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与玉观云来往,以及玉观云有断袖之癖的事,她早对孙氏报备过了,对于孙氏这个母亲,除了她是穿越者的身分之外,她可以说是毫无隐瞒、毫无秘密,比对自己前生的母亲还亲。

  前生的她很独立,高中便去美国当留学生,工作后又在公司附近买了间两房公寓自己住,除了逢年过节,说实在的,跟父母相处时间也不多,哪里像现在是在孙氏眼皮子底下长大的,自然是母女情深了。

  不一会儿,瑶想提着食盒回来了,银莲重新沏了热茶,母女俩就在榻上小几吃起点心,两个人都胃口大开,正将点心全部一扫而空时,守门的丫鬟便有些慌张的喊道:“侯爷来了!”

  落枫、瑶想忙将食盒收了,退在一旁垂手而立,而孙氏也速速重新躺下,瞬间就满面病容。

  守门的小丫鬟打起帘子,姚君山快步而入,他急切的走到孙氏面前。“这是怎么了?听说你连晚饭也没吃?莲儿还在祠堂里跪着……”

  他一回府,梅姨娘就拖住他一阵子了,一直求情,他好不容易才叫梅姨娘放手让他往这里来。

  “侯爷……”孙氏哭得悲切。“莲儿竟然……竟然说……说咱们临儿在府里勾搭男人,这不是存心坏咱们临儿的名节吗?我一时气不过,才会罚她去跪祠堂,是我不好……”

  “你哪里不好了?做得很好!”姚君山气急败坏地道:“她敢在谁面前胡言乱语?勾搭男人这字眼是她一个姑娘家该讲出来的话吗?就罚她跪三天祠堂,谁都不许求情!”

  姚采临深深觉得天下女人都该学学她母亲的那份能耐,纵然是揉不进一粒沙的倔脾气和爆性子,但在她爹面前,永远都是个需要人保护的小女人,也就是这份手段令她娘在侯府里吃立不摇,即便她爹还有几名比她娘年轻的姨娘小妾,但地位永远比不上她娘。

  姚采临退了出去,让她爹去安慰她娘,至于姚采莲,就继续在祠堂里跪着吧,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以后她就该知道要长长心眼子,莫要再让人利用去了。

  腊月初二是大渊朝的女儿节,孟老太君笃信佛教,每年的这一天,姚家的姑娘只要满十二岁的,都会到城外的怀远寺进香,法会一做便是两日,路途说远不远,但也不是一日能往返的,因此她们会在寺里过上一夜。

  由于要接待侯府的姑娘,所以这两日怀远寺不对外开放,也不会接待其它香客,孙氏都会准备丰厚的香火钱,因此主持悟觉都会亲自出来迎接。

  今年照例是由二房嫡子姚起轩护送这帮姊妹出城,他是未来要承袭的平阳侯,这几年逐渐受当家的训练。

  进香之事半点都不马虎,大房、二房加上其它族中的姑娘,足足有十八个姑娘,加上她们各自的丫鬟、嬷嬷、婆子、媳妇和过夜的行装箱笼,浩浩荡荡的分坐十余辆马车,寅正时分便出发了。

  大渊盛京的治安一向良好,因此侯府也没多派人手,由自家二十余名身手不错的护卫跟着护送。

  接近晌午,一行人到达冃的地,天地间白茫茫一片,入目所及,银装素裹、琼枝玉树,就见山峰峻秀、古寺巍巍,半山腰处,杏黄色的墙壁上,“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大字遒劲凝重,旁边雕着八仙过海的图案,大门之上,“怀远寺”三个字金光闪闪。

  姚府的姑娘们戴着头纱,纷纷由丫鬟搀扶下了马车,婆子、媳妇则在后头提箱笼。

  步行了六十六级石阶梯之后,怀远寺便豁然在眼前。

  放眼望去,一溜长廊,看得出岁月悠久,长廊侧边有座莲花池,时值腊月,满池的莲花都枯了,外院有十几个小沙弥正在学习拳脚。

  姚采临看着寺院墙头露出一枝红梅,心情很是惬意,她前生也是佛教徒,对进香的活动并不排斥,何况平常她们这些姑娘等闲不能随意出府,能藉进香的机会出来走走也是极好的,当做踏青,只不过冬天的怀远寺处处枯枝残干,给她一种繁华落尽之感,但她还挺爱这种萧索中有宁静的氛围,让她想到前生几次到京都金阁寺的旅行。

  姑娘们提起裙裾,走过罗砖铺地的宽阔院子,越过白石阶台,就见殿宇轩昂,壁上皆有砖刻的金刚浮雕,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尊镀金大鼎,里面插满线香,香雾扑鼻。

  进了寺里,主持悟觉大师和二十几名身披袈裟,胸垂念珠的僧人迎了出来,领着姑娘们步入正殿。

  姚采临抬眸望去,和一年前来时没什么不同,长长的供桌上点满婴儿臂般硕大的红烛,供桌前的大铜盆里掷满烧过的残香,寺里弥漫着浓重的香气和烟雾,主殿旁边的一块广告牌写着满满的奉献与感谢名录,而端坐的菩萨佛像涂金,左手捧金钵、右手拇指食指相捏,法相庄严。

  悟觉人师领他们进大雄宝殿上香,并在外头烧了纸,又带他们看了金刚殿、藏经阁、念佛堂、禅房、斋堂、客堂,处处布局严谨、雕梁画栋、工艺精巧,只不过这时已经有年幼的姑娘打起呵欠来了。

  她们一路过来也累了,法会还要两个时辰才开始,中午吃了斋饭之后,众人便先到后殿的厢房休息。

  寺里的厢房足有三十多间,每个姑娘都分到一间厢房,自然是姚采临的厢房最大最舒适,而姚起轩与家丁、小厮、护卫们就住在前面几间厢房里,既不会打扰到姑娘们,也可以保护她们。

  厢房里,落枫、瑶想利落地打开箱笼,落枫拿出一个绣了雏鸡牡丹图的迎枕给姚采临在罗汉床上靠着,瑶想去沏了茶,金香喜孜孜地取出描金红漆的大食盒来,打开,里头有十几样点心,什么软香糕、核桃、花生、栗子、杏仁、橘饼,都是孙氏给准备的,还有个什锦果盘,生梨、枇杷、苹果,就怕她吃不惯淡而无味的斋饭会嘴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