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宝贝陪嫁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们应该分道扬镳了。”抽了几张床头面纸盒里的面纸,她迅速按住腹部跳下床往浴室走。

  “你说的对。”清了清喉咙,他也穿上自己的衣服。

  只是目送她关上浴室门,传来冲澡的声音时,不想那么快分开的倒变成他了,这是怎么回事?

  情绪翻涌之下,他叫了客房服务,要他们用最快的速度送两客早餐上来,中西式都可以,只要快就行了。

  所以,当童丝穿着饭店的浴袍出来拿衣服时,服务生正巧来按门铃了。

  她瞪大了双眼,这才想到他该不会是个已婚男人吧?有人要来抓奸吗?

  她紧张的看着他。“谁——谁啊?”证据可还在浴室的垃圾桶里耶。

  她不是个胆小鬼,可是被抓奸这种事??如果她今天出现在社会版,那窦笑风的父母家人会怎么想她?他们会以为是她乱搞才离婚的。

  窦昶旭很快站起来。“我想你应该饿了,所以叫了客房服务。”

  原来是客房服务,吓死她了。

  童丝在他去开门时,迅速拿了衣服冲进浴室换上。

  她本来想走出浴室就马上走的,可是整壶的咖啡香、培根香、蛋香和烤吐司香让她不自觉的分泌了唾液,种种食物的香味吸引着她,她这才感觉到饥肠辘辘。

  反正两个人都衣着整齐了,她索性拉开了窗帘,让早晨的阳光透进来。

  虽然房里有暖气,但看着窗外,她仍可以感觉到寒冬的萧索,行道树的叶子都落光了,一如她的心境。

  放纵过后,浓重的失落感袭来,她可以一夜贪欢,但明天呢?她要怎么面对贴在她身上的失婚女标签?算了,现在想这些,不如好好吃顿早餐。

  “想不到这间饭店的咖啡还挺香的。”她喝了一大杯,吃了两片抹上奶油的吐司和一颗煎得恰到好处的太阳蛋,食欲好得不像个刚离婚的女人。

  “这里是水晶饭店,有一定的水准。”窦昶旭啜了一口咖啡,持平地说。

  “你说什么?水晶饭店?”童丝不喝咖啡了,她瞠目结舌的瞪视着他。“一个房间一个晚上起码要一万二起跳的水晶饭店?”

  她记得昨晚是自己拿出信用卡付帐的,她居然做了这种蠢事,她可是个没拿半毛赡养费就离婚的女人,还有个女儿要养,她在摆什么阔啊?

  “有什么问题吗?”窦昶旭不禁微笑起来。

  “没有,没问题。”童丝为了掩饰自己的吃惊,忙不迭连续喝了几口咖啡,因为喝得太急,最后还呛到了。

  “你还好吧?”看着她那好看的眉头紧紧打结,他不禁莞尔。“其实,我可以付房间的费用,毕竟我也是使用者。”

  使用者?使用什么?她吗?她见鬼似的瞪着他,不高兴道:“你在说什么?当然是我出钱,我只是有一点点讶异我在水晶饭店而已,只是这样而已。”

  窦昶旭懒洋洋地笑着,啜了口咖啡。

  童丝被他不置可否的态度搞得心神不定,她蓦然跳了起来,在靠近门边的地毯上找到自己的包包,拿出皮夹来。“对了,我应该付你多少钱?三万够不够?我皮夹里只有这么多了。”

  他看着她,目光中闪着打趣意味。“要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变成金钱交易是怕我会纠缠你吗?”

  她很尴尬,自己正是这个意思。

  “我保证不会对你纠缠不休,但我在你的手机里输入了我的手机号码,如果你需要有人发泄情欲,我希望我是你第一个人选。”

  莫名地,他不想别的男人分享她的热吻和体温,如果她要放纵,现在的他正好没有女伴。

  “什——什么?”童丝再度瞠目结舌了。

  他是说真的吗?只要她想要,就可以找他来——呃,服务?

  童丝僵了好一下才紧绷地说:“我知道了。”

  或许现在成人的情欲世界就是如此随便,她不想表现得像只井底之蛙。

  收起钞票,她清了清喉咙。“那么,我先走了,我还要上班,你不必送了,我希望你晚我十分钟退房。”

  她的人脉很广,她可不想跟他走在饭店大厅时遇到熟人。

  “好,你先走,我会晚点离开。”他愉快地微笑,又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目送故作镇定的她离开。

  她还会找他吗?他已经开始期待了。

  “姊!你究竟去哪里了?”童亮见到姊姊回来,总算松了口气,她一夜没睡,担心得差点去报警。

  “就——呃,只是去放掉过去的自己。”童丝语焉不详地说。

  她们姊妹向来很亲,没有秘密,但要她一大早就对妹妹说昨夜发生的事,她实在有点说不出口。

  “什么叫放掉过去的自己?”童亮一路跟着姊姊进卧室。“告诉我,你究竟去哪里了?也不接手机,我以为你想不开,去做傻事了,真的担心得要命!”

  童丝脱下外套,从梳妆镜看到盘手站在门边的妹妹脸色苍白,不禁一阵愧疚。“对不起嘛,我应该先跟你说一声,我本来只打算去血拚泄愤,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