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他比谁都明白,他都难以忍受众人异样的眼光了,何况是玥儿一个姑娘家?他真怨恨老天,怎么不干脆让他缺条腿算了,他甘愿以此换玥儿的双腿与常人无异,他更气自己是双生子里腿较好的那一个,他可是一点都不感谢老天独厚于他。

  “二哥哥快别说这种话了。”李双玥心里酸楚的,但她吞回了眼泪,扬起小脸,轻快地道:“我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身在王府,不愁吃穿,又有娘亲护着爱着,已经满足了。”

  她这个双生哥哥是多么骄傲的人啊,她常暗自感伤,也庆幸瘸得比较厉害的是自己,要不然她这哥哥可能永远待在边关不回来了。

  “傻丫头。”他眼里露出几分悲伤。

  以为他不知道吗?为了不想让人指指点点,惹他们父王不高兴,玥儿从不踏出王府半步,她甚至也很少走出自己的院子,就怕在府里撞见了他们父王,引他们父王不快。

  堂堂典亲王,不爱护怜惜身有残疾的女儿便罢,竟把自己亲生女儿逼迫到这种地步,做为玥儿的哥哥,他能不怨不火吗?

  “我哪里傻了?虽然我不常出府,但该知道的我都知道。”话锋一转,李双玥轻快的问道:“二哥哥喜欢姚二姑娘吧?”

  不想妹妹因他而心情太过沉重,李霄锋脸上也有了笑意。“你这鬼灵精,如何知道我喜不喜欢她?不过见过一面。”

  李双玥笑道:“不喜欢的话,你也不会去参加比武招亲了。”

  李霄锋嘴角微扬。

  是啊,他是有一点喜欢她,就因为那一点点喜欢,今天他把自己的自尊都输得彻底,她推了这门亲事,因为他的瘸腿……

  “我好期待嫂子快点进门,我相信她一定是很好的人,才会令二哥哥喜欢她。”李双玥的眼里满是期盼。

  李霄锋哼声道:“恐怕你的期待要落空了,她不会进门了。”

  李双玥眼睛灿亮如星。“才不呢,二哥哥错了,她会。”

  “何以见得?”他觉得妹妹的一厢情愿毫无道理。

  李双玥微微地笑。“要是她不喜欢你,不管外人议论了什么、指点得多不堪,大可以直接拒绝议亲,可是她弄出了比武招亲,这不就表示她嫁定你了吗?”

  她不明白,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她二哥哥怎么就不懂?难道真是当局者迷?

  李霄锋也不跟妹妹争辩了,反正事实很快就会有答案,他不置可否地说:“那咱们等着瞧,看她嫁是不嫁。”

  萧子秋大步流星地由抄手游廊那头过来,远远看到他们兄妹便道:“你们怎么站在这里?霄锋,我正好要去找你。”

  李霄锋眼里又露出了丝冷意。“是不是平阳侯府回了亲事?”

  “你倒想。”萧子秋笑道:“宫里给宁王府传了消息,平阳侯府的孟老太君进宫见了太后娘娘,说如今比武招亲胜负已定,请太后娘娘速速赐婚,日子越早越好,大伯父听了很高兴,直说是门好亲事,我正好也在场,大伯父便让我过来跟姑母说一声,不过适才我进来时,听说宫里来了旨意,让姑父、姑母进宫,想必是皇上要亲自告知此事。”

  他是萧家三房的嫡子,行五,宁王萧百川是他的大伯父。

  皇上知道典亲王对宁王府这个亲家很冷淡,便特意多关照宁王府一些,而如今宁王年纪也有了,势力也淡了些,皇上初登基时担心宁王会有异心,结果也没有发生,皇上倒是过意不去,知道宁王最关心萧婉颜这个嫁进典亲王府的妹妹过的好不好,也很关心李霄锋、李双玥的婚事,因此平阳侯府一有结论便早一步通知了宁王府。

  李霄锋听得一怔。

  她居然还肯嫁给他?

  “人美不在貌,美在心意好。”李双玥绽放一个春花般娇艳的笑容。“虽然我还没见过嫂嫂,但我已经开始喜欢她了。”

  太后做主,婚期定在三月初十,那天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吉日,钦天监说,无论什么八字的人在那日成婚都相合,因为时间紧凑,太后还让宫里的尚宫局帮着准备女方的嫁妆,说明了她极为重视这桩婚事,因此,京城里关于怀远寺那一夜的诸多传闻在一夜之间都消停了,太后对这结果甚为满意,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李霄锋生平第一次对一件事有了期待,而且还是他自己的婚事。

  他没想过自己会有成亲的一日,他对女人没兴趣,而且他也认为没有女人会嫁给他这个出生就被视为怪物的人,何况他还身负残疾,虽然那残疾确实是微乎其微,但他却无法放下。

  虽然表面上不在乎,但在他心中,将那残疾看得极重,他认为那是他父王不愿亲近他的源头,如今有个姑娘在他故意将那残疾放大之后还愿意嫁给他……他冷硬的心弦被拨动了,也开始有所期待了。

  或许,天下之大,真有一个人能进入他的心也不一定,姚采临,撞见了他黝黑又满布伤痕的身躯,却还敢直视着他的双眼说话,见了他的腿疾也没有一惊一乍的避之唯恐不及,听说她是平阳侯府娇宠着长大的嫡女,平阳侯与夫人对她宝爱有加,在侯府里的地位最是尊贵,与他不同,明明白白是个受宠的主,这样的她,恐怕是至今不知道什么是被冷落吧,到他身边无疑是自讨苦吃……

  “二爷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净是出神?”说话的是京城第一青楼——花月楼的名妓苏淡艳,她媚而不妖,丽而不俗,寻常还请不到她,她肯赴宴,全是因为李霄锋。

  她倾心于李霄锋,打从她沦落风尘,他是唯一不碰她的男人,但她知道,自己身分卑贱,连给他当个洗衣妇的资格都没有,更遑论留在他身边为婢为妾了,像今天这样的盛会,能与他在一起,她已经该满足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