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姑娘醒来了。”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掀开纱帐,像是时时在关注着她的动静似的,她一睁眼便知道了。

  桌边坐着一名容貌艳丽的女子,她端起茶盅喝了一口茶,很随意的开口吩咐守门的丫鬟,“怜香,去把粥端过来。”

  “是。”

  名叫怜香的丫鬟退下了,姚采临挣扎着坐了起来,坐起来之后,却感觉头隐隐发疼,身子也软绵绵地不听使唤。

  那女子半点帮她的意思也没有,只冷淡地说:“姚二姑娘还是再躺躺吧!免得出了什么差错,有人怪罪到奴家头上。”

  姚二姑娘?姚采临扶着额际,微讶的看着那女子。“姑娘认识我?”

  苏淡艳唇角微撇。“自然是认识,否则怎么会让你睡在我房里。”

  花月楼就在绿水湖畔,湖上恶火四起时,她所在的那艘楼船很快便靠了岸,她与章瑞尧等人皆毫发无伤,章、吴、白、郭说要去寻李霄锋,不久鸨娘派暖轿来接人了,她与其它花娘便顺势回了花月楼,不想,过了一个时辰,李霄锋却抱了一个湿淋淋的姑娘来,又是请大夫又是更衣的折腾,把花月楼里弄得人仰马翻,她这才知道,原来他也有这样的一面,原来他会这样百般呵护一个女人……

  “请问姑娘是哪位?”姚采临感觉到对方不喜欢自己,不只不喜欢,貌似还挺有敌意的。

  苏淡艳起身,眸子直视着她,带着微微的无视,不紧不慢地说道:“奴家是花月楼苏淡艳,这里是奴家的房间。”

  姚采临点了点头。“原来是苏姑娘。”她眼里波澜不兴。

  眼前的苏淡艳发髻插着蝴蝶簪,鬓角戴着珊瑚石珠花,身着猩红色罗衣,桃紫色纱裙,外面一件金缎子窄袖褙子,披着镶紫貂锦刻丝披风,红宝石的灯笼耳坠,坠垂着长长的流苏,走动间显得别具风情。

  她的穿着打扮妖娆撩人,双肩纤削、腰肢袅娜,举手投足间蝉鬓轻挑,自有股风尘女子的妖治放诞,与她听闻的什么丽而不俗,半点不相同。

  或许那丽而不俗、出淤泥而不染等等溢美之词只是吹捧她的男人下的定义,在她看来,苏淡艳是天生吃这行饭的,听说她不随便接客,还蔑视权贵,曾经罚酒不喝、点曲不唱,横眉冷对万户侯等等,这些被男人欣赏的种种刚烈作为,简单来说,就是耍大牌嘛。

  “姚二姑娘知道我?”苏淡艳的语气里并没有意外,反而有着小小的骄傲。

  她可是名动京师的名妓,多少王公贵族、商人富贾不惜浪掷千金,就为了一睹她的芳颜,花月楼的车水马龙、络绎不绝都是拜她所赐,没有她就没有花月楼今日的盛况。

  “自然是知道的。”姚采临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苏姑娘能吟诗作赋、琴棋书画,心灵手巧,才艺双全,是远近闻名的美人。”

  所谓的耳闻,就是她那些堂兄弟。

  族学其实是个听八卦的好地方,她几个较年长的堂哥,甚至年纪较小的叔叔,总在课间口沫潢飞的大书特书上妓坊的事,其中他们最向往的便是花月楼了,而花月楼又属苏淡艳人人想一亲芳泽,五年前她艳帜初张便声名大噪,五年过去了,她仍是京城娼门教坊的第一人。

  苏淡艳那骄傲得意的样子看在姚采临眼里只觉得她没有自知之明,甚至可以说是自我感觉良好,不管苏淡艳承不承认,她再怎么才艺双全、怎么脱俗出众,在这连嫡庶待遇都天差地远的大渊朝,只要身在青楼,最终不过沦为男人的玩物,不可能成为谁的正室夫人,别说王公贵族了,连一般百姓也不会有人迎娶青楼女子为正室,她知道邻近的大萧朝对歌妓十分礼遇,文人雅士在妓院聚会,与歌妓们一同吟诗饮酒是风雅之事,但大渊不是如此。

  “看来姚二姑娘对奴家知道的不少。”苏淡艳似笑非笑地道:“想来姚二姑娘自诩名门闺秀,肯定想不到有朝一日会来妓院吧!”

