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一开始,她还因为这等行径太没有教养而羞涩放不开,后来在姚采临的“带领”下,也开始对着各式各样的店铺和川流不息的人群品头论足,不时惊叹不时大笑,两人像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

  “咦?是吴嬷嬷,她在做什么?怎地在大街上和人拉拉扯扯?”李双玥诧异地说。

  姚采临看过去,就见一间字画铺子旁边的屋檐下,一个近四十出头的婆子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在拉扯,貌似那婆子想走,那老者不让她走,还不时露出狰狞之意。

  她好奇问道:“吴嬷嬷是谁?”

  李双玥说道:“是蕙姨娘院子里的管事嬷嬷,听说是蕙姨娘娘家的亲戚,蕙姨娘抬了姨娘之后就让吴嬷嬷进府,渐渐就做了管事嬷嬷。”

  “这样啊……”姚采临对那个压着王妃的蕙姨娘很有意见,眼前的情况又不寻常,她眼眸一转。“既然是咱们府里的人,咱们要不要帮忙?”

  李双玥虽然较姚采临年长,但她长年待在后宅,像白纸一般,而且因为她从不与人争,腿疾又严重,蕙姨娘没把她放在眼里,便没对付过她,她对蕙姨娘也就没有特别喜恶。

  “好像应该帮帮忙才对,我瞧那老人家不肯让吴嬷嬷走,吴嬷嬷急得脸都红了,保不定有急事……”

  “就是!”姚采临忙叫车夫停车。

  两人带的丫鬟都坐在后面的小马车里,见主子的马车停了,她们的马车自然也跟着停下来,姚采临怕人多打草惊蛇,便不让落枫、秋月等人下车,让她们在车上等着就好。

  落枫见大白天的,又在大街上,这人来人往也不至于出什么乱子,两位主子又是朝字画铺而去,想来是一时兴起要买字画了,便吩咐家丁与她们一同在马车处等主子。

  姚采临与李双玥走近字画铺,姚采临对李双玥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李双玥虽不明白为何要如此鬼祟,却也是照她的意思做,两个人便有了一种蹑手蹑脚的感觉,迭着靠在那砖墙上侧耳偷听。

  “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了,你别再来了。”吴嬷嬷极为严肃地说。

  那老者却是笑了起来。“让我不要再来可就说不过去了,谁不知道王府现在是姨娘在做主,大爷认贼做母,当她是亲娘似的,要个区区五万两银子有何难的?你们这样对待同一条船上的人对是不对,自己好好想想吧!”

  “你才要好好想想!”吴嬷嬷气得牙都快咬碎了。“你这老不死的,前前后后拿走多少银子了还不知满足?你若再拿去赌,金山银山也供不了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这个烂赌鬼!姨娘凭什么要一直让你予取予求?”

  姚采临心跳得飞快。

  听到这里,会认为这老者是蕙姨娘的好赌亲戚,与吴嬷嬷也是相熟的,抓了个不知道什么的重要把柄一直威胁着蕙姨娘要钱,可她不明白的是那句大爷认贼做母,大爷便是李霄锦,他自己都亲口说蕙娘姨跟他亲娘一般,但认贼做母是怎么回事?那老者为何会那样说?

  “我算什么东西?我算个什么东西是吗?”那老者抖着身子,气极反笑。“若不是为了帮你的好主子上位,我至于落到这副田地吗?”

  吴嬷嬷立即抢白道:“不要把脏水泼到姨娘身上!是你自己造成的!谁让你自己贪杯,喝酒误事,医死了彩嫔才会被逐出太医院,竟还变本加厉的纵情于杯中之物,搞得手脚无力,无法再行医,复又沉迷赌博,才会落得如此下场,跟姨娘有何相干了?”

  姚采临一惊。

  这老者敢情还是位太医哪!

  “事到如今才要推说没相干可说不过去哪。”那老者频频冷笑。“要不要我去找大爷评评理啊?”

  吴嬷嬷气愤道:“杀千刀的!人急悬梁,狗急跳墙!你若是鬼似的再来纠缠,可不要怪姨娘报官了!”

  闻言,那老者语气里就出现了一丝狠毒。“好啊!破罐子破摔,我倒要看看你们敢不敢报官,要嘛,我把事情抖出来,大家一翻两瞪眼,反正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如今是烂命一条,你的主子可不同了,只要想法子如法炮制的送走王妃,整个王府就是她的天下了,她舍得现在东窗事发吗?”

  “你给我住口!”吴嬷嬷气得咬牙切齿,她不断挥开老者的手。“这一万两银子你要不要?不要的话,我就走了,日后我也不会再出来了……”

  “哪里走?”那老者又拉住吴嬷嬷。“今天若是不吐出五万两来,你哪里也别想去……”

  吴嬷嬷推开老者,那老者又上来纠缠,她气不过,反过来去拉扯那老者,嘴上骂骂咧咧地说道:“跟你说了没有,姨娘这十几年来攒的体己钱都让你榨干了,你还想如何?你信不信婆子我放把火把你那间破屋子给烧了,跟你同归于尽……”

  虽然听了同样的话,但李双玥一头雾水,完全不明就里,姚采临毕竟有两世为人的智慧,又在勾心斗角的大公司洗礼过,脑筋动得快,已把事情猜得七七八八了,但她佯装什么都没听到,突然拽着李双玥的胳膊跳出去。

  “有什么事吗?吴嬷嬷?”

  吴嬷嬷突然见两人现身,吓得立即松了那老者的手,还因此踉跄跌了一下。

  “二少、少夫人、二、二姑娘?!两……两位主子怎么会在这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