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宝贝陪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个人吃完午餐就回办公室了,对于方羚的午间八卦,童丝还是不相信,但是傍晚时,报社的社长潘震鑫亲自证实了这个消息。

  “奔腾集团买下了中群日报,新老板星期一会来和大家见面。”他对办公室里的同仁正式宣布。

  “为什么?”童丝震惊不己,她中午才跟方羚拍胸脯保证绝不可能,想不到才过了几个小时就传来报社易主的消息。

  “老大没有说明原因。”潘震鑫回答了她之后又看着大家说道:“老大跟买主谈好的条件之一是所有同仁都留任原职位,薪水也照旧,一切都不会改变,只是换了老板而己,大家大可以放心。”

  就这样?童丝愕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社长一定比她更震惊,她进来报社时,他就是社长了,一直把权力放给她,可说是一位知人善任、相当好的上司。

  现在换了老板,一切真的会跟从前一样吗?

  回家的路上,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虽然老大替他们争取了保留职位和薪水,但谁知道可以不变多久?新老板不会带他自己的人过来吗?

  唉,天有不测风云。

  她才婚变,没想到连一向引以为傲的工作都产生了变化,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重物从后脑勺挥了一记,以为自己是老大的心腹,但这么重大的事,他竟然都不知会她一声,让她很沮丧啊!

  手机铃响打断了她的思绪,这是窦笑风的专属铃声,她还没有换掉。

  以前她把他摆在第一位,只要这个音乐响起,她一定第一时间接听。

  但是现在!这铃响让她很烦,她应该不要换掉音乐,往后铃声响起时,改成她绝对不要接!

  她放任手机一直响,窦笑风那家伙居然一连打了二十几通,活像真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她又不能关机,报社随时会有事情找她。

  天般的!他最好真有什么重要事!

  她火大的按了接听键,没好气的问:“什么事?”

  “为什么那么久才接电话?”手机那头的窦笑风也很不高兴,搞电影的他,多少有些艺术家的脾气。

  “我在忙。”童丝在心里冷笑一声。

  他以为是以前吗?以前她只要晚点接他的电话就得小心翼翼的唯恐他不爽,现在他凭什么还以为她会把他摆在第一?

  “我需要钱,明天先汇三十万给我。”

  童丝很想忍过去,但他那理所当然的口气让她很火大,她冷冷的问:“你现在是在跟我借钱吗?”

  窦笑风微微一楞。“借钱?什么借钱?以前不是都这样吗?”

  她眼光转冷地说:“以前我们是夫妻,现在我们离婚了,我没理由再供养你,要钱,自己去想办法。”

  以前他一句话,需要多少钱她二话不说就会给他,没有的时候,也会硬着头皮去想办法,就是为了让他尽情展现他的才华,为了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她从来没有半句怨言。

  而现在,他不会天真的以为她还是他的金脉吧?

  “你要做得这么绝吗?”窦笑风声眉。“你明知道我哪有地方可以想办法,童亮那么有钱,这点小钱你——”

  童丝狠狠打断了他,“既然是小钱,那你就自己想办法,不然就去找你的女人想办法,我已经被你抛弃了,我想我应该是连帮你的资格都没有,不然你女朋友会不高兴的!”

  她挂了电话,任凭他再怎么打,她也不接了。

  这个烂人,他连问一声女儿好不好都没有,满口是钱,她真是瞎了才会支持他的电影梦那么久……

  砰!

  她撞上前面的车了!而且是部名车!

  车子行进间,窦昶旭不时看向自己固定在车用手机架上的手机,莫名的希望它会响起。

  她会打给他吗?

  只要一想到她,他的体内就会涌起异样感觉,他解释为她的肉体吸引着他,和感情无关,她和他在床上很契合,这就是他想念她的原因。

  在他还没有发展另一段稳固的男女关系之前,如果他们两个成年男女能在情欲上彼此安慰,那会是很美好而且很健康的事。

  她是个有趣的女人,脆弱又逞强,离婚对她是很大的打击,如果不是喝多了,她绝对不会跟他疯狂一夜。

  昨夜很奇妙,几年来他头一次感到平静,而让他有这种感觉的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财富累积得太快,他必须应酬很多人,周旋在各种场合,很多人向他靠拢,他有一阵子迷失其中,虽然很快找回自己,但孤寂却也从此与他形影不离。

  表面上,他并不寂寞,也不缺女人,但寂寞和失落感都是种很微妙的感受,也是隐晦的,他曾在寻欢后看着怀里女伴的脸感到一阵厌恶,把她叫醒,叫她穿好衣服离开。

  他自我解嘲地想,谁叫他是“暴发户”,是个搭上大中国倔起而迅速发迹的暴发户,当然得有些恶劣的行为来配合他讨人厌的身分。

  但是今天早上,当一夜无眠的他看着怀里的女人时,他丝毫没有厌恶之感,看着她沉沉的睡颜,他突然明白了,他一直缺乏的那无以名状的东西叫感情,一份让他想定下来的感情……

  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