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他皱眉。“什么?”

  姚采临又是抿嘴一笑,目光闪烁着几分神秘的欢快,他鼻间闻到一缕淡淡的女子特有馨香,那偎在他怀里的身子娇软柔弱,娇俏的模样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姚采临笑眯眯地说:“妹妹酿的果子玫瑰酒,口感绵长清爽,真是好喝。”

  他瞪着她。“你就是要跟我说这个?”

  姚采临点点头,朦朦胧胧地笑。“唔……还有……我没醉。”

  李霄锋有些恼意的瞪着又闭上眼睛的她——

  没醉个鬼!

  回到凌月阁,十霜、瑶想、槐香、金香都还没睡在等着,见到李霄锋面露恼意,全都满脸慌乱,后脚九兰、落枫也回来了,就见李霄锋怀里抱着姚采临,身上有股子肃杀之气,他眸里一片冷光,沉声吩咐——

  “今夜之事,不准泄露一个字,只要让我听到半点风声,凌月阁所有丫鬟婆子,全部杖黯!”

  几个丫鬟都知道兹事体大,莫敢不从。

  新媳妇刚入门就和小姑子喝个烂醉,成何体统?王爷知道肯定震怒,有心人也会拿这事做文章。

  李霄锋抱着姚采临进寝房,不让人进来伺候,九兰与落枫都想对他说少夫人得卸了钗环更衣哪,但最终仍是什么也没敢说,顺了李霄锋的意。

  进了房,他将姚采临放在床上,大手一挥,挑落大红罗帐。

  他褪了衣衫,上了床,侧身支肘躺下。

  今日他也累了,慵懒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眸说不清道不明的“观赏”她弯翘的唇角,冷不防,他带着不满弯起中指与食指的指节,轻轻夹捏她的秀鼻。

  “有这么好笑吗?你这个磨人精。”他的线视停留在她白皙雪颈上的红印,是他昨夜留下的风月痕迹。

  昨夜的画面突然涌入他的脑海,他目光炯炯地望着她,指腹轻轻在她锁骨处来冋摩挲,蓦地往下,大掌轻掏她丰润饱满的蜜桃轻揉捏弄,如此把弄了片刻已是令他心旌摇曳,不能自已。

  他凑过去吻她的面颊,气息不稳地说:“看来你今天是半点也没有想起我,亏得我心里一直挂着你。”

  人都醉了,还能如何?

  他不该在这儿自找折磨,以免待会冲动……不,他已经很冲动了,分身已昂然挺立,蓄势待发。

  过去若有欲望,他总能用内力压抑克制,但如今却是压抑不住,他的身子自动记忆了她那紧窒的花房和冲刺的销魂美好,这些都令他的分身似洪水一般,快要爆发。

  他正想下床,不想姚采临却伸手搂住他的腰,还把头靠在他胸膛磨蹭,他一时分不清她这举动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但他的喉咙滚动了下,胸口也灼热了起来。

  不可讳言地,他喜欢她这样。

  他猛地一个翻身,将她整个笼罩在身下,他将面颊埋在她发间里,深幽的眸子如火般的炽热起来,他已然动情,有些激动的问她,“这是在做什么?”

  “谁说我没有想你了?”他把脸埋她发间,她则把脸埋在他胸膛,娇嗔道:“你刚刚要去哪儿?你哪儿都不许去,在这儿陪我。”

  她说着,腿儿还缠上了他的腰,大胆,热情。

  “采临……”他低哑地喃道。

  李霄锋被她刺激得自制力全无,他迷乱的吻着她的唇,吸吮她的锁骨……

  ……

  天摇地动终于停止了,李霄锋的呼吸也渐渐平息,姚采临靠在他宽厚汗湿的肩膀上,抚着他胸膛和肩上的疤痕,聆听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蓦地,她在他胸膛上蹭了蹭,突如其来的问道:“梅俊英跟你是什么关系?”

  李霄锋低笑了下,大手抚上她娇嫩的脸颊。“怎么突然问起她?”

  她伸指戳了戳他宽厚的胸膛,哼道:“才不是突然,是早就想问,只是一直没机会。”

  落湖之后,他们直到昨夜的洞房花烛夜才见面,他又搞逃避,害她折腾到大半夜,今天也是此刻才得闲。

  “我以为你不在意。”他一样抚着她的脸儿,对他来说,梅俊英不值一提,是她提起他才听,其它人若是在他面前提起梅俊英,他一定走人。

  她的手忙碌地在他胸前、肩上每道疤痕来回抚弄,一边说道:“怎么不在意?我可耿耿于怀了,她可是第一个推我落水的人,而且显然是为了你,我当然要弄明白她跟你是个什么纠葛状态,竟然对我行凶。”

  当日湖水冰寒,若是他没有马上跟着跳进湖水里去救她,她必死无疑,尽管她前生会游泳,却也没试过在寒水之中游泳,何况她还穿得披披挂挂,那个梅俊英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湖水至寒,她一气之下将她推落湖里,不是存心置她死地是什么?

  对于一个要她性命之人,她不会等闲看待,一直都放在心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