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姚采临心中警铃大响,她慌张的看着浴桶里的男子,颤声道:“他们追来了!”

  她完全没想到那男子竟然在她面前毫无预警的站了起来,她心脏恍似要跳出胸口,连忙紧紧闭起眼眸,一双小手还多此一举的蒙住已闭上的眼皮,使她没看到那男子好笑的一扬唇。

  “小贱人在这里!”

  成群的山贼已经冲进来了,姚采临心头突突乱跳,睁开眼眸,看到那男子已经穿好了衣裳。

  黑色的锦袍,着装后的他更形英姿勃发,他的存在静如山岳,她在他的面前显得十分娇小,才在想他究竟有多高,是否有七尺时,他已将她护在身后,这举动瞬间令她有了几分底气,暗暗思忖,他是有功夫的吧?看他毫不慌乱,可能是个高手,若真是高手,那自己运气真好,来对了……

  “这娘们这么快就找到救兵了?”马伍带人冲了进来,他面露凶气,他身后十几个腰圆膀粗的山贼不等他吩咐就围了上去,将那男子和姚采临团团围住。

  见他们将自己两人围住了,且个个都是彪形大汉,人人手中又都持着一柄单刀,而反观他们却没半件兵器,姚采临急得香汗浸衣,心乱如麻,极怕自己猜错,护着她的男子不会功夫。

  然而那男子表情冷峻,眼睛漆黑如墨,叫人看不透,他锐利的眼神冷冷的看着那帮人。“想活命的现在出去,已经活腻的就不妨留下来。”

  马伍大笑两声,“口气真大啊!”

  姚采临暗暗祈祷他的拳脚功夫真的像他口气那么大,这样她和府里其它人才有救,反过来若他没有功夫,那么自己便是连累他了……

  “给老子把他拿下!不要弄死了,要捉活的,等老子把他舌头一寸寸割下来,看他还敢不敢说大话!”马伍一声令下,他的手下旋即动手。

  那男子全然没动,他掌风起落,那偌大的浴桶竟硬生生破成四半,一时间浴桶里的水全往外冲,淹过了众人的鞋面。

  姚采临还没看清,那群山贼便一个一口哎哟的退出了屋子,也不知道那男子是用了什么暗器。

  老天有眼!她的祈祷成真了,那男子果真身负绝技!

  “出去!”那男子护着她往外走。

  姚采临这才发现适才的暴雨已停了,有棵枝干横生的云松挺立院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琉璃瓦檐顶上从东边微微透着天光。

  “看起来你是有两下子。”马伍的目光这才有点警惕了。

  那男子脸色不悦。“胡说什么?爷岂会只有两下子,有十下子,一百下子,要拿你的狗命领教吗?”

  他才说完便出其不意,身子往下一蹲,一个势若惊雷的扫堂腿横扫过去,马伍与他旁边两人同时跌倒,横在地上,其中一个抽搐了几下便不会动了,嘴角流出血来,显然是断气了,而马伍虽然爬了起来,但吓得脸色大变,其余人也惊呆了。

  这是扎扎实实的真功夫啊!姚采临心狂跳,眼睛放光,心里也吃了颗定心丸。

  “现在,想活命的还是可以走,讲义气的就留下来。”那男子很有耐心的看着以马伍为首的山贼说道。

  姚采临差点爆笑,她那双乌黑明灿的眸子直盯着那男子,虽然情况危险,但她对他充满了好奇。

  “还不给我拿下!雷虎、朱勇,你们两个给我上!”马伍对他的挑拨离间怒不可遏,也怕真有人走会灭了自己威风,遂心急火燎地下命令。

  被点名的两个手下不敢不从,两个人手持单刀朝那男子走过去,姚采临紧张的攥紧了粉拳,一颗心也提到了喉咙口。

  雷虎与朱勇对那扫堂腿的威力还余悸犹存,心生畏惧之下,他们慢慢走过去,快靠近时,两人单刀同时扬起,朝那男子面门落刀,不料那男子竟然转身就走,轻松避开了落刀,众人都是一呆,雷虎和朱勇同样也是一愣,他们认为那男子怕了自己手上的刀,便有了底气,一起将赶上去,看得马伍一阵痛快。

  不料那男子却突地转过身来,想也不想便抬起左脚飞踢雷虎腹部,又跟着飞起右脚,正中朱勇额头,两个人,一个捧着肚子往前倒下,一个跌了个仰面朝天还口歪眼斜,都再也没有爬起来。

  一干人等看得怵目惊心,偏偏那男子又神色轻松地说:“现在要走的人马上走,留下来的人,你们的棺材都算我的。”

  见自己手下真露出了退缩之意,马伍一张脸气成了猪肝色,咬牙切齿道:“谁敢走,后果自负,我绝不放过!”

  他这么一恐吓,自然没人敢走,他也对这成果十分满意,

  闻言,那男子眯起了眼。“你们这些打劫佛家重地的鼠辈不会是梅花寨的吧?”

  马伍自认为名气响亮,翘了尾巴。“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爷们正是梅花寨的,现在知道怕了吧?”

  那男子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我说,你们寨主知道你们还在干这些打家劫舍的勾当吗?”

  顿时,马伍脸色惊变。“你、你是什么人?!”

  姚采临也想知道,他根本是个冷面笑匠,还身负绝技,虽被团团围住,但那气势像是君临城下……在他身边,很有安全感。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那男子纹风不动,挑了挑眉道:“现在重要的是,你们要设法杀了我,不是吗?”

  马伍自然明白这一点,他们私下出来干的这些勾当,若不想给寨主知道,就一定要杀人灭口,不然等传回寨主耳里,死的就是他们。

  马伍浓眉紧蹙,恶声恶气地道:“把他们两个都杀了!”

  一时间,院子里风声鹤唳,马伍伸出食指和中指,率先出手向那男子袭去,他一出手便使了毒招。

  姚采临看马伍那两根手指好像有练过似的,很替那男子着急,就见他眼疾手快,直接出手,恶狠狠的握住马伍双指,运了丹田之气,使劲一弯,嘿了一声,一个古怪笑容扬在嘴角,硬生生将马伍的手指折断。

  马伍痛得快晕过去,也不必他下令了,现在大家同在一条船上,全部人便朝那男子一拥而上。

  那男子以一敌十,双方过招不下十余回,姚采临不懂武功,但她直觉那男子就像猫在逗弄老鼠似的,他分明有实力能快速打败他们,却又不想太快打趴他们,他空手对白刃,却是身形飘忽,连变十余种拳法,就听那十几个人高马大的山贼都一口一声哎哟的叫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