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就在她思索时,一条蛇般的软鞭抽了过来,鞭尖正好拍在她裙上,姚采临陡然一惊,举目望去,是一个眉目刚毅、容貌姣丽但面沉如水的女子,她一双眼睛如熠熠寒星,一身绿色夜行衣,做男装打扮,身材高姚、秾纤适宜,半点不输男儿。

  “梅俊英!你这是在做什么?”李霄锋脸一沉,抽出剑,往那软鞭挑去。

  “我在做什么?你现在是问我在做什么吗?你看不出来吗?我要杀了这丫头替我的手下报仇!”梅俊英越说越恼,鞭起鞭落,向姚采临抽过去。

  李霄锋剑如凤舞,挡下了那一鞭,他嘴角扬起冷笑。“报仇?这是在寻哪一门子的仇?这般搞不清楚状况还配当一寨之主吗?”

  “是我弄不清状况还是你被美色迷惑,咱们就来说个清楚!”梅俊英陡然将软鞭收握手中,又陡然用力一抖,将软鞭的缠、转、扫、挂、抛发挥的淋漓尽致,鞭鞭都朝姚采临而去,但也一一都被李霄锋挡了下来,她气不过,使鞭又益加狠毒了。

  姚采临蓦然想起在怀远寺时,李霄锋问过那群山贼是否是梅花寨的,貌似那群山贼是背着他们寨主去干那打家劫舍之事,而他们寨主貌似是不同意他们这么干的。

  这个名叫梅俊英的女子,说要为她的手下报仇,又是冲着她来……莫非,梅俊英就是梅花寨的寨主?

  可是奇怪了,若梅俊英是梅花寨主,是来找她寻仇的,对李霄锋说话为何那般古怪尖锐,什么被美色迷惑,李霄锋是否被美色迷惑与她何干了?她说得那般义愤填膺是为哪桩?姚采临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她正百思不得其解时,一道弱弱的呼救声传来——

  “妹妹……救……救命啊……”

  不知何时,绿衣人已围住了玉观云,他脸色发白,吓得直打哆嗦,身子如筛糠似的直摇晃。

  李霄锋见状卖了个破绽,引得梅俊英靠近,他一剑斩去,发出电光火击的巨响,那软鞭应声而断,激出一道火光,只见到那锋利的剑闪着寒光,软鞭已是死物,不能再使。

  这变故令姚采临也睁大了眼睛,显然那软鞭是特别打造的宝物,理应不会断才对,因此梅俊英见鞭断才会那么震惊,然后就听到梅俊英气急败坏的质问李霄锋——

  “你那是什么剑?为何断得了我的九节鞭?”

  李霄锋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当今圣上赏的剑,你去问皇上!”

  他几个起落,由绿衣人手中救出玉观云,又将玉观云抛给了那小厮和二掌柜、三掌柜、四掌柜等人,他们合力将玉观云接住了。

  梧桐便是那小厮,常原扮成了二掌柜,三掌柜、四掌柜分别都是李霄锋的得力手下。

  李霄锋沉声命令,“梧桐、常原!把这小子看好了,不得让他伤了半根寒毛!”

  姑且不论他喜不喜欢,这人是大梁国宣王世子,若是在大渊境内有什么事,皇上必定要头疼。

  “知道了,爷!”大火突然烧起,梧桐看着船舱里浓烟滚滚,急道:“咱们快走吧!爷!”

  “哪里走?”梅俊英不依不饶,嗖地又从腰间抽出一根丈余长的软鞭,向梧桐等人扫过去,一下子就把那四掌柜扫倒了,她的手下同时如猛虎般地朝梧桐等人攻去。

  船舱里一片混乱,梅俊英将那软鞭舞得虎虎生风,远打近缠,时而抽向梧桐等人那里,时而抽向姚采临,都被李霄锋用剑法之中的点、撩、拦一一挡下来了。

  然而越是抽不到姚采临,梅俊英越是不甘心,又见李霄锋老是护着姚采临,梅俊英出鞭越见凶狠。

  眼见火焰已窜上船顶,李霄锋索性提着剑,大步流星的走到梅俊英面前,他一脸寒气逼人,她一愣,竟让他空手白刃的夺了她的软鞭。

  姚采临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此时梅俊英正对着她,她将梅俊英的反应看得一清二楚,她看到梅俊英双颊起了淡淡绯红……

  “没看到楼船已经烧起来了吗?你的手下上怀远寺掳人,意图向平阳侯勒索,他们是罪有应得,你若再胡搅蛮缠,胡乱寻仇,我明天就带人剿了梅花寨!”

  梅俊英一听大怒。“你敢?”

  李霄锋脸色阴沉沉的。“你试试。”

  两人几乎一触即发的对峙时,混乱间,也不知道是谁撞破了门,李霄锋见大火已笼罩了整艘楼船,他不想恋战,拽了姚采临便走。

  一到外头,姚采临才发现火势惊人,湖上烈焰冲天,自然也没有接驳船了,他们这是要往哪里逃?落枫他们在哪里?不会也陷入这片火海里了吧?

  说时迟那时快,她看到十多条黑影一起跳进了湖里,正是那些绿衣人,想来他们都是识水性的,这是唯一保命的方法。

  后面,梅俊英寸步不离的追来,一个铁砂掌往姚采临劈过去,李霄锋出手接了她那掌,他脸色铁青,眉峰锁得死紧。

  “梅俊英,你够了没有?”

  梅俊英狠狠的瞪着他。“李霄锋,为何言而无信,不是说你不娶妻吗?不是说你终身不娶吗?”

  姚采临一愣,搞半天,原来这是他的风流债啊!她现在这处境是被他连累的是吧?

  此时,那个连累她的始作俑者表情阴沉,如暴风雨前的天气,他嘴角噙了丝冷笑,不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轮得到你来质问?”

  “你——”

  梅俊英面色煞白,一副杀红了眼的模样,泪水就涌了上来。

  她猛地对姚采临用力一推——

  “梅俊英!”

  姚采临落湖前的最后记忆是李霄锋的雷霆怒吼。

  姚采临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精致的粉色绣花棉被,隔着淡紫色纱帐,入眼所及珠帘绣额,深紫色的壁幛,墙上挂着几幅屏条对联,屋里的桌椅、屏风、花几,摆设无不典雅高贵,她一时也猜不到自己在哪里,只记得自己是被梅俊英推落湖的,虽然她会游泳,但湖水太冷,她便失去了意识。

  救她的人自然是李霄锋了,不过这里是哪里?他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