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护花大恶魔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钟珂说,那家伙把戒指放在蛋糕里送给你,而你并没有把戒指退还给他,你接受了戒指。”钟航清清楚楚的说完,阴沉地问:“接受戒指代表什么意义不知道吗?”

  陶陶愣住了。“我不知道蛋糕里有戒指,那蛋糕我也没有吃,因为这几天肠胃不太舒服。”

  “姑且不说戒指的事。”钟航眼光森冷的望着她。“他只是你的大学学长吗?如果只是大学学长,为什么跟我通话的时候,不跟我说遇到他的事?”

  陶陶心慌起来。“因为不重要,没必要提……”

  “是因为他是你喜欢过的人吧?!”钟航掷地有声地说。

  她睁大了眼睛。他怎么知道……

  “怎么不否认?”钟航咬牙道:“看来我们得冷静一下,彼此都要重新考虑了!”

  陶陶惊愕的看着他拂袖离去。

  冷静一下?重新考虑?

  她没想到钟航会这么说,难道他认为她现在还爱慕着骆原城吗?

  陶陶沉重的呼吸着,心阵阵揪紧。

  她是喜欢过骆原城,但那都过去了,就算他再怎么生气,怎么可以说那种话?

  ***

  钟大富二度手术后终于度过了危险期,家人也松了口气。

  何秀真看着出去一趟又回到病房的儿子,示意他出去,两人在走廊尽头谈话。

  “你去找那位陶小姐了吗?”她蹙着眉心询问。“她怎么说?在跟别的男人交往吗?”

  钟航注视着母亲,清楚地说:“没有那种事。”

  不管他目前跟陶陶的感情出现什么问题,他都不会在任何人面前说她的不是,包括他的母亲,而他也不许任何人质疑陶陶的品格。

  “没有?”何秀真十分存疑。“那小珂为什么那么说?那个男人甚至跟她们同栋办公大楼,两个人还那么亲密,这样也可以吗?”

  钟航微感不耐的说:“小珂是局外人,感情的事,只有当事人最清楚。”

  “什么意思?什么当事人?”钟珂的声音冒了出来,惊扰了正在对谈的母子。

  他们讶异的回头,就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身后。

  “我刚刚听到的是什么意思?”她讶异的问钟航,“你在跟陶陶交往吗?”

  他严肃的点了点头。“我是在跟陶陶交往,而且也打算结婚。”

  “结婚?”钟珂十分错愕。“她跟你交往,那么她跟骆原城又是怎么一回事?脚踏两条船吗?”

  “我才要问你。”钟航凝肃着面孔。“骆原城真的是她的男朋友吗?谁告诉你的?是陶陶自己说的吗?”

  钟珂微微一愣。“呃……倒不是。”

  钟航语气一寒。“那你昨天为什么那么说?”

  “如果是我误会了,那么我很抱歉。”钟珂同样感到十分不快。“我跟骆原城聊过,他说得好像他们就快结婚似的,还要带陶陶去见他父母,我当然会认为他们在交往,谁让你们偷偷交往瞒着我,才会搞出这么大的乌龙。”

  “所以,陶陶从来没有跟你说过他们在交往?”钟航咄咄逼人的问。

  她皱眉回道:“对!”

  钟航恼怒的说:“我问过她了,她根本还没吃那该死的蛋糕,不知道那见鬼的破烂戒指的事。”

  “你这是在……吃醋吗?”钟珂不怒反笑,饶富兴味地说:“原来你这么在乎我们家陶陶啊!”

  “我当然在乎!”钟航蓦地挑高眉毛。“她是我的女人,听懂了吗?我、的、女、人,她是——我、的、人。”

  钟珂恍然大悟。“原来你们已经进展到那种关系了,我竟然都没发现。”

  他撇撇唇。“陶陶想亲口对你说,但又怕你会反对,她认为你老是把我想成一个花花公子,因此绝不会赞成她跟我交往。”

  钟珂双眸亮晶晶的。“哈!”

  钟航没好气的说:“我倒要问问你,我这个做二哥的有那么差吗?为什么没事就对你底下的人说我是花花公子?”

  她好笑地说:“你是啊!”

  “好了,不要争执了。”何秀真心烦意乱的看着钟珂。“小珂,你是出来找我们的吗?你爸醒了吗?”

  “醒了。”她蹙起了眉心,撇撇唇。“还有,翔翔的母亲也来了。”

  何秀真跟钟航都很意外,他问:“是谁通知她的?”

  钟珂摇头。“天知道。”

  钟航冷笑。“之前辗转找到认识她的人,托人请她出面解决翔翔的问题,但她一直避不见面,现在倒自己送上门来,诡异。”

  “一点都不诡异,很实际。”钟珂语气鄙夷。“之前人间蒸发,现在以为钟董事长快离开人世,连忙跑来说她跟翔翔都有资格分遗产,把钟董事长气得半死,一直嚷嚷着翔翔不是他的种,叫那女人把翔翔带走,那女人当然不愿意,在里面跟我妈吵翻天……”

  她拧着眉心对何秀真又说:“二妈,你快去看看吧!她们快打起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