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但是哪有新郎官叫新娘子先睡下的道理,也难怪九兰难以启齿了,这若传出去,肯定变成她这个新妇不被待见,明日若燕喜婆婆来查元帕,知道他们并没有圆房,她在王府的地位也会马上降级。

  “知道了。”姚采临不以为意的一笑。“你让落枫进来伺候吧!她伺候我惯了,口后我熟了环境再让你伺候。”

  “是的,少夫人,奴婢这就去唤落枫妹妹。”九兰见她没恼,也松了口气,连忙出去唤落枫了。

  落枫进来了,她先让落枫伺候她吃了一碗百合莲子红枣花生羹,跟着卸下钗环嫁衣,沐浴更衣。

  落枫愁眉不展的道:“二爷还没回来,少夫人自个儿睡下这样好吗?”

  姚采临朝落枫眨眼睛。“你就放宽心吧!我是什么人?难不成以为我会躲在被子里哭吗?”

  落枫一想,自己主子向来是个事事有主张的主,二爷不回来,她肯定已有定见,她确实无须操心。

  她照主子吩咐留一盏烛火之后便去旁边的耳房歇息了,留两个小丫鬟和两个婆子守门。

  姚采临闭起了眼眸,她要小睡一会儿,晚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房里的静动吵醒了,房里酒气冲天。

  果然,某个逃避洞房的人采用了喝醉的步数,把自己喝醉是最正当的理由,她早就猜到了。

  她按兵不动,佯装熟睡。

  摇曳烛光中,李霄锋掀开帷幔,他目光如炬,直旬勾的看着床上熟睡的人儿,枕上的乌黑发丝闪动光泽,被下如山峦般起伏的曲线……他的下腹一紧,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他是喝了很多,但他并没有醉,酒气早让他用内力逼出了体外,但是他必须等她睡了才回来,因为不想让她碰到他如石块一般坚硬的身躯,怕会吓着她。

  除了身子硬如石块,他身上还留下许多拚命练武时的大片伤疤,还有对战时留下的伤疤,他真的真的怕她会失望,何况还有他的腿疾……

  他眼神悠长地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宽衣上了床,怕惊动她,他只盖了一角被子,其它都卷在她身上了。

  这是他第一次与女人同床共枕,她才呓语一声,无意识的往他怀里钻,他的心已经软得能滴出水来。

  姚采临很快便发现李霄锋的身子滚烫,他一身的清爽,显然方才已沐浴过了,她更加柔软的缠在他身上,头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闻到了熟悉的檀香,感觉到他的呼吸很是急促。

  喜帐内暗香浮动,李霄锋又如何抵挡得住如此娇柔的软玉在怀?何况还温香扑鼻,简直缠绵入骨,他的瞳色为之深沉了。

  姚采临感觉身子被沉重的覆住,她所能碰触到他身躯的每一处都像是铜墙铁壁,他的昂然灼热就抵着她磨蹭,她感受到他焦虑的情绪,但她半点都不怕,反而缓缓的睁开了眼眸。

  李霄锋正在与情欲天人交战,她的身子白嫩柔软,他深怕碰坏了她,只敢轻轻的抱着她意淫,双手忍不住隔着衣裳在她身上游走,不想她竟睁开了眼,小扇似的长睫连眨了好几下。

  李霄锋脑子嗡的一声,又狼狈又惊愕的望着她,感到口干舌燥。“我……吵醒你了?”

  他说着就想撤退,但姚采临抬睑,坚定地伸手搂住了他的颈项,不让他逃走。

  “你要去哪里?”她嘴角轻翘,娇嗔的抱怨,“我等你好久了。”

  “你等我吗?”他有一瞬间的迷乱,她这般神态,这样说话,身上的馨香气息萦绕在他鼻翼间,让他心里酥酥麻麻,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姚采临娇笑。“你是我的夫君,今天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我不等你等谁?”

  她在孙氏身上学到了以柔克刚,对自己心尖上的那个男人,用柔情来抓住他的心,没什么可耻的,何况她的男人又如此与众不同,她必须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她并不害怕他的与众不同。

  见她那绽放的笑容和晶莹的眼神,李霄锋喉头动了动。“事实上,我刻意等你睡了才进来,我怕你会对我失望。”

  “骗人。”姚采临轻哼。“你分明是嫌弃我身子还没长好,所以不想与我洞房。”

  李霄锋急道:“没那回事!”

  他真的是太过珍惜她才会逃避洞房,有哪个男人不想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展现最好的一面?偏偏他浑身都是缺点,从外表到他的心,没半点健全的。

  “还哄我?”姚采临双目一红。“苏姑娘都告诉我了,你……你跟她……她……她是你的女人。”

  李霄锋听得愕然。“一派胡言!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来没有碰过她!”

  苏淡艳居然对她说那种话?那个女人……其心可诛,真正该死!

  姚采临脸颊滚烫的低下了头,柔声柔气地说:“那你……你证明你不是嫌弃我……我就信你的话……”

  李霄锋愕然的看着她垂下去的小脑袋瓜子害羞的抵在他胸口,脸蛋在他宽阔壮实的胸膛上蹭着,馥郁的少女气息充满他的鼻翼,像有热流缠着他,他小小地恍惚了一下。

  证明他不是嫌弃她?

  如何证明?

  若没有嫌弃她,便要碰她,碰了她方能证明他不是嫌弃……

  她这是……这是……他的心荡漾起来。

  “采临……”望着她朦眬的眼眸,他的声音里滚翻着情欲,身子开始涌动热潮。

  偏偏她又在此时抬头了,他的心越跳越快,胯下起了强烈悸动,他咬紧牙关忍住。

  姚采临目不转睛地望着悬在她上方的男人,她的夫君,看到他眼里满是炽烫若狂的火热,她心跳的等待。

  终于,他封住了她的唇,粗糙温热的大手抱住了她的腰肢,这举动令她的睫毛顚了下。

  两人的身体早就热了,也渴望着对方,互相在唇瓣纠缠中迷神忘魂,很快便裸裎相见。

  ……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