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们这是摆明了要劫财劫色了,姚采临心里一片冰凉,落枫、瑶想同时急急拉住了她,槐香已经瘫软在地,金香吓得如泥雕木塑似的不会动了。

  “放开我家姑娘!”落枫脸色煞白,又气又怕,声音都在发抖,瑶想紧抿着唇,整个人同样抖如风中落叶。

  她们虽然是丫鬟,但都是在深宅里生活,曾几何时遇过这样的事了?

  “你也一起走好了!”秃头山贼也不怀好意的淫笑,一把拽了落枫的手。

  两个山贼强行将她们拽着走,她们被拽出了厢房,姚采临看到廊庑上血迹斑斑,眼前刀光剑影,姚家的护院和其它山贼打成一片,窗纸上都喷了血迹,有几个护院已经倒下了,廊庑之间,地势狭窄,姚家的姑娘、丫鬟、婆子媳妇们都在长廊上跑不出去,尖叫声、哭喊声响彻云霄,

  姚采临悚然一惊,心脏不禁地收紧。

  不知道寺里的僧人怎么了,怎么都不见他们出来?她知道他们其中有人会武功,听闻悟觉大师是怀远寺得道高僧玉人方丈的得意门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听到众人的呼救声,说什么都会出来才是,难道……脑海里转动着不祥的画面,她的心陡然一沉。

  只有一个可能,他们都遇害了,所以才没出来救他们!

  心念电转间,她想到悟觉大师说的,将投宿的人安排在南院……所以,只要她能逃到南院去,至少可以有救兵!

  想到这里,她一咬牙,不顾一切的张口就咬那铜铃眼的手,咬得极重,那铜铃眼没想到她会忽然咬人,吃痛之下却是不放手,姚采临拚死命挣开了铜铃眼的手,又趁铜铃眼没反应过来,猛地将他推倒在地,撒腿就跑。

  眼前的景象令她一阵眩晕,她看到令她难以忍受的一幕,一个貌极狞恶的胖山贼拽着族中一个姑娘往房里去,那姑娘披头散发、衣衫染血,口中不断高喊救命。

  她咬牙,不许自己转回去救人,她必须去找援兵,只有找到援兵,大家才有救,不然他们全会死在这里!

  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拚命往南院跑,忽然天空闪出一道闪电,把满院照得通明,她心里更是害怕,直想着自己没有害过人,不会在这里被闪电劈死吧?

  隆隆雷声惊天动地,狂风大作,声势惊人的暴雨倾盆而下,幸好她年年都到怀远寺来,对寺里的结构了如指掌,否则在如此惊慌的情况下,哪里还分得清东南西北?

  响雷在当头滚动,震耳欲聋,大雨铺天盖地而来,她冒雨踏出回廊,倾全力跑出了第一道穿花门,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沉重,速度也慢了,衣衫也早就湿透了,而她整个人已被雨淋得像从河里爬出来一般,模样十分狼狈。

  她有心要快点,奈何三寸金莲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不幸中的大幸是没有人追过来,或许有人看到她跑了,但对地势不熟,不敢贸然追她。

  终于,她看到通往南院的门了,正暗暗松了口气,感到一阵喜悦时,后面传来恶声暴喝,“你这小贱人!敢咬老子?给老子站住!”

  姚采临只觉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她脚下不停,匆匆回头一瞥,是那铜铃眼追来了,还带了十多个人,后面传来更加纷沓的脚步声,显然还有人在追过来。

  要命!她怎么会以为没人看见她,没人追过来?

  “把那小贱人给我抓住!”那铜铃眼名叫马伍,此时他那双铜铃眼里迸射出凶狠阴沉的戾气,气焰嚣张地喊,“那小贱人是最值钱的!咱们捉住了她,向侯府要赎金去,那姓姚的侯爷可是个大富豪,弟兄们!干了这一票,咱们便可以收山了,要是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捉不住,咱们以后也不用混了!”

  姚采临心里一凛。

  原来这帮人知道她们是平阳侯府的姑娘,既知她的家门,还敢挟持,分明是不把王法摆在眼里!

  也是,这群亡命之徒,多半占山为王,不但打家劫舍视同家常便饭,还会干下那杀人越货、强奸女人的伤天害理之事,哪里还会看重王法?

  自己若被他们捉住了,她爹不管花多少银子,一定会赎她,这是无庸置疑的事,她害怕的是,他们只留了自己一个活口要赎金,把其它人通通都杀了……

  想到这里,她更是没命的往前跑,沿着七弯八拐的廊庑朝南院飞奔而去,她一定要找到能救他们的人!

  人被激到了极点,潜力也出来了,她竟然拉开了与山贼的距离,冲进了南院,口里高喊着救命,冲到离她最近的一扇门,想也不想的双手一推,将那扇木门给推开了。

  然而踏进房的瞬间,她圆瞪着杏眼,呆住了。

  这竟然是一间沐房,还有个男人在浴桶里泡澡,露出了上半身……

  房里白烟袅袅,热气从浴桶里冒起,他肩上有个很大的丑陋伤痕,胸膛以下在水里,应该是不着寸缕,双眸闭着,头仰靠着桶缘,黑发披泻而下,双臂放松地搁在木桶边缘,裸露在外的肌肉纠结勃发,肤色黝黑,和她穿来后见过的男子都不相同。

  她的闯入惊动了他,但他却只是蹙了蹙浓长的剑眉,这才缓缓睁开双眸,微微抬起了头。

  她看到一张轮廓分明的黝黑面孔,浓眉锐目、俊美慑人,一双泛着酷寒和不耐烦的眼眸,悬胆鼻下是抿着的冷硬阔唇,他好像一块嶙峋灰岩,并不是指他的外表,而是他的眼神给她这种感觉,令她看得微怔。

  他眉角一挑,目光如刀的盯着她。“你是谁?”

  他在沐浴的时候从来不派人守着,不过他也从没想过会有人敢在他沐浴时闯进来。

  他的声音冷凝人心,姚采临蓦然清醒过来,她急切地说道:“壮士!请你救命!有人要捉我!”

  他面露不耐。“我问你是谁。”

  她浑身湿透,面孔惨白如雪,头发和衣衫凌乱,一双粉桃色绣鞋全脏了,除此之外,她生得极美。

  十四、五岁的年纪,肌肤似雪,白皙无瑕的鹅脸蛋细如凝脂,眉如新月,一双清澈眼眸,当真是目赛灵杏,浅粉淡妆,气质超凡,腰肢袅娜,虽然衣裳全湿了脏了,但还是看出衣饰华贵,那露在袖口的小手有如春葱,身上那件火红的狐氅很是稀有,足以说明她的家世不凡。

  姚采临深怕他不出手相救,忙道:“我府上平阳侯府,此番与家人来寺里上香,却遇山贼打劫又欲挟持,如蒙相救,定当回报!”

  她才说完,外面已经听到纷乱的脚步声,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进她耳里,“小贱人居然这么会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