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姚采临不疾不徐的盈盈一福,庄重地回答道:“壮士自然是小女子的救命恩人,岂会是山贼?家中妹妹不懂事,胡乱说话,壮士莫要放在心上,小女子代妹妹向壮士赔罪。”

  他嘴角一翘。“那就好。”

  稀奇,自他有记忆以来,第一回遇到见了他还不怕的姑娘家,就是府里的丫鬟见了他都闪得远远的,这平阳侯府的姑娘竟然敢看着他回话,看来明天太阳要打西边出来了。

  那边,姚采莲小声地对姚起轩道:“大哥哥,你快去把二姊姊救过来,那贼子好可怕,不知道会对二姊姊做什么……”

  闻言,姚起轩脸色一片煞白。

  那人不像好相与的,那龙蟠虎踞的气势,他只是个读书人,哪里敢过去?

  没想到护送姊妹们来进香会遇到这种事,明年开始,他绝对不要再担这事儿了,他一定要对他爹娘说,将这件事交给其它人,他可以不做世子,但不想丢了性命哪……

  此时廊庑上,悟觉大师和数十名僧人匆匆而来。

  悟觉紧皱着眉头,双手合十,口里念着佛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幸好危机解除了……”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他看到院落里倒卧的十来个人和大片血迹,顿时脸色惨白,惶恐的看着救了姚采临的那男子。“是……是施主的人吗?”

  “当然不是。”那男子半挑眉,嘴角带了一丝讥诮。“大师觉得我的人会这么不中用吗?”

  “不是您的人?太好了,太好了……”悟觉当下松了口气,又虔诚地双手合十,向天作揖。“阿弥陀佛……”

  那男子不耐烦地道:“不要再弥了。”

  悟觉一脸尴尬,姚采临噗哧一声就笑出来,惹来姚采君的皱眉。

  听到忍俊不住的笑声,那男子偏过头看着姚采临,心中倒是颇为意外。

  她在笑?她竟然在他面前笑?除了玥儿之外,从来没有哪个女子敢在他面前笑。

  见到悟觉那尴尬的表情,姚采临连忙打住笑意,诚心对悟觉歉然地施礼道:“对不住了大师,是小女子失仪了,万请大师原谅。”

  悟觉并不是因为她的笑声才尴尬的,都是“那位”太不给他留颜面了,仗着比他早入师门,是他师兄就老是欺负他,自己说什么也年长他三十来岁啊,偏偏那位五岁就入了师门,自己还是得恭敬地称他一声师兄……

  “大师?”姚采临以为他没听到自己在向他致歉。

  悟觉回过神来,忙道:“二姑娘没事真是太好了,贫僧等被那帮山贼绑了起来,让姑娘们受此劫难,真是罪过罪过。”

  “大师肯定也是饱受惊吓。”

  “幸而只是虚惊一场。”悟觉眉宇间一片凝重,声音带着叹息。“听闻侯府折损了四名护卫,佛祖慈悲为怀,贫僧想为他们诵一部地藏菩萨本愿经,做场法事超渡。”

  姚采临双手合十答礼。“有劳大师了。”

  那男子见他们一问一答,有来有往,不知要聊到何时,他有些不耐烦了,觑了个空档对悟觉说道:“这些人我就不移动了,你不要想着教化这帮贼子,天一亮就让人去报官。”

  悟觉听完连连点头。“是是,定当如此,他们竟敢夜闯佛祖圣地,还伤了这许多人,定当要付出代价。”

  姚采临目光流转,她觉得事有蹊跷,悟觉大师对那人神态十分恭敬,分明是认识的,也知道对方身分,肯定不是遇到暴雨,突然上门来求宿那么单纯。

  既然他们认识,悟觉大师大可告知寺院住了侯府姑娘,不方便让他们留宿,他为什么不拒绝那帮人,反而央她同意让那帮人留宿?

  悟觉又看着那男子道:“施主现在要走了吗?”

  姚采谨闻言蹙眉。

  人走了,不就表示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没戏唱了吗?她不着痕迹地走到姚起轩身边,轻不可闻的提醒道:“大哥哥,人要走了呢?要是我爹和母亲追究起来……”

  姚起轩顿时一个激灵。

  二妹妹说的没错,他若是这样把人放走,大伯父追究起来,他要如何交代?

  大伯父还是其次,大伯母向来将二妹妹视若眼珠般的宠爱,要是知道二妹妹被人轻薄了,他却连对方在哪里都不知道,那他……那他……

  “多谢二妹妹提点。”姚起轩心中一定,做了个深呼吸,这才硬着头皮走到那男子和悟觉的面前,还算镇定的对那男子抱拳道——

  “在下平阳侯世子姚起轩,壮士今日义举,在下铭感五内,敢问壮士大名、住在何处,改日侯府定当登门谢恩,只盼壮士勿将今夜之事传出,我这妹妹乃是平阳侯未出阁的闺秀,要是今日之事传了出去,损及她的名声,那么侯府即便是要担上个无礼不义之名,也会登门向壮士讨个说法的。”

  一席话说得井井有条,但听得姚采临直皱眉。

  这不是谢恩,分明是威胁。

  她看到悟觉大师也是神色焦急,似乎想阻止,又不知从何开口。

  那男子却是毫不在意,他双手抱肘在怀,表情十分淡然的看着姚起轩。“你的意思是,要是有人知道了今夜的事,你们就会上门向我兴师问罪是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