  “苏姑娘此言差矣。”姚采临淡淡地笑,但眼中满是以自信为基础的从容,那是她自小被孙氏如珠如宝的捧在掌心育养建立起的自信。“平阳侯府是名门,身为平阳侯的嫡女,我本就是名门闺秀,犯不着自诩。”

  她清楚看到苏淡艳的手握成了拳,二世为人,她深谙人性,这个苏淡艳长年被男人追捧,心性比一般的花娘还高,受不得一点点屈辱。

  至此,她不免怪起李霄锋来,将她救起送回侯府便是,为何将她放在这花月楼里,他自个儿却不见踪影,让她独自应战这个对她存着莫名敌意的苏淡艳,她本来不必经历这种破事的不是吗?

  苏淡艳干笑一声。“是奴家失言了,不过姚二姑娘好会教训人啊,想来像姚二姑娘这样的出身,是惯常训人的,是吧?”

  姚采临瞬间觉得头大,这个女人有被害妄想症,她蹙眉。“我没训你,我只是点出事实。”

  “姚二姑娘是不是瞧不起奴家身在青楼?”苏淡艳忽然笑吟吟地看着姚采临。

  “可是怎么办呢?咱们服侍的可是同一个男人。”

  姚采临脸色一变。“苏姑娘请自重。”

  她还没出阁,说什么服侍男人,这可是严重毁谤她的闺誉。

  苏淡艳似笑非笑。“我是二爷的第一个女人,对二爷的喜好了如指掌呢。”

  门外,伸手要叩门的九兰的手停在半空中,她是个心思沉稳的丫鬟,里面有她不久后要服侍的少夫人,那个苏淡艳偏又口出狂言,想了一会儿,她选择在门外聆听。

  房里,两个女人对视着,苏淡艳得意的翘着嘴角,姚采临愕然。

  本来男人逛个妓院也没什么,但这话听在她耳里,竟如晴天霹雳,她方知自己已将李霄锋放在心上了,他已不仅仅是一个她不愿错过的择偶目标,不仅仅是她将嫁之人,她在意他了。

  “二爷进士及第那一日,便是跟朋友来我这儿庆祝的,那一夜我们便好上了,二爷在府里没有通房小妾,有需要便往我这儿来……”

  姚采临感觉脑子里嗡嗡嗡的,进士及第……所以他与苏淡艳的性关系已经维持好几年了。

  如果她是单纯的古代人还好,这时代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常态,女人也习以为常,偏偏她是现代穿来的,未婚夫和妓女有着长久的性关系,她无法接受……

  看到姚采临脸色变了又变,苏淡艳得意极了,这个什么狗屁门名闺秀,端什么千金架子,不过就是个贱蹄子,今天她就要狠狠挫挫这侯府娇女的锐气,也要报复李霄锋,谁让他竟一点脸面都不给她,明知道她都是因为他才会赴章瑞尧等人设的宴,竟当众说什么婚后不会再上花月楼,这不是给她打脸吗?

  “初时二爷血气方刚,时时在我这儿赖着好几日不久,我总给他缠得下不了床,即便是现在,二爷兴起也是狂猛得很,令人招架不住呢,要是二姑娘想要学习房中术,奴家倒是愿意倾囊相授……”苏淡艳掩袖而笑,但已说得露骨。

  姚采临的眸子清冷如霜。

  俗话说,人若怕鬼,鬼就吓人,人不怕鬼,鬼就怕人,这苏淡艳何尝不是一只鬼?她说这些不就是要灭她的威风吗?自己若再不开口,她必定得寸进尺,什么下作话也敢再说,她得开口才能让苏淡艳闭上嘴,而一开口也必定要命中红心才行……

  她下颚缓缓扬起,眼角打量着苏淡艳,目如寒星,冷冷地说:“苏姑娘既然张着黯帜做生意,便要有点生意道德,将客人的隐私大刺刺道出,是否太没有生意道德了?话若传出去,谁还敢当苏姑娘的入幕之宾?”

  闻言,苏淡艳又气又羞。

  竟然把她和李霄锋的关系说成是生意关系?还说什么入幕之宾的,她分明没有……没有常常接客,她是卖艺不卖身,只有一些拒绝不了的权贵,她才会勉为其难接客。

  她正想分辩,门外响起了叩门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