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贵女戏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大渊朝权倾朝野的典亲王李镇,是在位天子李祯一母同胞的亲弟,除了任宣德殿大学士兼军机大臣,更是大渊朝绝无仅有的铁帽子王,兄弟两人仅差一岁,自小便兄友弟恭,手足情深。

  当年,在先帝驾崩后,年仅二十的太子李祯即位,年号祈安,由太后做主,将当时声势如日中天、同时亦是辅命大臣的安国大将军言烈嫡长女言姝册封为皇后,而言烈的嫡次女言娉则指婚李镇为妃,这对皇室兄弟娶了大渊朝最尊贵的娇女——言家姊妹。

  言娉为盛京才女,才貌双全,李镇对她的气质一见倾心,也对她的才华倾慕不已,婚后夫妻感情甚笃,形影不离、夫唱妇随,在言娉生下一男一女之后,李镇仍无意纳妾,但典亲王府开枝散叶又岂能靠她一人而已?

  太后再三暗示,典亲王府的人丁过于单薄,李镇也明白,若自己坚持不纳妾,会令言娉的立场十分为难,房里再收人是势在必行的事。

  不过他不肯纳侧妃,因为侧妃总会对那王妃之位生出想望,而侧妃人选也肯定来自勳贵望族,他不想善良柔弱的言娉与那可能无法驾驭的侧妃后宅倾轧。

  后来便由言娉做主,将陪嫁的贴身大丫鬟丁有蕙开了脸,给李镇做姨娘。

  然而蕙姨娘的肚皮却迟迟没有动静,言娉也急,她想再为李镇物色几名小妾,却都被李镇给一口否决了。

  人算不如天算,虽然典亲王爷和王妃夫妻深情,但算不到天妒红颜,言娉在女儿五岁时开始感到身子不适,原只是没有胃口,渐渐食不下咽,最后卧病在床。

  她的病情逐日加重,连太医也束手无策,最后骨瘦如柴,不到一年便离开了人世,令李镇悲痛万分。

  王府不能没有女主人主持中馈,也不可能将府里的事交由身分卑微的蕙姨娘打点,时逢宁王萧百川卷入了金额惊人的贪墨案,羽翼未丰的皇帝顾及宁王的势力,因此不愿说破查办,朝野均在看皇上要怎么处理这件事,皇上的意愿影响着朝中臣工的立场,也考验着皇上的智慧。

  于是皇上将宁王的胞妹萧婉颜指给了李镇为继室,朝野均松了一口气,这表示皇上要轻轻放过,不会追究宁王与其同党,而宁王也会继续为皇上效忠。

  李镇知道自己这是“临危受命”,这是皇上的请托,他再不想要萧婉颜也不行,他再不乐意这么快续弦也由不得他,为了国家的安定,他势必要牺牲自己的感情。

  萧婉颜是一个知书达礼、聪慧识大体的名门闺秀,早在深闺时,便对典亲王和王妃鰜鲽情深之事早有耳闻,王妃过世时她也叹息不已,为两个失去娘亲的幼小孩儿揪心,为独留世间的典亲王扼腕,她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典亲王妃,会变成那“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典亲王李镇的嫡妻。

  她心中的李镇是温柔多情的,是一个会为妻子画眉、会与妻子琴瑟和鸣的长情男子,但是初夜过后,李镇就对她非常冷漠,甚至还会流露出嫌恶之情,她隐隐觉得丈夫是对房事不满,她不知道是哪里不妥,她一个大家闺秀,对房事也难以启齿,在她有了身孕之后,李镇便再也没进过她的房,令她有苦难言,想追究原因也不知从何追究起,因为她根本再没机会与李镇单独相处。

  上天的考验接踵而至,十个月后,她竟诞下一对丑陋异常的双生子。

  那是一对肤色黝黑的双生兄妹,眉发诡异黑浓,小小的身板子硬如石头,啼哭声却又大若洪钟,两人都有一双彷佛在瞪人的不善大眼跟阔大的唇,李镇只看了他们兄妺一眼就再也不肯看他们了,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去,甚至连抱都没有抱过他们。

  萧婉颜含泪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们是从她肚子里生出来的,是她身上的一块肉,世人看他们如同怪物,在她眼里,他们却是世间最可爱的孩子,她用心的扶养他们,用爱呵护他们,连同李镇不肯付出的父爱,她加倍的爱她的孩子们。

  双生子六个月的时候,蕙姨娘传来了喜讯,她终于怀上了孩子。

  虽然如此,蕙姨娘并没有因此疏忽了照顾言娉生的哥儿和姐儿,她把言娉生的两个孩子当自己亲生的一般,照顾得无微不至,两个孩子对她十分依赖,李镇也因此渐渐看重她,不再把她当成可有可无的小妾。

  日子一个月一个月的过去,双生子渐渐长大,他们的皮肤不再那么黑了,看人的眼神好像也不再那么凶恶了,有时一笑,那阔阔的嘴角还滑稽得可爱。

  每当这时,萧婉颜总会忍不住朝他们一人亲一口,同时心里紧紧一缩,叹息道,如果他们的父王肯看看他们就好了,如果他们的父王肯摸摸他们就好了……

  然后,她会打起精神来告诉自己,会的,他们的父王总有一天会发现他们的可爱,当他们开口喊爹的时候,骨肉天性,他一定会回头看看他们的……

  萧婉颜一直这么坚信着,这份信念支持着她,纵然在王府过着备受冷落的日子,她从来没有回娘家向宁王诉苦过,宁王以为妹妹在典亲王府里过得很幸福,因此他与皇上也一直维持着良好的君臣关系。

  然而,命运像在唱反调似的,就在双生子开始学步之后,萧婉颜绝望的发现她的两个孩子竟然都是跛足!这个事实就像一瓢水淋在香烛上,将她所有的希望都浇熄了。

  她原是寄望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之后,或许容貌会有所改变,能讨得李镇的欢喜,然而容貌或许会因成长而改变,跛足却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她很清楚,她两个可怜的孩子这辈子是别想得到他们父亲的爱了。

  果然,李镇知道此事之后,对他们母子三人更冷漠了,那眼神彷佛在说,就是因为她不贞不洁,才会生下遭受天谴的跛足孩子,还一次生了两个!

  与此同时,蕙姨娘生下的儿子白胖可爱,虽是庶子,但言娉所出的哥儿姐儿都对那孩子爱护有加,他们时常留在蕙姨娘的院子里玩耍,三个本该嫡庶有别的孩子很自然地一起长大。

  李镇因为他打从心里锺爱的两个孩子都在蕙姨娘那里,他在那里留饭的时日也多了,下人们都是人精,日子一长,便一窝蜂地往蕙姨娘那里献殷勤去了。

  萧婉颜心里苦涩,她不再希冀夫君的爱,不再奢望夫君会回头看看他们的孩子,她守着双生子,更加用心的教养,因为她知道,夫君对她漠不关心,唯有两个孩子争气是她在王府的活路,也是两个孩子的活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