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老奴邵婆子给二少夫人请安!”姚采临刚刚才梳妆更衣好,那王府的燕喜婆婆便一脸笑意的来查验元帕了。

  落枫依照孙氏叮嘱的,拿了个包了十两银子的大荷包塞到燕喜婆婆手里,那婆子一惦重量,便笑逐颜开,千谢万谢的取下元帕去向王妃交差了。

  姚采临出了寝房,落枫、瑶想跟在她身后,两个守门的小丫鬟忙连声请安并撩了暖阁的软帘。

  姚采临进了暖阁,瞧见李霄锋已端坐在桌前,桌上摆着白粥和摆盘细致的六碟小菜,九兰、十霜立在李霄锋身后伺候,除此之外,还有个小厮跟她们站在一块儿,待看清那小厮的面容后,她有些诧异。

  这不是那日在洋铺里的小厮吗?那日她见李霄锋将玉观云交给那小厮,便知道那小厮是他的人,只是没想到会在王府见到,显然不是一般小厮。

  “我特意让梧桐过来给你见礼,是自小伺候我的,手脚还算伶俐,日后你有什么不方便出府办的事便交给他。”

  “小的梧桐给少夫人请安。”梧桐恭敬地朝姚采临施礼,眼眸却心虚的不敢看着她,更多的是怕她认出自己来。

  少夫人和玉世子亲密逛水上市集是自己给打的小报告,不知道她知不知晓?又会不会记仇啊?如果自己已经被记上一笔,那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原来你叫做梧桐啊。”姚采临似笑非笑的问道:“梧桐,我的木马轮呢?”

  梧桐一愣,旋即明白少夫人这是认出他来了,遂搔了搔后脑杓,有些尴尬地陪笑道:“回少夫人的话,小的不知,您得问二爷,二爷肯定知道。”

  李霄锋知道梧桐打小伺候他,不习惯女人,对着姚采临这个少夫人有些别扭,便一挥手。“你下去吧!”

  “小的告退!”梧桐得救般的退下了。

  姚采临哈哈一笑坐了下来,李霄锋看着她那极亮的眼睛,打从心里喜爱。“怎么,你真想骑那木马轮?”

  姚采临笑看着李霄锋,乌黑的眸子一闪一闪。“我骑得不知道多好呢!”

  其实她没骑过,也没把握,但如果他真把木马轮取来了,她便要说服他一块儿骑,或许她再动动脑改良改良,便可以有三分脚踏车的样儿了。

  不过她知道现在不是讨论那木马轮的时候,儿是她认识王府成员的日子,母亲一再交代,今天的场合相当重要,要不显山露水地将所有人捉摸个雏型,她方才能够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哈,母亲自然不是这么说的,是说她方才能见微知着,有定见,在王府过如鱼得水的安生日子。

  眼见时辰差不多了,两人收拾妥当出了凌月阁。

  姚采临大致看了一下,凌月阁分为前院后院,灰瓦粉墙黑漆落地柱,前院有六间正房并着三间厢房,遍植翠竹,窗下种着几株芭蕉,院中点衬着几块太湖石,抄手游廊上放着清一色相同的松柏花盆,气围清静,布置得简约雅致,处处显得干净利落,看上去宽敞舒朗,好是好,就是少了几分情趣,屋里屋外连朵花都没有,像正厅里那一溜六张的楠木扶手椅,贵重是贵重,却只搭着半新不旧的宝蓝色椅搭,竟连个点缀的坐垫也没有,光秃秃的在那儿。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李霄锋,也不知是他不让人布置,还是凌月阁的管事婆子懒?

  无妨,那是凌月阁以前没有女主人,现在既然有了她,等她熟悉了环境再发挥巧手改造一番,必让此处朝气蓬勃,不再死气沉沉。

  两人在院子里分乘小轿往主厅而去,一路上姚采临便掀了轿帘参观王府园中的景色,迎面一座用白色太湖石堆成的假山,花园里山嶂叠翠、清泉奇石,绕过假山,就见远处有几株参天的古树,不远处的粉墙内伸出几根绿枝,不知道是谁居住的院子,右拐上了一条夹道,出了夹道再左拐,见到八字壁影,又行了小半刻钟,突然见到两株两个男人合抱粗的参天大树,枝叶如伞,很是壮观,两边都是抄手游廊,处处透着气派和尊贵。

  两虚茶的工夫,主厅到了。

  姚采临见到前方正中铺着十字青石甬道,再过去,黑漆落地柱和琉璃大窗,那便是王府正厅了,她遂放下了轿帘。

  轿子停了下来,瑶想撩了轿帘,落枫扶着姚采临下轿,她看到李霄锋看着主厅大门,他的眸子如古井般深沉,神色陡然变得冷漠了,顿时觉得心疼。

  这便是一直以来他要走进王府主厅的心情吧,总会不自觉的板起面孔,不自觉的冰封起自己的心,这是他的家,里面都是他的家人,却是一个他必须武装起自己才能提步走进去的地方,长久以来给他的伤害可想而知。

  她往前一步,主动把小手伸向他,唇畔挂着浅浅笑意,妙目里闪着宝石一般熠熠的光彩。

  李霄锋看着眼前那葱白修长的柔荑,略一迟疑,终是握住了。

  两人手牵着手进去,众人见到一个曼妙的绯色身影与李霄锋相偕而来,一屋子的人都滞了滞,显然这不是李霄锋的作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像见鬼了一般。

  姚采临暗暗好笑,以后要让他们掉下巴的事情还多着呢,她会改变他,也会尽她所能,改变她所能改变的一切,例如王爷对王妃的态度,她好奇心重得很,她会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

  主厅白石铺地,布置得富丽堂皇,黑楠木嵌螺嬉大理石案,案上摆着一盆绝美蝴蝶兰,姚采临认出那是罕见的贡品,皇上对典亲王的看重可见一斑。

  典亲王李镇坐在主位上,身边坐着典亲王妃萧婉颜,两溜八张楠木交椅,张张都铺着大红五幅团花靠垫。

  李霄锋领着她向前。“这是父王、母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