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宝贝陪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我们真有缘。”他眼里闪着笑意。

  有缘?童丝撇了撇唇,想到他那位美艳的秘书小姐舒妤,自己还是跟他保持距离,把界线划清楚一些比较好。

  “麻麻,我饿了。”琪琪拉了拉童丝的衣袖,再度喊饿,但她的眼眸好奇的频频瞄着窦昶旭。

  窦昶旭原本就一直感兴趣的看着琪琪,听到她开口,他马上弯身看着她,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问童丝道:“这是你的女儿吗?”

  她泠冷的嗯了一声。“琪琪,叫叔叔。”

  “叔叔~~”琪琪有点害羞,但她显然不讨厌他,眼眸闪闪发亮。

  他微笑。“你好,你叫琪琪吗?”

  “对。”

  “好了,琪琪,跟叔叔说再见,我们要回家了。”童丝仍旧板着一张脸,她就是不高兴,不高兴他让她觉得她好像很重要,其实他却有个性感尤物女朋友。

  “你在生我的气吗?”窦昶旭直起身子看着她,隐忍着笑意。

  虽然不知道她在气什么,但她生闷气的模样也太可爱了,这个女人的反应让他莞尔。

  “怎么会?”童丝尖酸地说:“你是我的顶头上司,我的饭碗操纵在你手里,我怎么敢生你的气?我应该好好巴结你才对。”

  好明显的嘲讽啊!他咧嘴而笑。“是因为我变成了你的顶头上司,所以你生气吗?”

  童丝紧蹙着眉,没好气的回道:“跟你说我没生气!”

  “麻麻在生气。”琪琪插嘴,而且是肯定句。

  她瞪着扯后腿的女儿,窦昶旭则哈哈大笑。

  他再度弯身对着小甜心说话,“琪琪,叔叔家有好吃的草莓卷和巧克力冰淇淋哦,要不要来叔叔家吃一点再回家?”

  “好!”琪琪想也不想。

  “不行!”童丝也是想也不想。

  她才不要去他家,搞不好那个舒妤就在他家里,而且穿着性感薄纱睡衣坐在客厅里,正在等他回家,她才不想看他们卿卿我我。

  “我没恶意。”窦昶旭态度坦荡的看着她。“因为琪琪跟我过世的女儿很像,第一眼就让我产生了好感,家里又刚好有朋友送的蛋糕和冰淇淋,我一个大男人不太吃那些东西,所以想招待你们,只是这样而已。”

  童丝震惊的看着他。

  过世的女——女儿?!

  他说得轻描淡写,童丝可是像被当头打了一记重棒。

  他有女儿?

  她怎么没想过他已经结婚了?

  白痴啊!虽然他没说他已婚,但他的条件那么好,他当然结婚了,这种优质男难道会留给她这个离婚女吗?别呆了。

  “麻麻,我想去叔叔家吃草莓蛋糕和巧克力冰淇淋。”琪琪又拉了拉童丝的衣袖,满脸的期盼。

  童丝清了清喉咙。“好——好吧。”

  琪琪很开心的吃着蛋糕和冰淇淋,一边看着卡通,不时发出笑声。

  窦昶旭煮了一壶咖啡,童丝捧着马克杯满足的一口接一口,她今天在医院都没喝,因为怕童亮闻到香味会想喝,所以她忍得很辛苦。

  “这里没有别人吗?”她环顾四周,除了琪琪发出的声音,安安静静的,屋子里不像有别人在。

  他家里很简洁,就如同他的办公室一样,一派明亮利落的北欧风,在家饰方面运用了鲜明的配色,所以又不失温馨屁,是个会让人想待下来的舒适环境。

  “别人?”窦昶旭微一扬眉。“帮佣吗?已经下班了。”

  童丝翻了翻白眼。“我是说你太太——哦,不,我是说,尊夫人。”要她把他当总裁真的好难啊。

  “我没有太太。”他笑笑。“我还没结婚。”

  她一楞,看着他窜到意外。“可是你说你女儿……”

  窦昶旭啜了口咖啡,若无其事的说:“孩子的妈妈,还来不及成为我老婆,我们就分手了。”

  见他态度坦然,童丝也就放心地问道:“你说你女儿过世了,怎么会过世呢?呃——如果不方便就不用回答了。”

  她可真糟糕啊,怎么可以贸然问他这种敏感问题,他态度坦然,并不代表就不痛,如果勾起他心中的痛怎么办?她应该更谨慎一些才对。

  “没什么不方便的。”窦昶旭低声道:“她三岁那年感染了急性呼吸道炎,从病发到过世只有短短的两天,一个月之后,孩子的妈妈向我提出分手,我们还是朋友,每年也都会见面,在孩子忌日和生日时,会不约而同去看她。”

  明明是很悲伤的事,可是她发现自己的心情竟然变好了,这绝不是幸灾乐祸,而是……而是什么呢?

  难道,她……喜欢他?

  “咳!”为了掩饰自己太过喜悦的情绪,她用力的清了清喉咙,正经八百的看着他。“呃,你可以告诉我,孩子的妈妈为什么偏偏在两个人都很难过的时候提分手?是因为孩子过世了,就要结束你们的感情吗?”

  “都是我的错。”窦昶旭苦笑。“其实,她一直在向我抗议我太忙,没时间陪她们母女的问题,是我疏忽了,我不以为意,以为我们的关系很稳固,时候到了就会结婚,所以我很放心的把时间都用在事业上,没想到她会求去。”

  “就因为你太忙,所以要分手?”童丝壁眉。这个女人也太不识大体、太不懂事了吧?

  男人在外面打拚事业,又不是拈花惹草,竟然因为没时间陪她就要分手?

  一直以来,窦笑风也没时间陪她啊,还把整个家都丢给她照顾,她可从来没有抱怨过看不到他的人影,如果不是他搞外遇要离婚,她还会默默的守在他身边,绝不会想到要抗议什么的。

  “我真的完全没时间陪她们。”他愧疚地说:“孩子从生下来开始,是她一手照顾的,我只提供了不虞匿乏的物质生活给她们,其余的都没帮上忙,也没时间关心她。”

  童丝不以为然的微扬嘴角。“会不会是她有了别人?”

  他平静地说:“她是爱上了别人没错,但那也是我造成的。”

  “什么?”她不可置信的瞪视着他。

  窦昶旭低语道:“我们的女儿身体不好,长期就医,她和孩子的主治医生产生了感情,对方很关心她和孩子……真的,不是她的错,我没有尽到关心她的责任,有人比我更关心她,她当然会动摇。”

  童丝哑口无言,她深深吸了口气。“你都没有挽留她吗?你应该有吧?”

  忽然之间,她又深感沮丧了,他好像很爱那女人,字里行间没有一句恶言……

  “我挽留了。”他又是一记苦笑。“我甚至表示要停下工作一年,陪她旅行,陪她去做她想做的事,但她拒绝了,她说太晚了,她已经不需要我迟来的关心了,她只要自由。”

  “她会不会做得太绝了?”她不自觉的替他抱不平。“你们多少年的严情?孩子三岁过世,那至少有四年感情吧?她怎么可以说不要就不要?真的太绝情了。”

  窦昶旭摇头。“不,不是那样,我说过了,是我不对,是我太忽略她,她是个好女人,不要我半毛钱,虽然我们没有结婚,但我们那时在美国生活,依照法律,同居与结婚在法律上有相同的效力,但她什么都没有向我要求,就连我想用金钱补偿她,她也委托律师全数退回了。”

  在美国生活?该不会童丝扬起了眉毛。“她是外国人吗?”

  “她是美国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