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三


  此时,她看到了姚采临在讥笑她,讥笑她死缠烂打了两年也得不到李霄锋,而她却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她还吹枕头风,让李霄锋疏远她,真真是孰不可忍!

  金飞燕抬起手来,众人都以为她要打姚采临时,她却是一声脆响打在自己脸上,半边脸颊顿时红了,她跟着尖叫起来,连朱百莲也被她吓一跳。

  回廊离王妃的院子近,有个婆子跑了出来,很快,王妃那里就有了动静,萧婉颜匆匆而来,后头跟着的人是蕙姨娘。

  姚采临到这一刻还不知道这个刁蛮公主干么打自己一巴掌,直到金飞燕扑到王妃怀里哭喊——

  “王妃为我做主!您的媳妇儿打我!”

  萧婉颜扶着金飞燕,她也慌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不可能,临儿不可能打人……”

  李双玥面色焦急的站了出来。“娘!二嫂没有打公主,女儿跟大嫂都瞧得明明白白,是公主自己打自己!”

  朱百莲却面无表情地说:“二妹妹为何要袒护弟妹?分明是弟妹打了公主。”

  姚采临把眼前荒谬的情况当闹剧看,她知道王妃不过是个被架空的主母,在府里是弱势的一方,根本没能力处理这突发状况,何况还牵扯到大萧朝的公主,王妃的立场自然是为难万分。

  她向前一步,将葱白的双手摊开在王妃面前。“母妃请看,若儿媳打了公主,多少会留下红迹,但儿媳手上却半点红迹都没有,足证儿媳没有打公主,若是马上查验公主双手……或者只要看右手即可,因为儿媳看到公主是用右手打了自己一巴掌,而且打得还不轻,定然能查到些许蛛丝马迹。”

  金飞燕心里微慌,嘴上却破口大骂,“你一派胡言!我为什么要打自己?我疯了吗我?”

  姚采临一派淡定。“既然如此,就请公主摊开手来,大家看个分明,也好有个定夺。”

  金飞燕哼道:“我为什么要给你看我的手?就是你打我没错,大嫂也看见了,大家都看见了!”

  根本没大家,何来大家都看见?但金飞燕死死握着拳不肯打开,王妃也不能强行扳开,正为难时,蕙姨娘突然向公主跪下了。

  “婢妾代二少夫人向公主请罪,请公主大人不计小人过,莫要跟我们二少夫人计较了!”

  姚采临当真无言,一方面又很佩服这个蕙姨娘,没她的事,她却总能适时的冒出来抢戏,真是戏精。

  李双玥也很气。“你快起来吧!姨娘,二嫂又没打公主,不知道你现在是在做什么?”

  蕙姨娘却是死都不肯起来,还语带哽咽道:“二少夫人出身尊贵,打了公主却不肯向公主认错,为了王府的名声,只能婢妾来认错了,二少夫人若是不能解气,那打婢妾好了,打婢妾解气吧……”

  “谁说可以打你了?”

  一个凛冽的声音出现之后,一名其势汹汹的美貌中年女子气势万千的来到,之所以说她气势万千是因为她身边跟的婢女小厮很多,而她的装扮也是贵气逼人,艳妆丽服,头戴一支精美的衔珠金凤,凤首高高昂起,有十二道凤尾牢牢固定着发髻,凤嘴衔着一柄黄澄澄的富贵如意,下面又悬着一二颗夜明珠,耀眼璀璨,明艳不可方物。

  这次连姚采临也吓了一跳,怎么王妃院子里有那么多人啊?

  “皇后娘娘……”李双玥目瞪口呆。

  姚采临这才知道来人是皇后。她没想到皇后居然在王府里……

  所有人都凑在一块儿,其实也不是巧合。

  这几日李霄锦染了风寒,有越来越严重的态势,昨日甚至还下不了床了,皇后实在忧心,特意带了太医来看他,李霄锦是她妹妹留下的唯一男丁,她自然重视。

  既然都驾临王府了,自然要跟王府的女主人,也就是王妃喝杯客套茶再走,皇后是蕙姨娘陪着来的,适才三人便是在王妃花厅里喝茶,后来朱百莲与金飞燕过来向皇后请安,要走时,碰到过来找王妃的姚采临和李双玥,就是这样都撞在一块儿了。

  “起来吧,有蕙。”皇后语气冷峻,她意有所指的看着姚采临。“做错事的另有其人,为何要你下跪?”

  她叫的是蕙姨娘的闺名,蕙姨娘是言娉的贴身大丫鬟,她们在言府是自小一块长大的,言娉过世后,蕙姨娘又视如己出的扶养言娉的一双儿女,两个孩子也敬重蕙姨娘,她早把蕙姨娘当自己人、自己妹妹看待,也是因为如此,萧婉颜在王府才会没有地位、有志难伸。

  皇后一说完,她身边的贴身宫女马上去扶蕙姨娘起来,皇后冷冷的看着姚采临。“怎么?见了本宫也不下跪是吗?”

  萧婉颜急道:“皇后娘娘恕罪!这孩子不知道娘娘驾临……”她忙催促姚采临,“孩子,快点向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与金飞燕等级是不一样的,姚采临自然是要下跪请安,但她都还没下跪呢,皇后就冷然的说道:“不必了,你马上下跪向寿宁公主赔不是,这件事本宫就轻轻揭过,否则,本宫便要将你治罪!”

  姚采临此时强烈感受到皇后不喜欢她,才会不分青红皂白要她下跪,如果她向金飞燕下跪会如何?

  她看过去,金飞燕正胜利的看着她,朱百莲在冷笑。

  再看过去,王妃一脸恳求,显然在求她大事化小,不要将事情闹大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为了王妃,她……

  “谁要让我娘子下跪,先取我性命再说!”

  李霄锋疾步赶来,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姚采临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怎么还有心情欣赏他,但她就是欣赏了。

  “锋儿!”萧婉颜简直肝胆欲碎了。

  皇后脸红筋爆的怒斥,“大胆!你这是要违逆本宫的意思,要抗旨吗?”

  李霄锋与皇后对视。“若是无理之旨,即便是皇后娘娘的旨意,也无法遵从,而现在显然就是无理的旨意,臣的娘子没做错事,为何要下跪认错?”

  皇后脸一沉。“打了寿宁公主还叫没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