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护花大恶魔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钟航!

  陶陶惊慌的看着他,而他也正死死盯着她,意识到自己正被骆原城搂着肩膀,她慌张的后退了一些,离开骆原城的手臂。

  “你怎么在这里?你们……怎么都来了?”陶陶口干舌燥地问,她别开视线,不敢跟钟航的眸光接触。

  她原本打算从医院离开再尽速赶回公寓等他的,而且昨晚他们通话时,她也不知道自己会来医院探望老师……

  “钟董事长在家里昏倒,医生说是轻微脑溢血,现在在动手术。”钟珂简单的说明。

  陶陶紧张的润了润嘴唇。“这样啊……”

  她不知道钟董事长从东京回来了,钟航没跟她说,可能是在钟航出差的这段时间回来的。

  “你呢?”钟珂扬起眉梢,眼珠子微微转动。“跟骆律师来这里是?”

  “我们来探病,大学社团的老师,癌症末期。”骆原城见陶陶局促不安便主动说明。

  陶陶感觉钟航母亲目光不善的在盯着她看,而钟航……噢!她根本没勇气看钟航是什么眼神,他一定气炸了。

  “可能有人不认识她,我就简单介绍一下了。”钟珂匆匆介绍道:“这位是哈甜志的职员陶陶,旁边是她的男朋友骆原城律师,骆律师目前跟我们同栋办公大楼执业,就在我们楼下十一楼。”

  男朋友?!什么男朋友?

  陶陶惊慌失措的看着钟珂,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介绍,她身边的骆原城却简单有礼地跟众人点点头,一副他真的是她男朋友的模样。

  而钟航呢?自始至终他的表情都没变过,现在更冷了。

  “男朋友吗?”何秀真轻蔑的眯起了眼。

  钟航母亲的眼神让陶陶心慌不已。她得开口说些什么,她必须解释,不然他们真会以为骆原城是她的男朋友……

  “钟大富的家属请过来!”

  手术室的门开了,没人再理会陶陶,钟家全体聚集到执刀医生的面前听他交代手术经过。

  “是紧急手术,前面请让路!”

  “二号手术房准备!”

  五、六个医护人员推着病床匆匆而过,陶陶看到病床上的伤员血肉模糊,整个人像被辗过似的,不由得一阵腿软,作呕了起来。

  “老天!不要看了。”骆原城连忙扶住她,把她带往电梯。“在这里也帮不上忙,我们先走吧!”

  陶陶吓傻了,又心慌意乱,没多想就被他带着走。

  地下三楼到了,电梯门打开,骆原城扶着她走出去,接着他到自动缴费机前排队,陶陶则靠着墙休息。

  她拿出手机来看,钟航没有传讯息给她,她想打给他,又不知道时机对吗,他们可能还在听医生讲话……

  “快点!”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小学生从停车场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高瘦的青少年。

  陶陶惊讶的看着那行色匆匆的女人。“于姊!”

  “陶陶!”于若佳停了下来,两个人同样都很惊讶。“你怎么在这里?来看病吗?”

  “我来探病。”陶陶看着于若佳手里牵着的小学生,她在店里见过好几次,是于若佳的儿子。

  看到陶陶的眼光,于若佳匆匆指指身后的青少年。“对了,这是我大儿子,你没见过,不过现在没时间介绍给你认识,改天再见吧,我有家人在动手术,得马上上去……”

  自己好像妨碍到于若佳了,陶陶飞快地催促,“那你快走吧!改天见!”

  怎么那么巧,都聚到医院来了,还有她又要怎么让钟航消气啊?!

  钟航没有回公寓,也联络不上他,陶陶备受煎熬,直到凌晨四点半才累极倦极的睡着,隔天无精打采的进办公室。

  彩心把一杯浓咖啡递给她。“钟珂说今天不进办公室了,钟董事长半夜又开了一次刀,情况不太好。”

  陶陶叹了口气。“我也联络不上钟航。”

  “应该都在医院吧,那里不方便一直接手机,你就体谅一下,他会找时间跟你联络的。”彩心啜了口咖啡。“听钟珂说,钟航昨晚一下飞机就赶去医院,搞不好连行李都还没整理呢!”

  “其实,昨晚我也去了医院……”陶陶沮丧地把昨晚发生的男朋友事件和盘托出。

  听完,彩心咽了口口水,喃喃道:“钟珂说你们在交往,骆原城还扶着你……我的天呐,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种刺激?钟航一定气炸了。”

  “我知道。”陶陶懊恼地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走掉,我应该留在那里把误会解释清楚才对。”到了停车场时她就后悔了,但那时候回去时机也不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