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姚采临笑容愉悦。“我正在屋里整理箱笼,丫鬟上了些糕点,我见到那些糕点不知为何就想到了妹妹,想与你喝杯茶,就唐突的来了。”

  李双玥朝着她微笑,眸子亮晶晶的。“不唐突,一点都不唐突,我也想去找嫂嫂,想着嫂嫂昨天才过门,该有许多东西要整理,况且明日还要回门呢,想必是极忙的,想着过两日再去找嫂嫂喝茶,想不到嫂嫂就来了。”

  姚采临笑如春风般的望着李双玥。“不瞒你说,早上我初次见到妹妹,觉得妹妹实在与夫君大不相同,实在太好奇了,忍不住好奇心就来了。”

  李双玥立即对姚采临产生了亲切感。忍不住噗哧一笑。“我就说我会喜欢嫂嫂嘛,果然就是。”

  她把比武招亲之后自己对李霄锋说的话告诉了姚采临,姚采临对她的好感更添了好几分,那时李双玥从未见过她,却能从她的举动判断出她的心意,是个心巧聪慧的女子啊!

  她让九兰打开食盒,这时有个做妇人打扮的年轻少妇来上茶了,后面跟着一个小丫鬟,端出甜枣、蜜柑、枇杷等果盘。

  李双玥说道:“嫂嫂知道梧桐吧?二哥身边的小厮,这是梧桐的妹妹,名叫秋月,打小服侍我,原是我屋里的大丫鬟,两年前嫁给府里西院的管事,现在是我屋里的管事娘子。”

  秋月对姚采临盈盈一福。“奴婢秋月给二少夫人请安。”

  姚采临让落枫打赏秋月荷包,她自己则若有所思的看着秋月。

  秋月看起来也有二十岁了,自小服侍的丫鬟都嫁人了,那李双玥呢?

  李双玥的腿疾比李霄锋严重许多,肤色又不若寻常女子白皙,在这里恐怕是被归类于无盐女。

  她感叹世人不看内涵只看外表,没见到李双玥性格的美好,只见到她的腿疾,怕是婚事乏人问津,才会蹉跎至今,如今她都已是老姑娘了,还有机会遇到好姻缘吗?

  若是遇不到,难道要如此孤寂只身一人到老?这里可不是现代,现代有许多抱定不婚主义的单身贵族,这里的未婚女子会被人议论一辈子,有些甚至要远走他乡才能安生立命。

  “嫂嫂,你无须为我抱屈,其实我过的很好,我很开心,真的。”李双玥尝了块玫瑰酥,妙目微眯,表情满足。

  姚采临微感讶异,李双玥还能一眼看出她在为她抱屈,这样水晶心肝、玻璃心肠的人儿,老天怎么就偏偏给了她腿疾?

  她叹道:“妹妹,瞧你脸色红润的模样,我相信你能自得其乐,但母妃不这么想,你二哥不这么想,他们肯定都很心疼你,想要你有个好归宿,这是他们心中打不开的结。”

  “可是我真的无所谓啊。”李双玥忽地起身落了炕,她直勾勾的看着姚采临,清亮的眸子里焕发着热切的光彩。“嫂嫂,你要不要看看我平日都在做什么?我真的一点也不无聊啊。”

  姚采临也好奇了,大凡闺阁女子,不是绣花便是练琴学厨艺,若是能断文识字的,便是看书练字,除此之外还能做什么?

  李双玥撇下丫鬟们,她笑容可掬地拉着她到厢房里去,姚采临立即对这间通风的屋子有了好感,

  屋子里有暖暖的气息,淡淡的松柏草香,靠墙摆着书架,满满的书,放着张四扇的堆纱画屏风,墙上挂着幅游春图,绕过屏风,临窗放着一张梨花木桌,角落有个三层架,每一层都整齐放着大小不一的木板,桌上有木刻版画和雕印的各式工具。

  即便是姚采临这样在前世见多识广的人也不免骇异。“你在……雕版?”

  据她所知,大渊朝没有一个女性雕版师傅,就算要有,也不该出现在勋贵之家,何况典亲王府不只是勋贵之家,还是血统最纯正的皇亲国戚。

  她的视线由桌上的半成品移到了浑身透着自在的李双玥身上,心里很是佩服,她那些个侯府里的姊姊妹妹,只知道胭脂水粉,可没有一个有这份才气。

  她不由得问道:“你是怎么开始雕版的?”她应该是没那环境接触到雕版才是啊。

  李双玥微笑。“我八岁那年爱上了雕版,原只是在园子里捡到一块平整的木板,无聊之下便雕了起来,很快发现雕刻能让我心情平静、心无杂念,于是便越雕越有兴趣,后来自钻自研,日子久了,也能画能刻了。”

  姚采临奇道:“所以你不只能雕版,还能自画自刻了?”

  她更佩服了,她知道能自画自刻的雕版师傅连男性也是极少的,通常先由画师作画,再由雕师刻版,最后由印刷师傅印刷。

  李双玥打从心里高兴在姚采临眼里看到的是赞叹而非鄙夷,她欢快地问:“嫂嫂要看看我的成品吗?”

  姚采临用力点头。“当然!”

  李双玥难得遇上知音,她献宝似的将版画成品全搬了出来,姚采临每一幅版画都细细的看,越看越是惊讶,越看越是爱不释手。

  她啧啧称奇道:“版是画的生命,没有几年的功底是做不好的,俯首、屏气、凝神,缺一不可,你这是用了多少心在雕版上头啊?”

  太有才了!真的是太有才了!这样的雕版人才埋没在王府后宅里太可惜了。

  她前生是景观设计师,本就对审美的天分极高,眼光也高,但李双玥的作品全部入了她的眼,李双玥将山水与人物都雕得栩栩如生,一点也不输给现代版画。

  “你过奖了,嫂嫂。”李双玥又羞涩又欢喜,这是她第一次将雕版作品给别人看,连她母妃和二哥也没看过。

  “绝非过奖,是实至名归。”姚采临眼睛放光。“还有谁知道你在雕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