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再说了,去的人那么多,纵然她可以发卖了女儿身边的人,也不能发卖了跟去的所有丫鬟、婆子和媳妇,这件事,终究会成为女儿婚事的绊脚石。

  “是啊,大嫂,临儿这不是毫发无伤的回来了吗?你就放宽心,临儿是吉人天相,既然化险为夷,往后定能平平安安的,大嫂担心的事绝不会发生。”说话的是二房姚君天的妻子、姚起轩的母亲吴氏。

  姚起轩的爹娘怕儿子被责难,也眼巴巴的跟来了,他们诚惶诚恐的看着兄嫂,就怕他们一怒之下上表请皇上夺了儿子的世子之位。

  “二嫂,话可不是这么说。”老三姚君海的妻子陈氏皱着眉头。“临儿的清誉已经毁了,如今安然的回来可不是值得高兴的事,知道的,会说临儿孝顺,舍不下父母,不知道的,会以为咱们侯府的姑娘这般不知廉耻,出了这等事,还有脸子回来。”

  她出身书香世家,父亲是国子监主簿,因此她自喻才女,最重视清白问题,在她看来,出了这等不光彩之事,姚采临早该当场咬舌自尽才是,还跟着回来,一副没事样,简直无耻。

  姚采临自然知道她那向来满口妇德的三婶母在想什么,肯定在想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和男人抱在一起,怎么还有颜面苟活于世?

  在这个朝代,唾沫星子的威力不亚于她前世的网军,多的是杀人不用刀的例子,而她那三婶母就是那种人。

  “三弟妹说话请自重,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孙氏目光骤然变得锐利起来,她眸光似剑的剜了陈氏一眼,那目光同时令吴氏打了个颤儿。

  但陈氏却不肯闭嘴,反而益加振振有词地道:“大家都知道大嫂疼爱临儿,但这事关系到咱们整个侯府的名声,可不是能随便揭过的事,还望老太君主持公道才好,否则咱们府里其它姑娘都不知道怎么嫁人了。”

  丈夫不肯分家,她自觉一直在看孙氏脸色过日子,姚采临虽是大房嫡女,但说起来不过是个女孩家家,地位竟然高过她的三个儿子,而她的三个儿子品性学识都比姚起轩好,世子之位却给了姚起轩,令她长久以来都愤愤不平,如今有这机会,她自然要踩一踩大房,以泄心头之恨。

  “轩儿——”孟老太君目如鹰隼,望着姚起轩。“你说你报了家门是吧?”

  姚起轩不敢怠慢,连忙恭敬回答,“回祖母的话,孙儿确实报了家门。”

  “岂有此理!”孟老太君重重把茶杯搁下,咬牙切齿道:“既然如此,典亲王府还不派人来提亲,这是不把咱们平阳侯府放在眼里吗?即便他们是皇亲国戚又如何?该遵循的礼节还是要遵循,竟然敢如此小瞧人,真是岂有此理!”

  姚君山与孙氏一阵愕然。“娘,您的意思是……”

  姚君天和吴氏目瞪口呆,姚君海瞪大了眼,陈氏则幸灾乐祸,她大抵知道一些典亲王府的事,如果那典亲王府的二爷什么问题都没有,那自然是个良配,是他们平阳侯府高攀了,可那位二爷可是大大的有问题啊!这桩婚事若成,估计大房要沦为京城的笑柄了。

  孟老太君叹了口气。“临儿的闺誉已毁,他们自然是要负起责任,给咱们一个交代。”

  姚采临见机不可失,马上跪下,哽咽道:“求祖母做主!”

  自己可以顺利赖上他了……

  “临儿!”孙氏丽容勃然变色。

  短短时间内,她已派人去打听了典亲王府的二少爷,这也是她心情会如此沉重的原因,她一心想为女儿觅得如意郎君,却是事与愿违,典亲王府一直以来都受着圣眷,自然是好的,不好的是那个二少爷啊,一个不受宠的孩子,临儿嫁进去不知道要吃多少苦……

  可是,事到如今,女儿不嫁给那个人,又能嫁给谁?女儿嫁给一个不良于行的人,这是往她的心口上戳刀子啊……

  “起来吧!”孟老太君撂下脸来。“祖母自然是要为你做主的,你的婚事若没办好,影响的是咱们侯府的名声。”她对姚君山吩咐道:“派人拿我的名帖到典亲王府,我要亲自去要一个说法!”

  姚采临忙对孙氏使眼色,孙氏会意,便缓缓道:“我看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轩儿这次也辛苦了,回去歇着吧!”

  孟老太君把媳妇、孙女的互动看在眼里,心里明镜似的,便也道“晚了,你们都回去歇着吧,明日再议。”

  姚君天和吴氏、姚起轩均松了口气,他们巴不得退下,这表示姚起轩不会受到训诫惩处。

  这些人之中,唯独陈氏想留下来,可是孟老太君都发话了,她纵然想留下来也没法子,只得跟众人一道退下。

  花厅里只剩下孟老太君、姚君山和孙氏,以及各人服侍的贴身丫鬟,孟老太君这才看着姚采临道:“你这丫头,自小就事事都有自己的意见,这回又有什么意见了?跟你娘那般眉来眼去的,就不怕给你三婶母瞧见,又要寻衅找茬了。”

  姚采临嫣然一笑。“什么事都瞒不过祖母。”

  她祖母什么人?能活到这岁数,三个嫡亲儿子都对她恭恭敬敬,十几个庶子女都不敢越线,自然是有几分手段的。

  “临儿,你就把你的想法说出来,你祖母向来是明辨是非的,若你说的有理,你祖母自然会为你做主。”为了女儿好,孙氏忙捧捧自己婆母。

  对于孙氏的奉承,孟老太君也是挺受用的,孙氏除了过于坦护女儿这点叫人话病之外,其它也没什么缺点了,晨昏定省、嘘寒问暖样样不少,是个孝媳,而且大房好,平阳侯府才会好,她也才能舒心,因此只要不过分,她都会站在大房这边。

  姚采临很明白孟老太君的想法,抓住了孟老太君这个中心思想,她眼眸清澈的看着孟老太君,语气诚挚地说道:“祖母,孙女不想予人送上门去的感觉。”

  孟老太君凝神看着姚采临。“那么你想怎么做?”

  临丫头自小便展露过人的聪慧,打小便没使蛮撒泼过,因此她从来没小瞧过临丫头,或许别人听见一个毁了闺誉的姑娘说这种话会认为是滑天下之大稽,但她不会那么认为,临丫头会那么说,自有她的道理,她反而会想要听听。

  姚采临知道自己长久以来在府里建立的形象不会使她祖母不将她的话当一回事,便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孙女想要比武招亲,想要那个人参加比武招亲,赢了比赛,孙女再风风光光的嫁过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