

  匆匆过来的李双玥闻言笑吟吟地道:“恭喜嫂嫂,我要做姑母了。”

  姚采临自觉又没生病,便拥被坐了起来。

  月余……这分明是在初夜那天就怀上的,天啊!第一次就怀上,好丢人……她脸上忍不住飞起了一朵红云,不由得看向要做爹的那个人,不想他却一副阴晴不定的怪模样,不看她一眼,笔直走出去。

  姚采临瞪着他的背影傻了眼。

  他怎么可以走掉?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拉着她,吻她的发鬓,说句我爱你吗?他竟然走掉了?

  “我去看看二哥!嫂嫂别担心!”李双玥忙追出去。

  萧婉颜在床边坐下,她拉着姚采临的手,叹了口气。“别怪锋儿,他也是……心里难受,才会出去透透气……都怪我,都是我的错……”说着,掉下了眼泪。

  姚采临顿时明白了李霄锋说不要孩子的原因,原来他怕她生下与他相同的孩子,被人嘲笑、被冷落,重复他的痛苦……

  “这怎么会是母妃的错?”姚采临将萧婉颜的手紧紧攥在手心里,诚挚地道:“这不是任何人的错,只是老天就这样安排了,这代表着夫君将来必有一番伟大成就,才会历经如此磨难,所以母妃您以后千万不要再自责了,夫君听到也会难过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