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第十一章

  几日之后,古绽风身子养好了,便在明霞轩李双玥雕版的暖阁里大显身手,那里工具等一应倶全,最是方便不过了。

  见到李双玥那另类的暖阁,古绽风骇了一跳,待知道她也会雕版时,眼里的惊讶之情流露无遗。

  身为雕版师,他当然想要看李双玥的作品,他提出了要求,李双玥也羞涩的答应了,她搬出了一部分的版画给古绽风过目,古绽风看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惊天之作是出于一个女子之手,而李双玥唇边则漾开一抹微羞的笑意。

  姚采临就在此时看到了变化,寻常男子不会欣赏李双玥的才华,但古绽风欣赏了,他也看到了李双玥的腿疾,但他神情丝毫没有改变,只有在看到李双玥的版画作品时,他的眼神才有了改变,变得激动、兴奋,那是遇到知音的悸动。

  他坐了下来,自画自雕,用了两个时辰,聚精会神的雕了一幅花开富贵。

  “是了,二哥,这是……是古树月的雕法没错!”李双玥露出梦幻般笑意,脸上泛起了红潮,声音隐含着兴奋。

  确认了之后,接下来的事便好办了,姚采临出面找了玉观云,玉观云自然知道大梁的雕版大师古树月,连他父王也收藏了几幅古树月的版画呢,听闻真相之后也很震惊,此事非同小可,一代大师竟盗人心血,还囚禁自己的侄儿?他承诺会立即派人送信去大梁,请他父王查明此事,还古绽风一个公道。

  在事情未明朗之前,古绽风获得典亲王的允许,暂时在典亲王府住下。

  今日李霄锋进宫见皇上了,似乎是寻找老太医之事有了眉目,他有些当年的事要问皇上。

  李双玥心情好,邀姚采临一起,携了一幅古绽风送她的小版画要去给王妃欣赏。

  姚采临注意到了,这阵子古绽风和李双玥经常一起切磋雕版,貌似很有话聊,还流露出一种琴瑟和鸣、夫唱妇随的节奏。

  不过她倒是担心起来。

  虽然古绽风流落他乡,又没个居所,但一身才华在身,等到古树月冒他名之事水落石出,大放光芒是早晚的事,他又生得潇洒俊俏,能看上双玥吗?到时受到伤害的怕只有双玥了。

  但是现在双玥很快乐,所以她万万不会去讲那些煞风景的话,要知道以双玥的情况来说,她可能还宁可有这机会被伤害,至少在记忆里留下一抹红,不要全是苍白。

  两人说说笑笑的往王妃院子里去,却是冤家路窄,好死不死在花厅外的回廊下遇到了李霄锋让她能避则避的金飞燕,而金飞燕又与朱百莲走在一起,当真不是冤家不聚头。

  对于朱百莲,嫁进王府的这些时日,姚采临并没有主动示好,朱百莲的态度很高傲,她也乐得不去亲近。

  前生她的性格便是如此,公司大,她能做的便是做好自己分内工作,自扫门前雪,不要去掺和别人的案子,

  在王府里也一样,大房、三房都是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前生她看过太多异母手足争产的新闻了,她知道有一半血缘的手足往往比陌生人还不如,你不会去跟陌生人争产争权争宠,却会跟自己的异母兄弟姊妹争产争权争宠,在这种争斗的情况下,还妄想会有兄友弟恭的友爱存在吗?那是不可能的。

  也因此她没必要刻意亲近朱百莲,反正对方永远不会对她拿出真心,还可能以为她有什么意图。

  她悄悄拽了李双玥要避开。她不去踩那狗屎,狗屎总不会扑到她身上吧?

  可她错了,王府的狗屎还真会扑人哩!

  “慢着!”朱百莲瞥见姚采临和李双玥要绕道避开,斥喝道:“见了寿宁公主还不下跪,要去哪里?”

  金飞燕一愣,她自认与典亲王府熟不拘礼,还什么跪不跪的?没必要吧!

  但她一抬眸,看到朱百莲对她使眼色,顿时明白朱百莲是要为她出气,顿时底气来了,也娇叱道:“说的不错!看到本公主还不下跪,这是大渊国的礼仪吗?”

  其实她与朱百莲并不相熟,是朱百莲主动亲近她,询问了很多关于大萧国的风土人情,还问她对李霄钰的看法。

  她对李霄钰哪有什么看法?她眼里从来就看不到那个人,何况还只是个庶出的。

  “怎么办?”李双玥拢起了秀眉,悄声问姚采临。

  “凉拌!”看见李双玥一阵错愕,姚采临笑了。“我是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都点名了,咱们就过去吧!”

  两人貌似恭敬地迎了过去,很有默契的同时对朱百莲、金飞燕屈膝行礼,异口同声道:“见过公主、见过大嫂!”

  朱百莲摆着脸子。“这是跪吗?见到公主要下跪,不知道吗?”

  姚采临一笑。“大嫂都是下跪跟公主请安的吗?如果是的话,那我们也会下跪。”

  朱百莲脸红筋胀。“你——”

  金飞燕虽然不悦姚采临,但想到李双玥是王妃所生,更是李霄锋的双生妹妹,她也不能太过分了,便道:“罢了,不必跪了,二姑娘腿不方便,就算了吧。”

  朱百莲则看着姚采临,疾言厉色地说:“二妹妹腿不方便,弟妹的腿可是好端端的,怎么?竟也不向公主下跪问安吗?”

  金飞燕愣了愣。

  如果单是姚采临一个向她下跪,她是乐意的,因此她没再开口了,把下巴扬得高高的,就等着朱百莲压制姚采临向她下跪。

  她是在萧渊两国的边境结识李霄锋的,被他马上英姿吸引,一见倾心,她赖在边关不回去,追着他跑了两年,还放下女儿家的羞耻心,直接跟他说看他很顺眼,让他做她的驸马,随她去大萧生活。

  可是他说什么了?说他不娶妻,终身不娶,要她死了那条心,但如今这又是怎么回事?他竟然娶妻了?

  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自然要追到典亲王府来撒气了,偏偏她在王府住下来之后,他竟专程来警告她,警告她不许欺负他的娘子,不然不会放过她!

  她是谁啊?她可是大萧皇帝最宠爱的寿宁公主,怎么禁得起这样的威胁,还是出于她倾心的男子口中,她怎么受得了?她是越看姚采临越不顺眼了,不过是个侯府嫡女,配得到李霄锋如此爱护吗?

  “弟妹,怎么还不跪下?”朱百莲翘了翘嘴角,准备看好戏。

  她性格高傲,其实也无意亲近金飞燕,但李霄锦对蕙姨娘言听计从,蕙姨娘把脑筋动到金飞燕身上,巴望着儿子能与大萧皇室结亲,李霄锦将这件事交给了她,她才勉为其难来探深公主口风。

  “很不巧,我腿也疼得很,今天恐怕是无法下跪向公主请安了。”姚采临嫣然一笑。“改日腿好了,我再跟夫君一同去向公主下跪请安。”

  一听到她提起李霄锋,金飞燕就火上心头,她瞋目切齿的瞪着姚采临。

  一个人想要看到什么,她就会看到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