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说起大渊朝的京城百阳城首富,那非平阳侯姚君山莫属。

  姚君山是个没有官职的闲散侯爷,他对入朝为官没兴趣,只对经商有兴趣,姚家原就家资极丰,到了姚君山手里,更是翻了数百倍,光是在寸土寸金的京城就拥有三百多间各式各样的铺子,每天为他赚进数不清的银子,更别说他还有百来艘商船和商队了,若有急用,他是可以眼也不眨便拿出一百万两银子的人。

  他的商团往来于各国之间进行贸易,南货北卖、北货南卖,更是让他赚得盆满钵溢,旁的商人在大渊朝地位卑贱,即便是四大皇商也是属于士农工商的最下等,但姚君山这位大商贾,顶着平阳侯的爵衔,交游皆是权贵,走到哪里都备受礼遇,其他商人根本不足以与他相提并论。

  平阳侯府位于西街胡同,共有七幢五进的院子相连,占地足有三十多亩,和皇宫只隔了两条街,左右住的皆是高官显贵和皇亲国戚,姚君山从不掩饰他的财富惊人,宅第里里外外皆修得富丽堂皇,且年年翻修园子。

  姚老侯爷过世已十余年,老太太孟老太君今年六十七了,她育有三子,嫡长子便是承爵的平阳侯姚君山,嫡次子姚君天,是正六品的宗人府主事,嫡三子姚君海是从六品的布政司理问,都是微不足道的小官,薪俸不多,因此也乐得不分家,让大哥照顾他们。

  姚府嫡庶之别严谨,嫡系的大房住在东翠院,二房住在西翠院,三房住在南翠院,姚老侯爷的几个姨娘和庶子媳妇孙儿孙女等住在北翠院,另外三座院子住着姚老侯爷的兄弟子嗣和姚家长辈族人等等,可说是人丁兴旺,每回逢年过节,就见一车一车的菜肉往府里送,很有得忙。

  姚府的族学是在后花园的书梨院里,又分为男族学、女族学,族里的孩童,凡是满五岁便要开始进族学,不同年纪有不同的坐馆先生教导,目前各有三十来名学生,男孩们就专心读书,为求取功名做准备,女孩们除了读书习字,还要学针黹女红、琴棋书画。

  这上族学对于刚刚满十五岁的姚采临来说,便是再上一次小学和中学,因此她并不怎么喜欢上族学,但这是姚家的规矩,既然身为姚家姑娘,她就得遵守这个规矩。

  前生她是二十五岁的景观设计师,她学有专长,得奖无数,是业界有名的美女景观师,白天专注工作,晚上喜欢到酒吧喝几杯放松一下,单身贵族的生活,逍遥自在。

  一次交通意外,她的灵魂“大难不死”,穿越到了平阳侯姚君山唯一的嫡女身上,醒来,她成了五岁的小女童,而原本的姚采临当时染了重病,小小的孩子或许抵抗力弱,没熬过病魔伸出的手,病死了。

  她借用了姚采临的身躯,直到如今,她已在大渊朝生活了十年,也早已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不再觉得有哪里不方便,唯独至今还想念前世的家人。

  不过她在这里的爹娘简直将她当宝似的宠着、惯着,因此也冲淡了不少她对前世家人的思念。

  事实上,说宠着、惯着她是太轻描淡写了,姚府嫡庶之别是判若云泥,她是平阳侯唯一的嫡女,身分地位就是二房、三房的嫡女也比不上,姨娘们看到她全要唯唯诺诺的靠边站,二叔、三叔也对她很是客气,老太君虽然传统,重视男丁,但好东西绝不会落了她一份,她的特殊待遇有多招人嫉就不用说了,偏偏姚府阴盛阳衰,姑娘特别多,因此她在府里的人缘可想而知,是属于极差的那一型。

  “姑娘,五姑娘朝咱们走过来了。”落枫压低了声音,同时浑身都升起了警戒。

  “我也看到了。”姚采临在心里叹了口气,所以她最不喜欢课间的自由活动时间了,因为远,也不能避回她自个儿的院子里去,就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与那些姊姊妹妹客套应酬。

  她在府里原本就人缘差,自从那个大梁国的宣王世子玉观云来姚府做客之后,她更成了自家几个庶妹和其他堂姊妹的眼中钉肉中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真是,跟她们说这些道理也没用,十足十是对牛弹琴。

  再说,她和玉观云走得近是因为玉观云喜欢的人是她的堂哥姚倾,她是把玉观云当“姊妹”来着,不想那“不能说的秘密”却为她招来嫉恨的眼神,尤其是她那显然对玉观云一见倾心的五妹姚采莲,这阵子对她充满了敌意,好像她真的抢了她男人似的,她明明没有啊,再说这不是她有没有抢的问题,是人家玉观云对她那五妹妹根本没有半点意思好不好?

  “二姊姊这身衣裳可是锦织绣坊的手艺?我记得二姊姊前些日子才做了新衣裳,怎么又做了?母亲待二姊姊可真是好啊,姊妹们都是四季分别做四套衣裳,独有二姊姊除了四季之外还做衣裳。”姚采莲看着姚采临那身簇新的桃红色上衣、嫩黄曳地长裙,语气酸溜溜。

  “母亲只有我一个闺女,待我自然是要好的。”姚采临漫不经心地说:“好像是宫里赏了几匹丝绸缎子,母亲说是上贡的贡品,给我做春装刚好,便要锦织绣坊的玉师傅赶着做了两套,妹妹看着可好?”说着便随意地在姚采莲面前转了个圈。

  原本她说话也没那么刻薄,只是她知道,姚采莲是得寸进尺的性子,若是她退一步,恐怕姚采莲就要踩到她头上了。

  “玉师傅的手艺,自然是没得挑。”姚采莲心中暗暗咬牙。

  玉师傅是谁?那是锦织绣坊的第一绣娘,也是锦织绣坊的当家,寻常人花钱还未必请得动她,竟然一次便给姚采临赶了两套衣裳,还是宫里赏的丝绸缎子,叫她怎能不恨?

  姚采临若无其事的一笑。“我也觉得挺好看。”

  姚采莲气咻咻的瞪着姚采临。

  什么嘛?她是真不知道她不高兴还是假不知道?她已经看那身新衣裳刺眼了,还在她面前展示?是存心想气死她吗?

  “二姊姊、五妹妹,你们两个在聊什么?怎么没找我?”

  姚采临看着走过来的端丽少女,微微一笑。“也没什么,就是母亲给我做了套新衣裳,五妹妹在欣赏。”

  姚府未分家,大姑娘是二房嫡长女姚采翡,十六岁,二姑娘便是大房嫡女姚采临,十五岁,三姑娘是大房庶女姚采谨,芬姨娘所生,同样也是十五岁,小姚采临三个月,四姑娘是大房月姨娘生的姚采君,也是十五岁,年底出生,五姑娘是大房梅姨娘生的姚采莲,十四岁,六姑娘是二房的嫡女姚采翠,和姚采莲同年,小一个月出生,二房没有庶出的女儿,三房则没有女儿,生了四个儿子。

  府里的姊妹,就数眼前这个芬姨娘所生的三妹姚采谨她最不喜欢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