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我不知二爷心意,又不想因为我与二爷在怀远寺之事令二爷被迫娶我,所以才想出了比武招亲,想确认二爷心意,若二爷不想娶我,还有个退路,只要输了比赛便成,甚至可以不参赛,但二爷上了擂台,又赢了比赛,这表示二爷是心甘情愿要娶我,但二爷也有所顾忌,怕我根本没弄清楚你的状态,日后会后悔,因此二爷故意在擂台上‘出示’自己的腿疾,实在让我看得又好气又好笑,二爷您这是把小女子想成多肤浅的女子才会出此招数,可知道我娘看了差点昏过去,不明白自己闺女是在想什么,为什么坚持嫁给你。”

  说到最后,她的眼眸亮晶晶的,脸颊染了一层红晕,在她前生的世界,就是告白了,他不会不懂吧?

  李霄锋焉有不懂之理?

  环境使然,他可是最最敏感的类型,懂事后便善于察言观色,闻一知十,府里一点点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她说他令她眼睛一亮,这绝对是对一个男人的最大恭维。

  李霄锋很快压住了心里的悸动。“既然姚二姑娘一心一意想嫁给李某,又怎么会抛头露脸、互动亲密的和男人相偕逛市集,我的脸面往哪里放,姚二姑娘想过吗?”

  玉观云是美男子中的美男子,他如何不介怀?

  想到她慧黠灵秀、笑语盈盈的与玉观云谈笑,他便不由得心烦。

  但姚采临笑咪咪地说:“二爷完全不须在意玉世子,他只是一个谈得来的朋友,在大渊举目无亲,我就是尽地主之谊,带他见见世面而已。”

  只要她说出玉观云与她情如姊妹便可解了李霄锋的不悦,但她可没打算为了解自己的围出卖玉观云。

  李霄锋顿感啼笑皆非。

  都说平阳侯嫡女姚采临文采过人,六岁便会断文识字,举目无亲是这样用的?

  还有,人家堂堂宣王世子,还需要她带着见世面吗?

  但这一刻,他全然相信了她所言,她与玉观云只是朋友。

  他的表情就舒缓了下来。“总之,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看到。”

  姚采临听了,脸上立刻明亮起来。“自然是不会了。”

  这就是一个未婚夫在管未婚妻的节奏啊!她忽然觉得天落湖很值。

  马车抵达平阳侯府西边角门,落枫、瑶想已接到了梧桐的通知,早等待多时,连忙开了小门,将姚采临扶下车,李霄锋为避人耳目,并没有下车相送。

  姚采临知道两人再见便是新婚之日了,她下车前,回眸朝李霄锋笑了笑,那柳眉下明亮的杏眼,刻在了李霄锋心里。

  夜已深,一弯新月如钩,洒落在平阳侯府的飞檐屋角。

  姚采临已进屋许久,早已卸了钗环,沐浴更衣,在丫鬟的服侍下睡沉了,不知道李霄锋的马车停在那角门之外许久许久。

  三月初十,平阳侯府嫡女出嫁,十里红妆。

  其实那嫁妆何止十里,根本是蜿蜒了数百里,看着便像是一条披着红袍的长龙,说是百里红妆才贴切。

  满载着嫁妆的豪华车队从平阳侯府排到了城外,浩浩荡荡的大红色车队,至少上百辆,数量多得惊人,而看热闹的百姓由鸡啼开始便络绎不绝,满街都是出来送亲的百姓,人人争先恐后地要瞧瞧京城首富平阳侯都给了嫡女什么嫁妆,而平阳侯也很“顺从民意”,嫁妆箱子有的绑了红绸缎,有的挂着福字、喜字或鸳鸯等等寓意着吉祥美满的车帘,但没上封条,还一律不钉上顶盖。

  那些个真金白银、珠宝首饰、古玩真迹字画、各色锦缎乐器,其奢华程度,看得人人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还有那些个屏风等等的大型家倶,都是以朱漆髹底,雕饰贴金,随便一件都让人看得目不转睛,这种大富大人家的嫁妆曾几何时能亲眼瞧见了,人人你推我挤的就想靠近嫁妆近一点,看个分明,因此今天的仪式,不像是嫁娶,反倒像是百阳城的庆典似的,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姚采临人已坐在花轿里,头上戴着沉重的凤冠和满头的珠翠,身着大红刺绣嫁衣,她的陪房丫鬟是落枫、瑶想、槐香、金香以及奶娘杜嬷嬷,另外吴景祥一家、曲瑞和一家,都是孙氏一手调教的人精,全给她做陪房了。

  这一日,孙氏自然是万般不舍得她的,强忍着泪意送她出阁,姚采临早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拜别时,平阳侯姚君山眼睛红红,讲了一些“往之女家,必敬必戒,无违夫子”等的场面话。

  姚采临想起穿来后她只得五岁,自小他们对自己的呵护疼爱,也是哭成泪人儿,哽咽地拜别道:“谨遵父母之命!”

  “吉时到!起轿!”钦天监看的吉时是酉时,外头的喜婆看时间差不多了,扯着嗓子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