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梧桐脸上藏不住事,一看就知道事情急迫,八卦乃是天性,章、吴、白、郭都想知道是什么事,奈何他只对主子附耳过去,连坐在李霄锋身边的苏淡艳都听不到半个字。

  “姚二姑娘来这里了……”

  见梧桐语气吞吞吐吐的,分明还有事,李霄锋眉一挑。“所以呢?”

  上灯节热闹,她贪热闹,若与家人来凑热闹也不是什么事,梧桐特意来禀报,就肯定有什么。

  梧桐实在不安啊,他声音更小了,声如蚊蚋地道:“那个……姚二姑娘……与、与一名男子同行。”

  第五章

  姚采临很喜欢上灯节,每每看着那些停泊在绿水湖上的大大小小船只,以及岸边那些摆摊的、卖灯笼、卖花的,好生热闹、倚岸而筑的茶舍酒馆里,有文人雅士在品茗赏灯,也有三五好友在把酒言欢,广阔的绿水湖入了夜仍灯火通明、如织游客,人来船往,总予她太平盛世的感觉。

  下午她在族学里遇到玉观云,两个人的交情已经烂熟,也已熟不拘礼,听她说起上灯节,她不过随口说晚上会到西洋人的洋铺子买东西,他便说什么都要跟来,还“楚楚可怜”地说他们大梁民风保守,至今不允西洋人入境,他还未见过西洋人,也未见过西洋物,想开开眼界。

  老天,他都把自个儿说成井底之蛙了,她还真无法拒绝,便允了带上他一起,自然不能漏掉他的随身小厮小福儿、小安儿。

  侯府的姑娘虽然人人都向往一游那水上市集,但那是不被允许的,而姚采临这逛水上市集的行程是孙氏默许的,往年都会带上两个大丫鬟和孙氏的陪房吴景祥一起,姚采临客气,喊他一声吴叔,他拳脚功夫不错,人也机灵,孙氏让他跟着是以防万一有事,可以保护姚采临。

  湖光映圆月,姚采临戴了面纱,一行七人从平阳侯府的小门搭了孙氏备好的马车到了绿水湖畔,玉观云已经按捺不住,几次掀起车帘朝外张望,看得姚采临好笑不已。

  “看看,你这哪有半分世子模样?”

  玉观云闻言放下车帘,正色地看着她。“我正打算这次回大梁时,请求我父王撤了我的世子之位,让我弟弟当世子。”

  姚采临一愣。“你的意思不会是,往后将长住在大渊吧?”

  其实有断袖之癖的勋贵子弟何其多,连德硕公都有此癖好,心照不宣便是,谁不是照常娶妻生子,再养几个男宠,谁会揭了自己的底?哎,这个玉观云果然特别,特别的笨,特别的纯情,竟为了姚倾要放弃将来的王位,她有点替他担心,不知姚倾是否能回报他一片真心?

  “我确实有此打算。”玉观云微微一笑。“我爱的人在此处,我自然想长长久久的待在这里,再说我也喜欢贵国的民风,想来能适应此处的生活。”

  姚采临不想影响他的决定,便点了点头。“你自己考虑清楚便好,我也不说什么了,反正若在大渊住不惯,你还能回大梁去。”

  玉观云一脸惋惜。“可惜你就快成亲了,不然在府里有你做伴,一块儿说说话多好。”

  姚采临促狭一笑。“你可以找我五妹妹陪你说话,她肯定很乐意。”

  玉观云无奈地道:“别取笑我了,我如何不知道五姑娘对我的心意,我是见了她就怕啊。”

  姚采临乐呵呵地笑,登船的地方也到了,两个人下了马车,让车夫去休息。

  一艘小船可容纳八人,他们前头已经排了六个人,不可能再容下他们七人,姚采临心急想快点去看货,怕好东西被别人买走,于是跟玉观云先上船,让落枫、瑶想、吴景祥和小福儿、小安儿搭后班小船,她想着反正船东想多赚点银子,船只是一班又一班的往来,落枫他们随后便到了,她与玉观云先登船也没什么,殊不知看在旁人眼里他们就是对少年夫妻,贪新鲜出来逛市集。

  偏偏,大梁国境内少河川,他们的京师也没有河,玉观云没搭过船,姚采临怕他登船时重心不稳,一直与他扣着手,落在梧桐眼里不得了,这是背着他家爷偷人啊!

  又偏偏,要下船时,有个孩童抢快,闪过玉观云身边,他忽地一个踉跄,眼见就要落水了,姚采临吓得魂飞魄散,忙抱住他,以免他落下水去。

  一个连河川湖泊都没见过的人,自然是不会游泳了,掉下湖去准死的。

  抱住他之后,她余悸犹存,小声嘀咕道:“世子爷,您还真会给我添乱。”

  她前生虽然会游泳,但这一世她的身分是大家闺秀,根本没学过游泳,总不能她跳下水就会游了吧!若是他落水,她也只好被迫游泳,这传回平阳侯府不得了,她是何时通晓泅水的?身边的丫鬟婆子恐怕都会被狠打一顿再发卖出去,所以,玉观云这不是给她添乱是什么?

  她不知道,玉观云给她添的乱还有更大的,婚期定下之后,李霄锋在江湖上的朋友传来风声,那群夜劫怀达寺的山贼原来真是梅花寨的,手下这么多人却栽了个大跟头,那寨主颜面一夜扫地,十分介怀此事,就算气恼手下胡来,仍决心要给平阳侯府好看,盘算要在姚采临出嫁前掳走她,毁她清白。

  李霄锋既然知道了便不可能坐视不管,他派人保护姚采临,也因此,姚采临一出府就有人通知梧桐,梧桐原是不相信知书达礼的侯府贵女会与男人结伴游市集,待他亲眼确认,顿时冷汗涔涔。

  这是怎么回事?姚二姑娘竟如此不守妇道?

  所谓好事不瞒人,瞒人没好事,如果她堂堂正正,又何必遮遮掩掩?侯府一定不知道她来这里,还跟男子状极亲密的相偕而行。

  这这这、这成吗?都还没成亲呢,她就做出这等出格事来,成亲了还得了?岂不上房揭瓦了?于是心急火燎地去通报李霄锋了。

  姚采临浑然不知未婚夫也在此处,她拽了玉观云的手下船,熟门熟路的跳上另一艘楼船,入口处挂着垂地黑漆锦幔,她领着玉观云掀帘而入。

  他们下船的地方是临时搭建的平台,四面八方都有不同的船商铺子,如果要逛的铺子不在此处,便再上船告知船东要去的商铺即可,开头在岸边已买过船票了,便不需要再付额外的银子。

  这是姚采临第三年来逛西洋人的商铺了,洋人的物品在这时代还很稀奇,若不是上灯节的水上市集很有赚头,这些洋人也不会大费周章的走水路过来做生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