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玉观云猛点头。“对对,我们不会去报官,决计不会……”

  “我如何相信你们?”萧掌柜不紧不慢的看着姚采临。“这样吧,你留下来,三天后,若是确定这位公子没去报官,我就放你走。”

  “什、什么?”玉观云目瞪口呆。

  虽然他自认是女儿身,但外人还是当他男人看待,他在贼窝待三夜没什么,但姚采临一个姑娘家在贼窝待三夜可就大不同了,即便脱险了,也不知会被传得多难听。

  他正想出言阻止,却见姚采临咬了咬下唇,毅然决然地道:“好,我留下来,你放他走!”

  她想法较深,于公,玉观云是大梁宣王世子,若是死在大渊,可是会挑起两国战争的大事,而他又是暂住在平阳侯府,届时平阳候府也脱不了干系。

  于私,她与玉观云这段时间也培养出了深厚情谊,深知他内心是弱不禁风的女儿心,半点应变能力都没有,两人虽同样是家里娇宠大的,但玉观云不似她穿越而来,心性较坚强,遇事较镇定,玉观云可是那种一只老鼠就能吓得他吱吱尖叫的娇花,自己若把他留在这里,又怎能安心离开?还不如她留下来,还能看着办。

  萧掌柜闻言却是面色一冷。“你也是有情有义啊,为了他,不顾自身安危,就没想过你一个姑娘家,留下来会毁了闺誉吗?”

  她总觉得这个萧掌柜的语气很奇怪,但她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闺誉早毁了。

  “他现在可以走了吗?小女子还有个不情之请,这位公子对这里不熟悉,不知能否派个小厮引路,最好是能将他送回平阳侯府……”

  “妹妹……”都什么时候了,还这样为他着想,玉观云感动得一塌糊涂,眼角盈然。

  萧掌柜眼角微翘,眼神很冷,他直勾勾的看着姚采临。“当我是镖局吗?还护送回去……”

  姚采临与他眼睛对眼睛,正想说话,楼船外头传来一声惊呼——

  “走水啦!”

  第六章

  姚采临才听到走水,浓烟随即窜进船舱里,先前那忽然就不见踪影的小厮和二掌柜、三掌柜、四掌柜箭也似的跑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几个黑衣人,只见那小厮急吼吼地对萧掌柜说道——

  “爷!湖上几百艘船都被放了火,现在火势一发不可收拾,咱们快走吧!”

  姚采临暗叫一声太好了,他们说不定可以趁乱逃走,她就不信了,那黑心掌柜要逃命还会带上他们两个。

  “妹妹……怎、怎么办……咳咳咳咳咳……”玉观云宽袖掩着鼻口,却还是熏得流泪呛咳。

  “快走!”

  姚采临拽着玉观云要走,不想竟有十多条黑影垂绳从天而降,玉观云吓得魂飞魄散,姚采临也不敢轻举妄动,两个人就手足无措的愣在那里,那十多个人已经站稳了,个个穿着绿色夜行衣,他们抛去了绳索,正要将他们围住,萧掌柜却风驰电掣地纵身而来,他一出手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击倒了几个人,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姚采临被他紧紧抱在怀里,她紧贴着他的身子,隔着他的衣袍也能感觉到他胸膛的震动,他身上有股特别的檀香,那特殊的香气唤回了她的记忆,在怀远寺时她也闻到过一样的香气,是李霄锋将她抱在怀里时……

  难道——

  她愕愕地抬眸看着萧掌柜,眼睫因为不可置信而连闪了好几次。

  如此特殊的檀香,怎么他和李霄锋身上都有?两人的身材又如此相近,都是修长伟岸,眼神一样倶有穿透力,五官之中唯有眼睛不能易容,除去其它部分不看,这双凌厉又冷漠的眼眸分明是属于李霄锋所有……

  就在她惊疑不定时,几个起落,萧掌柜已抱着她落地,与那些来历不明的绿衣人相隔一大段距离,她娇小的身子便半倚在他臂弯里,而他正用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着她,半点没放开她的意思。

  姚采临还没从惊奇之中回过神来,又蓦然跌进萧掌柜那深似海的眼神里——他是李霄锋吗?她的心怦怦乱跳,脸也发烫了。

  就在两人心思各自转动,有些忘情的凝视着对方时,不想,那头的玉观云却担忧的惊呼了一声“妹妹”,萧掌柜听到玉观云那声心焦如焚的呼唤,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松手了,她身子向前一倾,踩到了自己的前裙。

  “啊啊啊——”她本能惊呼。

  眼见她要跌倒了,萧掌柜又及时抓住了她,将她扯回自己怀里,不料听到一声清脆的裂帛声,她的前裙裂开了。

  萧掌柜眼中闪过一抹奇怪的情绪,手臂倒是紧紧的环住了她的腰,防止她再跌倒。

  姚采临回想这位萧掌柜之前那些古怪的言词和眼神,此时已经很肯定他就是李霄锋了,若他只是萧掌柜,不会将她优先从绿衣人那里带走,若他只是萧掌柜,大可以让她跌倒。

  是了,他是李霄锋,易了容或戴了人皮面具,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又为什么要假扮成这里的掌柜与她做买卖,但有他在,不管这些绿衣人是谁,有什么目的,都不足为惧,自己跟玉观云很安全。

  她安适的待在他怀里,抬起星眸,眼神明亮,眨也不眨的望着“萧掌柜”。

  “二爷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李霄锋微微一震,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她是如何知道的?

  姚采临不显山不露水地看着他。“二爷若不以真面目示人,这‘萧掌柜’一直抱着我可不太好……”

  李霄锋嘴角微微一翘,遂撕下了人皮面具,露出本来面目,而玉观云见了又是惊呼连连,他今天可尝够惊涛骇浪了,不过没人理他就是。

  姚采临笑睇着李霄锋。“真的是你。”

  不知怎么搞的,李霄锋发现自己竟想伸手捏她那娇俏可爱的鼻子,但他硬是压下了念想,没有那么做,只哼道:“你倒是会顾忌萧掌柜抱着你,怎么你抱着姓玉的小子就不在乎外人眼光了?”

  “抱着姓玉的小子?”姚采临一头雾水,他这是在指控她抱着玉观云吗?她何时抱着玉观云了?别说她不可能主动去抱玉观云了,就是玉观云也不会让她抱啊,他对女人的肢体触碰可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