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护花大恶魔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接着,她看到于若佳笑吟吟的走到他们面前,钟航再揉揉孩子的头,低头跟他说了几句话便跟着于若佳走到吧台去。

  于若佳进入吧台开始煮咖啡,钟航则把免税店的袋子递给她,她笑了笑,收下袋子,并当场打开,拿出袋子里的礼物,是一瓶漂亮的香水,她笑容可掬的看着钟航,两个人聊了几句,接着于若佳继续煮咖啡,钟航则碰了碰吧台上的烛台。

  陶陶震惊到阖不上嘴。

  烛台……

  她想到自己帮钟航挑的送给长辈的烛台,难道那长辈就是于若佳?

  于若佳算什么长辈?哪有这么年轻貌美的长辈?

  于若佳说过送她烛台的是“她很欣赏的男人”,莫非……指的就是钟航吗?

  她努力回想于若佳还说过什么……

  她笑吟吟地说:“送我烛台的那个男人眼光很好,慕香几乎都是他帮忙弄起来的,从找店面到装潢,还有店里的家饰和餐具,都是他陪我去挑的,我只负责开发菜单,是个好命的老板。”

  想着想着,陶陶的呼吸急促起来。

  所以,慕香是钟航一手帮于若佳打造的?

  她问过于若佳,怎么没想过要跟那个她很欣赏的男人交往?

  她的回答是——“因为我是个有孩子的女人,而且他年纪比我小。”

  那么,至少孩子不是钟航的,但是他们互有好感却无法交往,就只能维持这样的关系。

  结论——

  于若佳是钟航的红粉知已,他们关系良好,他出国出差甚至买了礼物给他们母子,连小孩也对钟航亲得不得了,就像父子一样。

  陶陶恍然明白,难怪于若佳不会给律师先生机会了,以外表跟条件来说,当然是钟航胜出太多。

  钟珂不知道钟航跟于若佳的关系,误打误撞约在慕香,让她见到了这一幕……

  她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她当然不会进去,进去已经没有意义了,解开误会又怎么样?她根本不能接受像自己姊姊一样的于若佳和钟航之间这么亲密,钟航又怎么能把于若佳放在心中还跟她交往?

  她的心紧紧一缩,感觉比钟航说出彼此要重新考虑的重话时更难受千百倍。

  她失神落魄的离开了,想到回去公寓可能会碰到钟航,她实在没勇气问他和于若佳是什么关系,上了出租车之后,她说了父母家的地址。

  她出神的望着车窗外霓虹闪烁的街道,觉得异常孤单时,手机响起了。

  看到来电显示着钟航,她还愣了一下。

  不要接……不要接他的电话……她告诉自己,然而感情战胜了理智,她还是接了。

  “你在哪里?”陶陶微微一愣。“什么?”

  “钟珂说你会到慕香见我,怎么还不来?”

  他知道她会去?她的呼吸急促起来,期期艾艾的说:“我……我不去了,有其他的事……”

  钟航蹙眉。“什么事?”

  她吞了口口水。“很重要的事……”怎么语气听起来就不太重要?

  钟航哼了一声。“原来现在还有比解开我们误会更重要的事。”

  想到他送于若佳香水的画面,她逞强道:“是有没错。”

  “那你好好去办你重要的事吧!”

  他一秒挂了电话,陶陶错愕的看着手机,心底的抽痛又来了。

  对她的语气那么嘲讽、那么冷淡,却对于若佳有说有笑。

  若她真的赴约了,他会跟于若佳说好假装他们并不认识,假装他只是进店里的客人吗……他,是把她当傻瓜吗?

  头,忽然隐隐作痛,连胃也痛了。

  他没再打来,也没有传讯息,看来是确定她不会去就继续跟于若佳谈天说笑去了,他们的误会有没有解开对他真的重要吗?

  出差前,他们才跨越了最后的那道防线,他心中却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还买了礼物回来送于若佳……

  不要再想了,再想她会连于若佳都讨厌。

  于若佳是无辜的,她又不知道她在交往的男人就是钟航,说不定知道之后,她也会深受打击。

  “小姐,到了。”司机把车停下来。

  陶陶付了车资,脸色苍白的进了家门。

  这个时间不知道有谁在?她要怎么解释她突然回家来?

  打开大门,她错愕的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在,只有爷爷奶奶不在客厅里。

  “你还有脸回来?”

  陶震贤气急败坏的走到女儿面前,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室内只听到倒抽气的声音,无人惊呼。

  “爸……”陶陶被打得莫名其妙,她呆立在原地,抚着热辣疼痛的脸颊,脑中一片空白。

  “就算再没脑袋,你怎么能做出这样败坏门风的事?”陶震贤激动的指控。

  败坏门风?陶陶愣了愣。“我做了什么?”

  “我们都知道了。”陶夏清冷冷的说:“你跟郭蔓君是一对的事,我们都知道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