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护花大恶魔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她一定要给她的孩子满满的爱,弥补她欠缺的亲情。

  “陶陶——”

  有个穿着时尚的女人走到桌边来叫她,她吓了一跳。“胜雅!”

  倪胜雅礼貌的对钟航点点头,视线又回到陶陶身上。“真巧,我才在想要不要联络你,竟然就巧遇了。”

  陶陶很意外。“联络我吗?为、为什么?”

  骆原城成了胜雅的男朋友后,她一直克服不了这点,毕业之后,她们就不曾联络了,此刻也因为骆原城出现之后讲的那些话,使得她现在看着胜雅,感觉很不自在。

  “因为我听到了一个消息,有人投资失败,负了巨债,现在在打你的主意,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一声。”

  “谁啊?”陶陶一头雾水的问。

  “等等再说。”倪胜雅淡笑看着钟航。“这位是?”

  陶陶这才意识到胜雅是怕她不方便,所以没有直接说出口。“他是我要结婚的对象,你要说什么就说吧!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请坐!”钟航略略颔首,示意侍者再送一杯水过来,他看着倪胜雅。“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骆原城?”

  她有些意外。“原来你们已经知道了?”

  “什么?”陶陶惊跳了下。“学长怎么了?欠下巨债吗?”

  倪胜雅缓缓说道:“他做了一项错误的投资,欠了银行三千万,现在被债务逼得走投无路,想要找个可以少奋斗二十年的老婆,刚好巧遇了你,就抓住了机会不放,你成了他的浮木,我担心他会不择手段,因为他原就是那么卑劣的男人。”

  “胜雅……”陶陶倒抽了一口气。

  毕竟曾经相爱过,为什么会口出恶言?

  “想不到我会这么说对吧?”她苦涩一笑。“当年,他向我告白时,我真的很开心,他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登山社的社长,文武双全,我早就注意他了。”

  陶陶紧张的握着水杯没说话。原来胜雅跟她一样,都是老早就注意学长了,而她们两个却从没对对方说过那份少女情怀。

  “之后我才渐渐感觉到,他追求我是为了钱,因为我是化工厂老板的独生女,将来那几百亿财产都是我的,所以他才向我告白。”倪胜雅脸上有着压抑的痛苦。

  “后来我就跟他分手了,去了美国,在那里结婚,又离婚,上个月才回来台湾。”陶陶喃喃道:“可是学长说,他要跟我告白的那晚,我回家了,只有你在,而你在喝闷酒,要他陪你喝酒,却意外酒后乱性,接着就要求他当你的男朋友。”

  倪胜雅嗤之以鼻的哼了哼。“听他满口的混话,这种颠倒是非黑白的话也讲得出口,不就是想让你以为他是逼不得已才跟我在一起的,真是卑鄙小人!”

  陶陶皱眉。“学长怎么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跟我编故事?”

  “怎么不能?”倪胜雅讽道:“他知道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这类型的女生,可是为了‘钱途’,他还是选择了我,如果我没提出分手的话,他会甘愿伺候我一辈子。”

  她眼里掠过一抹惊慌。“真想不到学长是这种人……”

  倪胜雅平静地说:“到了美国之后,我认识了他的大学死党,那个人追了我一阵子,什么都跟我说了。”

  “说了什么?”陶陶有如惊弓之鸟。

  倪胜雅眯了眯眼。“他说骆原城跟我分手之后才知道你家也是财力雄厚,你一直说自己父亲是卫生所的医生,是公务员,他以为是真的,很后悔没抓住你,如果是你的话,就算后来发现他别有企图也不会多说什么,因为你很好说话,他说他抓错人了。”

  陶陶太震惊了,她爱慕那么久的男人,原来真面目如此丑陋贪婪。

  只有一个人眉开眼笑,听得很开心。倪胜雅要走时,他还热络不已的起身跟她握手。“今天能见到你太开心了,慢走,改天见,一定要来喝我们的喜酒。”

  倪胜雅一走,陶陶便问他,“你好像很开心?”

  钟航顽皮地挤挤眼。“当然!有人把他的真面目抖出来,那混球不用脏了我的嘴来收拾,当然开心。”

  “我觉得好难过……”陶陶叹了口气,惊觉这样讲可能会引来误会,连忙说:“不是那种难过,是……是感慨自己过去怎么那么没眼光的难过,竟然白白浪费青春去喜欢那种人。”

  “知道以后要怎么对付那种人了吗?”钟航挑挑眉。

  陶陶的眼底肃穆一片。“以后不管他找我要说什么,我都不会听。”

  钟航咧开嘴大大一笑。“真乖!”

  尾声

  陶陶牵着两岁的女儿走进钟家老宅,大老远的,管家安姨就笑嘻嘻的迎过来。

  “你们可总算来了。董事长一早就起来等到现在,连早饭也不肯吃,执意要等眉眉来了才一起吃,让夫人哭笑不得。”

  陶陶朝安姨一笑。“路上有些塞车,所以来晚了。”

  “二少爷呢?怎么没一起来?”

  “他招待客户去打高尔——”

  陶陶还没讲完,安姨就径自挥挥手打断她。“哎,算了,反正他又不重要,眉眉有来就好,是不是啊小眉眉?”

  安姨蹲下来,眉开眼笑的拉着钟眉的双手摇呀摇的。

  明眸皓齿、一脸萌样的钟眉用力的点点头,用稚嫩的童音说:“对!小眉眉有来就好!他又不重要。”

  迎着花园里的和煦微风,陶陶嫣然一笑。

  谁想得到一直到年过半百都还自恃风流的钟家大家长会为了孙女改变?

  他现在不跟女明星、女模特儿、女艺人纠葛,也不吃窝边草了,就怕孙女懂事后,看到新闻会对他这个爷爷有不好的观感。

  钟航的生子策略呢,有一半是对的,虽然他爸爸不是看到孙子出生而认老不风流了,但他深怕可爱的孙女不理他,这更有约束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