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李镇却是脸色铁青有如锅底,直想仰天长啸,那小子,究竟在搞什么鬼啊?!

  典亲王府的正厅里,李镇正在大发雷霆,他蹦跳发怒,厅里一干人等全吓得脸色发白,不敢开口。

  “臭小子,为什么把腿弄得那么跛?怕人家不知道你是个瘸子吗?”李镇有如三尸神暴跳,怒目而视着李霄锋。

  李霄锋不置一词,但他眼里表达的意思可多了。

  萧婉颜眼见情势无法收拾,忙拉着丈夫的衣袖苦苦哀求。“王爷别说了,妾身求您别说了……”

  李镇半点脸子也不给妻子,一声冷哼。“慈母多败儿!”

  这无疑是踩到李霄锋的底线了,他凝了眼,面色一冷,毫无畏惧的直视着李镇,“败儿?父王倒是说个明白,儿子怎么败了?儿子保家卫国,在外栉风沐雨,为我大渊立下汗马功劳,换得天下百姓的安生日子,可不敢担那败儿两个字。”

  李镇直眉瞪眼。“你——”

  这小子越发浑了,在他听来,句句逆耳,字字诛心,真是半点也不让他这个爹啊!

  “儿子如何?父王直说无妨。”李霄锋双手抱肘在怀,脸露不屑之色,黑沉双眸冷极。

  萧婉颜换拉儿子的衣袖。“锋儿你也别说了,快住口……”

  李镇火冒三丈的吼道:“不要拦着他,让他说!”

  李霄锋定定地瞪着李镇。“父王要怎么污辱我都没关系,但污辱我娘便不行!”

  李镇气得咬牙。“小畜生,我何时污辱你娘了?”

  萧婉颜心里一酸,苦涩的无声叹息。

  他们是前世的冤家吧?只有王爷看不出来,他跟这个儿子有多相像,那脾气、那性格,锋儿活脱脱是年轻时的王爷,怎么他们却是水火不容呢?这都怪她,王爷是因为不喜欢她,才连带着也不喜欢她生的两个孩子……

  正唇枪舌剑,闹得沸沸扬扬时,王府的大总管行色匆匆地进来了。“启禀王爷,宫里来了旨意,太后娘娘请王爷、王妃即刻进宫。”

  李镇马上将矛头指向李霄锋,吹胡子瞪眼睛地道:“瞧你干的好事!肯定是平阳侯府回了这门亲事!”

  李霄锋嘴角微翘,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

  回了是吗?

  她不肯嫁是吗?

  很好!她不过是同别的女子一般,只会以貌取人,自己又有何好可惜的?

  他当没听见李镇的责难,旁若无人的走出了厅堂,这没把众人放在眼里的无礼举动又把李镇气到脸上快裂开一道口子了,李双玥忙跟上去,她的贴身丫鬟秋月也忙跟着,追出了垂花门。

  李双玥的瘸腿程度与李霄锋比起来是严重多了,一瘸一拐地,只是还无须倚赖竹杖便是。

  “等等我啊!二哥哥!”

  李霄锋原是走得风驰电掣,不管任何人喊他,他都不打算停下来,但喊他的是李双玥,他无法不停下来,他非但停了下来,还沿着青色甬道折返回去,快步走到李双玥面前,不让她追得吃力。

  “二哥哥这是何苦?”李双玥眼角微湿的看着李霄锋,黯然道:“何苦故意惹父王生气?让母妃惴惴不安。”

  她貌似王妃,眉目十分清秀,一双大眼明灿生辉,可惜了肤色较黑,倒把她的优点都遮蔽掉了,不过她神态颇是自得,身上穿着一身月白底繍寒梅的衣裳,耳朵上坠了对珍珠坠子,并不因为自己肤色较黑就避讳穿白色。

  “你不要管。”李霄锋眉头紧锁,脸上还带着隐隐的怒气。“你只要做你自己喜欢的事就好,若有人说嘴,让来跟我说。”

  李双玥幽幽的叹了口气。“二哥哥不用担心我,我待在房里做事,没有人知晓,又怎么会被人说嘴?倒是你,这样明着顶撞父王,只会让父王迁怒到母妃身上,说母妃没把咱们教好。”

  李霄锋脸色不悦。“教好了如何?没教好又如何?反正都一样不受欢迎不是吗?”

  李双玥沮丧地道:“是我连累了母妃和二哥哥,要是没有我,二哥哥看起来根本与常人无异,母妃也不至于过如今这样的日子,现在连二哥哥的婚事都横生枝节,还与父王起了冲突,怎不叫我寝食难安……”

  她常自责,因为她和二哥哥是双生子,她瘸得严重,要是没有她,二哥哥些微的跛脚会渐渐被淡忘,但因为她的存在,时时刻刻提醒着大家去注意二哥哥的腿,有人注意,他就火大,也因此他的性情日积月累的阴晴不定,越加难以捉摸了。

  “说什么傻话?我不娶妻无妨,你还要嫁人呢,如果可以,我多想跟你交换……”李霄锋心疼地打量着妹妹清秀的眉眼,伸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发鬓。

  玥儿的姿容秀逸,神采灵动,这样的相貌,原是最上乘的,也是最令时下人士所喜爱的,奈何她没有白净的皮肤,较一般女子黑上许多的黑皮肤使她的婚事乏人问津,与他同年,今年都二十二了,却还是待字闺中,已是个老姑娘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