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听到这话,姚采谨比姚采莲先一步笑道:“二姊姊真是水晶心肠、玻璃心肝,知道五妹妹爱美,便大方将这狐氅借五妹妹显摆,我说五妹妹,还不快谢过二姊姊,这世间可再找不着像二姊姊这样善解人意的了,咱们做妹妹的,真是有福气。”

  姚采临一阵恶心,亏姚采谨说得出口,唱作倶佳,可以去戏班上台了。

  姚采莲眼中跳跃着喜悦之色。“二姊姊,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要借我穿?”

  “自然是真的。”姚采临笑着点头。“你不是喜欢赏花灯吗?反正我也不爱看花灯。”

  因为梅姨娘的姊姊嫁给崇恩伯的庶五子当填房,所以姚采莲和崇恩伯府的几个姑娘都有交情,每年都会相约看花灯,她若穿了自己的狐皮外氅,肯定大出风头,而且也没必要跟人家讲是借的是不是?伯府的几个姑娘肯定会羡慕死她了,这样好的狐皮外氅,整个京城怕是找不出第二件了。

  “谢谢二姊姊!”姚采莲高兴得想蹦跳起来,巴不得明天就是元宵节。

  姚采谨笑道:“二姊姊这可是以德报怨了,五妹妹,你之前污蔑二姊姊勾引玉世子,一状告到母亲那里,二姊姊还不计前嫌,要将珍贵的狐氅借你穿,你可是知道惭愧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姚采莲瞪着姚采谨。

  死蹄子,不就是你骗我去向母亲告状的吗?

  她原是不知道自己被姚采谨利用了,是她在跪祠堂时,有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滚了两个大馒头进去给她裹腹,里面夹了张纸条,写她被姚采谨利用了,她那时才恍然大悟,自己真是笨得可以。

  见到姚采莲对姚采谨没好脸色,姚采临甚感安慰,也不枉自己偷偷去祠堂送两颗大馒头了。

  姚采莲、姚采谨一个瞪眼,一个笑语嫣然装没事,忽然一阵轰隆隆的雷声,伴随一道刺目的闪电,几个女孩儿都吓了一跳,族中有几个年纪小的还吓哭了。

  姚采翡抚着胸口,蹙眉道:“这雨怎么下得这么大呀?怪叫人心神不宁的。”

  姚采翠也担忧地道:“咱们明天不会走不了吧?”

  她们本来想趁进香顺道踏青赏梅,但被大雷雨这么一搅,全被困在寺里动弹不得,顿时个个都想早点回府。

  姚采谨八面玲珑的一笑。“大姊姊、六妹妹也无须担心,若是走不了,再过一夜便是,想必府里也已接到寺里这儿雨大的消息了。”

  旁边几个族中年纪较小的女孩一听就垮下了脸,怨声四起,“还要住啊,这里好无聊……”

  确实,对于青春少艾的她们来说,死气沉沉的寺庙实在无聊至极,再加上寺里能接触的只有不苟言笑的僧人,个个都是三、四十岁,对她们而言都是大伯,她们怎么欢乐得起来?而且没有法会的时候便要抄佛经,再住一晚,不就意味着要多抄一天的佛经?

  姚采临没有搭她们的话,她抬眸看了一眼殿外的天空,若有所思。

  确实,这雨势也太惊人了,天空像破了大洞,哗啦哗啦的雨水不断往大地倾倒,她视线所及的半山腰就有一株树挡不住狂风暴雨,生生被拦腰折断了,可想而知下游的河水肯定暴涨得厉害,保不定都已漫过堤防了。

  寺内掌起灯,做完了法会,便开出了数桌素筵,众人用过斋饭便各自回厢房抄佛经,明天早上还有一场法会,而雨势也越来越大,震耳欲聋的雷声,叫人胆颤心惊。

  姚采临没直接回厢房,而是带着落枫、瑶想在各殿都参拜了一番才准备要回厢房,晚间的斋饭实在难以下咽,她没吃几口,现在肚子有些饿了。

  “二姑娘!”主持悟觉大师在她正要回房前匆匆过来。

  虽然有姚起轩那位姚府的大少爷在,但悟觉很明白,眼前这位二姑娘才是能做主的人。

  “大师有事吗?”姚采临入境随俗,双手十,微微地笑。

  “善哉,善哉!”悟觉两手在胸前合掌,神色有些不安地道:“二姑娘,有几位壮士想要在寺里留宿一夜,因为雨势过大,他们之中又有人受伤了,无法再赶路,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救一生灵,胜造七级浮屠,贫僧岂可拂情?所以想问问二姑娘,可否通融让他们过一夜?天一亮,贫僧便会立即让他们走。”

  姚采临穿来这里十年,已在后宅练就了一身自扫门前雪的淡定,但她的字典里可没有见死不救这四个字,何况是有人受伤了,雨又这么大,不过是想找个躲雨之处罢了,这时候若是不让他们留宿,天都黑了,恐怕会在这狂风暴雨之中丧命。

  当然,如果孙氏在这里,是万万不会同意的,她很明白这一点,想必悟觉也很明白,姚家这么多女孩儿在寺里,又怎么可以让几个陌生男子留宿?如果传出去,姚家女孩儿的清白恐怕就这么毁了。

  明知不可为,悟觉又来问她,这代表悟觉知道那些人的来历,知道他们不是坏人,他想收留他们,但怀远寺这两天又被姚家“包了”,要是他自作主张将人留下来,不小心被撞破,他可无法向侯府交代,因此必须来问过主人家的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