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一个丫鬟上前摆了锦垫子,新媳妇进门,依礼要向嫡亲的父母长辈磕头。

  姚采临上前磕头、敬茶,李镇端了茶喝了,自怀里拿了个信封放在托盘里,淡淡地道:“这是沐园的房契。”

  一时间,厅里有一半的人都倒抽了口气。

  姚采临知道沐园,在距离皇城一条街的幼梨胡同里,占地与现今的平阳侯府几乎一般大,而位置更好,可说是价值连城,那是先帝最宠爱的和乐公主生前的居所,园子年年翻修,陈设美轮美奂,入眼所及皆雕梁画栋、琼楼玉宇,后来皇上将沐园赏赐给了典亲王,如今典亲王将它赏给了她这个才刚过门的新媳妇,可说是让她大大的长脸子……

  李霄锋一蹙眉心。

  他父王竟将沐园赏给了采临?

  不可思议,无法理解。

  这确实出乎他意料之外,也在他的理解之外。

  据他所知,蕙姨娘为儿子讨沐园不只一次两次,说他堂堂一个亲王之子,名下却什么产业也没有,不免令人小瞧了,但他父王都没点头,想不到今日竟会将沐园赏给了采临,实在叫人不解。

  他父王在想什么?这其中有什么阴谋吗?是要令他们兄弟阋墙吗?

  他与李霄锦早就互看不顺眼,关系比路人还不如,对李霄钰倒是没有任何喜恶,那小子虽然是蕙姨娘所出,平时也不敢拂逆蕙姨娘的意思,但挺有自知之明,老实本分,至今未曾使什么坏心眼。

  “儿媳多谢父王厚爱。”姚采临大方的收下了赏礼。

  “平阳侯府的嫡女果然尊贵,一进门就得了王爷的心。”蕙姨娘笑容满面地说:“新媳妇儿的嫁妆多到十间库房都放不下,连带着咱们王爷出手也大方了起来,竟将御赐的沐园赏给新媳妇儿,相比起侯府嫁妆,沐园不过是骐骥一毛。”

  她这分明是在说王爷势利眼,是在贪图嫁妆里那些有银子也买不到的奇珍异宝才会送出沐园,萧婉颜急道:“姨娘说话请留心!”

  姚采临方知那是传说中的蕙姨娘,王爷唯一的侍妾,先王妃言娉的大丫鬟,三爷李霄钰的生母。

  她朝蕙姨娘看过去。

  白脸皮,容长脸,身材修长,穿着银红色繍花窄袖挟衣,嫩黄绣兰花的襕裙,梳了牡丹髻,当中插赤金拔丝丹凤口衔四颗明珠宝结,左边插着衔珠凤钗,耳朵上坠着赤金镶翡翠色猫眼石坠子,打扮得很是雍容华贵,看起来也光彩照人,不知道的人准会以为她是王府侧妃,看来她也是以侧妃自居的节奏。

  就见她听了王妃的警告,仍是笑容不减地说道:“王妃姊姊是怕婢妾说了什么实话叫新媳妇心里不舒坦吧?”

  姚采临一听方知王妃被这蕙姨娘压制得多深,蕙姨娘虽然比王妃早入王府,年纪也比王妃大上五、六岁,但位分却低微,王妃自然是不能跟一个姨娘姊妹相称的,但她却称王妃姊姊,显然是自抬身价。

  李霄锋对蕙姨娘不把王妃的警告放在眼里也很火,他眸子里满是怒意,冷冷地道:“一个奴婢为什么在这里?”

  李霄锋点出了蕙姨娘的身分,这下连李镇也皱了一下眉头。

  新媳妇进门的敬茶场合,一个姨娘在场确实不妥,这么一来新媳妇会怎么看王府?皆定会觉得王府没有规矩,自己是一家之主,可不能不出声,万不能让锋儿媳妇看低了他。

  他清了清喉咙,清冷的眼扫了过去,不悦的质问蕙姨娘,“你在这里做什么?谁让你来的?”

  蕙姨娘委屈地道:“回王爷的话,是大爷让婢妾来的。”

  李霄锦神情也很是傲然,理直气壮地说道:“姨娘就如同孩儿的亲娘一般,弟媳进门,敬姨娘一杯茶也是合情合理。”

  事实上是蕙姨娘求他,让他带她一块来的,说是李霄锋已经不尊敬她了,若是他媳妇也一样,她在王府还有什么地位?若是敬茶的场合她在,便能让新媳妇尊重她,再说了,王爷向来是看重她的,肯定不会对她去正厅看新媳妇敬茶有什么异议,他觉得蕙姨娘说的也有理,便认同了。

  姚采临自然不知这些原由,她的视线转到李霄锦身上。

  这就是李霄锋的嫡兄啊,初时是李霄锋的假想敌,两人在王府也是竞争对手的关系,两人虽然不同母亲,但都是嫡出。

  李霄锦的外貌与李霄锋截然不同,他是大渊朝典型的美男子,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皮肤白皙,鼻梁高挺,一双丹凤眼清亮有神,穿着月白色素面长袍,身材修长如竹,气质拔俗,周身透着让人不能轻视的贵气。

  自然了,他是文状元,又是典亲王府的世子,皇上是他伯父,皇后是他姨母,如此天之骄子,傲气凌人也是正常的。

  据说过世的言王妃极美,看来李霄锦是遗传了言王妃的美貌,但她觉得王爷跟李霄锋才像,两人的五官眉目有八成像,只不过王爷脸型较宽且没有那么黑,不知他们自己可知道否?

  姚采临正在打量李霄锦,耳边就听到李霄锋的冷笑。“你尽管让你的妻子向一个奴婢敬茶去,我的妻子可不向一个奴婢敬茶。”

  李霄锦脸上顿时就有了几分阴晴不定。

  他妻子进门时,并没有向蕙姨娘敬茶,他也不敢让妻子向蕙姨娘敬茶,若是传到岳家,他可要颜面扫地,连带让王府被耻笑。

  李霄锋追打落水狗,讥笑道:“怎么不说话了?那个奴婢不是如同你的娘亲一般吗?”

  姚采临知道如今王妃才是李霄锦的嫡母,他却说蕙姨娘如同他亲娘,这也是不把王妃摆在眼里,也难怪李霄锋动怒了。

  她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夫君说的极是,妾身在侯府时,教习嬷嬷只教导妾身进门后的隔日需向夫家嫡亲父母长辈敬茶,没教妾身向奴婢敬茶,适才妾身已向父王敬过茶了,现在该向母妃敬茶了,请母妃受儿媳的大礼。”

  出嫁之前,她早打定了主意,她嫁到王府不是学着圆滑做人和宅斗,而是护短,护李霄锋之短,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与他站在同一边,即便再无理,她也会全力相挺,就算他要去捅马蜂窝,她也会跟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