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孟老太君有些意外,但转念一想,在大渊朝,比武招亲不是什么稀奇事,都是对自身武艺很有自信的女子才会这么做,要找一个足以与自己匹配的英雄,不过多半都是出身将门的女子。

  话说回来,大渊朝以武治国,向来重武轻文,当今皇上更是直言,若没有武将保家卫国,何来太平盛世?

  因此侯府的姑娘不懂武艺却要比武招亲,也不是什么太出格的事,想那前朝便有长乐公主不愿下嫁给公侯子弟,反而要求比武招亲,最终觅得如意郎君,后来谢马爷还为大渊立下了莫大战功,封了将军哩。

  姚君山向来娇宠嫡女,也不愿女儿如此马虎出嫁,又见孟老太君似乎并不反对,便加把劲地说道:“母亲,儿子赞成临儿的主意,要是您亲自上门要典亲王府过来提亲,倒像把临儿送去似的,开头便输了,临儿嫁过去只会叫人瞧不起。”

  孟老太君慢悠悠的喝了口茶,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你们的意思是,让我设法让那典亲王府的小子来参加比武招亲,拔得头筹,咱们才肯把临儿嫁给他,输了便没门,是这意思吗?”

  姚采临嘴边带了笑。“祖母如愿为孙女出这个头,孙女感激不尽。”

  她这么做全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自己若因“闺誉毁损”四个字嫁过去,而他也因为这个原因不得不娶她,他不过就当她是房里的一件摆设,不会多看她一眼,那他们要如何开始,如何琴瑟和鸣,如何夫唱妇随?

  她穿来十年了,好不容易熬呀熬的,从一个小女娃长大了,可不是为了要过闺中怨妇的生活。

  “就知道你主意多,想不到会想出这么个主意。”孟老太君脸上就有了笑意。

  “其实我也正愁如何开口才能兼顾咱们侯府的脸面,如此一来甚好,我和太后娘娘也算有几分交情,明儿我就进宫见太后娘娘,让太后娘娘做主。”

  孙氏却是发愁的看着女儿。“这妥当吗?若他无法拔得头筹,你要如何是好?事到如今,也不会有别人来议亲了。”

  姚采临抿嘴一笑。“这您就不用担心了,那个人身为武状元,若是连个小小的比武都无法夺冠,那他的脸面往哪里搁,世人岂不是会说他浪得虚名?所以了,他就算使诈,也会让自己赢得比赛。”

  不只孙氏派人打听那个人,她同样也打听过他。

  他十四岁便进士及第,是为当年的状元郎,原可以进翰林院,他却弃文从武,跑去习武。

  这分明是故意的,因为他的异母嫡兄李霄锦十七岁进士及第之后,便以当年文状元的身分进了翰林院,授翰林院修撰,一直到今日,那李霄锦都安安分分的待在翰林院里,不敢有所变动,还在皇后的安排下,娶了内阁首辅、主管户部的朱海朱大人的嫡女朱百莲为妻,分明在为日后的前途铺路。

  相较于李霄锦的安份守己,李霄锋像是天生反骨,他十七岁时,适逢太后六十大寿,皇上力排众议开了武进士科,他是当时的一甲武进士,皇上钦点的武状元、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授御前一等侍卫,何等风光?

  然而他却自请边关,在兵部注册授予守备之职,在边关磨练了三年,后来转往西北,先以三千兵力抗击辽人五万大军,大获全胜,后又肃清边军,一一揪出官军勾结和贪赃枉法等情事,跟着以三万兵力破了外蒙十二万大军,封了破蒙将军,是为从一品的武官。

  他为什么会这么做?说起来,这一切都和他的身世有关。

  并非他有何不可告人的身世之谜,相反的,他的身世背景相当的傲人,父亲是皇上的胞弟典亲王,母亲是典亲王妃,太后是他的祖母,皇上是他的大伯父,皇后是大伯母,舅父是早年权倾一方的宁王,太子是他的堂兄,还有数不清的皇子堂兄弟和公主堂姊妹。

  然而,尽管有如此傲人的家世,在典亲王府里,他却是连姨娘生的庶子都不如,只因为典亲王妃长期被典亲王冷落,他与双生妹妹李双玥同样不被典亲王喜爱,据说,打从他们出生开始,典亲王就抱也没抱过他们。

  典亲王为何会不喜欢王妃?并非王妃不好,相反的,她是一个聪慧可爱的女子,她之所以不被典亲王给接受,乃是非战之罪,典亲王与过世的言王妃鹣鲽情深,在言王妃过世后,他心里根本容不下别的女子,却在那时迫于情势,不得已娶了身为宁王胞妹的萧氏做继室。

  已经是基于无奈才娶了这个人,不想,萧王妃却生下一对丑陋无比的双生子,还先天带着残疾,

  一个被父亲厌恶的孩子会如何?他肯定是极度渴望父爱,又极度怨恨对自己不屑一顾的父亲,他对父亲的感情无比复杂,简单的说,就是又爱又恨。

  因此,他处处想与典亲王看重的嫡兄李霄锦比较,李霄锦十七岁进士及第,他便苦读,十四岁就当上了状元郎,然而他却将李霄锦引以为傲的状元名号轻易抛却,重拾武艺,转而去考武进士,等到他真成了武状元,原本能舒舒服服的在御前当差,就像李霄锦安安分分的待在翰林院一样,他偏偏不要舒舒服服的过日子,自请边关,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为了讽刺典亲王看重的李霄锦吗?

  说他幼稚也好,爱赌一口气也罢,总之,因为不受父亲的宠爱,养成了他偏激的性格,他是如此的高傲,又是如此的自卑。

  所以了,从他种种的行径看来,他是一个自尊心极为强烈的人,将输赢看得相当重,就算他对娶她没兴趣,但为了他那巨大的自尊心,他也一定会赢得比赛。

  孙氏见女儿胸有成竹的模样也妥协了。“但愿如你所想。”

  姚采临知道,这次的比武招亲定会轰动天下,不是因为她的美色和伶俐名声,而是因为她爹平阳侯的万贯家财。

  娶了她,就等同迎了一只会下金蛋的金鸡母进门,谁能不垂涎呢?

  姚采临想的没有错,李霄锋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赢得比赛,但他受不了他的女人变成别人的女人,尤其若是因为他输了比赛,原本该是他的女人却成了别人的女人,这是他万万不能容忍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